第479章:‘狰’的觉醒9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到来的张浩小队,此时唯独少了王学兵的身影,张浩、月光、以及白三人,在漫天飞雪中,脚踏一块巨大的冰凌,急速冲了过来,五米高的冰凌最前方,正是穿着运动装的白在负手而立,张浩和月光紧贴他身后。m.。

月光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刑烈,似乎其他人在她眼中根本不存在。

张浩则是一脸冷笑,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如果仔细去看,可见他的身体都在略微颤抖,可能是即将要和刑烈小队正面交锋,心中激动的缘故吧。

此景极其怪异,周围除了泥泞的地面,就是及腰的芦苇,或是一簇簇长不高的野草,可张浩等人所过之处,却是漫天飞雪,泥泞的地面都已经被冻结成冰,踏足和未踏足的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

“终究还是被追上了。”

刑烈面色冷峻,这个结果不是他想要面对的,虽说彼此小队终究逃不过正面相对的时候,但这来的也太过突然了,没能给他们足够的准备时间。

现在交手,在时机上的确不够成熟,虽说是得到了狰的尸体,可还没来得及处理,根本无法通过血魂对其附体来投入战斗,况且倪娜和朱子傲都受了伤,刑烈也把燕返和鬼步都用掉了,这让彼此交手本就不高的胜率,再度被削减。

从表面来看,张浩小队虽说只有三个人,少了王学兵这一大威胁,但是众人都很清楚,王学兵如果在队伍中,那么对方所带来的压力反倒会少一些,暗处的杀手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间,在暗处对你发起致命一击!

紫若和倪娜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刑烈,面对张浩小队带来的压力,他们都已经失去了主见,甚至不知道应该战还是应该逃。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算没有刑烈的命令,众人心里也都很清楚,既然被张浩小队追上,那基本就无法逃脱,而且那个叫白的资深学员驾驭冰凌的速度众人也都看到了,似乎除了背水一战,已经没有了另外的选择。

分明了解这些,但却难以做出选择,这显然是被强烈的危机感打乱了阵脚。

“操,人死鸟朝天,跟他们干了,就算是死,老子也要尿他们一壶!”

朱子傲抱着烈焰图腾,眼神逐渐变得火热起来,圆滚滚的身体中爆发出惊人的战意。

倪娜给手中步枪填装上两发新的子弹,往掩体边缘挪了两步,等待狙击机会。

紫若对刑烈点了下头,她的眼神很坚定,像是要把自身全全托付出去一样。

刑烈深吸口气,心中也变得平静下来,缓缓说道:“事已至此,只有硬着头皮面对了,不过稍后一旦有机会,咱们能逃就逃,只要顺着勘测队的方向逃出湿地,暂时也就安全了,所以关键时刻不要去管其他人死活,自顾自逃命吧!”

刑烈声音很冷,透着和这句话同样的冷意,说完后,第一个走出掩体,和张浩三人正面相对。

接着紫若和朱子傲也都跟在刑烈身后,唯独倪娜还是藏身在掩体后,抱着步枪,等待攻击机会。

不得不说,刑烈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现在也处在极其被动的境地,但其实还有另一种破局的方法,就是大家为刑烈争取时间,拖住张浩等人,让刑烈用最短的时间内修补狰的尸体,然后将其化作傀儡投入战斗,那样的话,就算对张浩等人仍是不敌,但至少也应该能全身而退。

但是先不说三人能否抵得住张浩等人的攻势,单就是对狰身上的伤口进行修补,也不是一场小工程,或许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所以这个方法根本不用去考虑。

张浩小队三人踩踏的冰凌快速融化成水,这些水珠又飘浮起来,在白的手掌心处汇合,形成一团按照不规则形状不断变化的水囊,和紫若手里的菱形物体倒是有几份相似,区别只在于一个固态,一个液态。

张浩手中反握着一把匕首,上前两步,用满是玩味的语调说道:“小家伙们,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拿出全部的恐慌积分,还有储物空间内的全数物品,或许我会考虑给你们一个痛快!否则……”

张浩举起匕首,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刀刃上舔了下,面色狰狞的沉声道:“否则我就把你们每个人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组织,一点点的分割出来,保证让你们在死之前亲眼见到全身百分之七十的骨头!”

“哎哟喂,真是吓坏你家胖爷了,废话那么多,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朱子傲怒极而笑,接着压低声音说道:“帮我争取半分钟,稍后我来教那几个杂种做人!”

刑烈不知道朱子傲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但想必应该是隐藏着某些手段。

就算燕返和鬼步暂时都无法使用,但凭借虎躯黑化和剑齿虎以及恶首龙两具傀儡,拖上半分钟应该没问题。

“咚!”朱子傲敲响了烈焰图腾,随着敲击频率的加快,肥胖的身躯也开始扭动起来,做出一个又一个滑稽动作,抖肩,扭/臀,时而如同旱鸭子般摇摆着身体走上几步,时而如同狗撒尿般抬起一条腿。

“哈哈哈,我操,朱胖子,幸好咱们是要真刀真枪的拼命,要是斗舞判胜负的话,我们绝对是输的五体投地呀!”

张浩和白齐声大笑起来,唯独月光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而且看起来有几分紧张,目光也始终不曾从刑烈脸上移开分毫。

朱子傲的这番动作不仅看得张浩等人一愣一愣的,就是刑烈他们,也不由感到脸上无光,这特么也太丢人了,说好的输阵不输人呢?

“刑烈!”月光开口叫了声,她目光闪烁,露出一道满含歉然的笑容。

“你和王学兵之间的仇怨都是因我而起,这么长时间来,也因为我给你带来很多麻烦,在这里我向你道歉。”

说完这些,月光还对刑烈鞠了一躬,接着她凄然一笑,颇为惆怅的说道:“说实话,我受够了高校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我想在得到解脱之前,能为你做点什么,以弥补给你带来的麻烦,我觉得现在就是个不错的机会!”

话音落下的同时,月光眼神已经变得极其坚定,同时竟做出一件任谁也绝对想不到的事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