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激战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老白,拖住片刻!”

见刑烈如同化作一股旋风扑向白,张浩见状面色一变,红着眼大声喊道,同时也不在管丢了两条手臂的王学兵,附身朝着刑烈追去。

王学兵被刑烈斩断两条手臂,也就等于失去了利用价值,他所擅长的并非近身格斗,没有张浩的贴身保护,狮身人面兽随时都能要了他的性命。

人性的丑恶也在张浩的身上被展现的淋漓尽致,在张浩离开的一刻,王学兵就已经料到了将要等待自己的下场,他眼中带着不甘,但不甘又能如何?还能指望博得张浩和白的同情吗?他们都自身难保了!

就如王学兵所料,张浩离开后,狮身人面兽就对他展开一对肉翅,露出如同死神镰刀般的狰狞前肢。

在这一瞬间,王学兵的面色变得极其精彩,不甘、怨毒、狰狞、懊悔、留恋……

种种情绪最终定格在王学兵的脸上,随着他的头颅滚落在地。

狮身人面兽收起沾染粘稠血液的前肢,然后张嘴叼住王学兵死亡掉落的血腥钥匙,至此,一位准高级班学员,毫无价值的陨落了。

王学兵的死亡,让张浩和白的面色都变得十分难看,所谓兔死狐悲,也许此时王学兵的下场,最终也会落在他们身上。

张浩和白虽然同样身为中级班的资深学员,照说面对刑烈这个来到中级班后才经历第一次月考的学员,大可以不必那么悲观,况且他们这边还有当前世界的两大boss做后盾。

只是眼下的境况对他们而言却不容乐观,他们所占据的最大优势,就是两大世界boss和火力凶猛的军方力量,可此时军方力量已经被刑烈近乎在一个照面屠戮一空,而且有狮身人面兽看护三架机关炮,那些尚且存活的普通人也根本不敢贸然上前。

战力最强的两大世界boss也被刑烈的傀儡队伍死死缠住,根本无暇分身来对付刑烈。

其实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清一点,那就是刑烈才是决定这场战斗胜负的关键,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除掉刑烈,他的那些傀儡就算再怎么凶悍,可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算是一具长相狰狞的尸体罢了。

没错,这一点张浩和白当然看得清,只是要解决刑烈说来容易,但以刑烈所展现出来的战力,想要做到却是难上加难,以张浩和白的想法,也就只有暂时拖住刑烈,等到他的变身状态消失后,再发起致命的攻击,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只是刑烈并非毫无思想的傀儡,张浩和白能想到的对策,他又岂能看不穿,所以他要在变身状态消失之前,尽可能的除掉最大的威胁。

王学兵和军方力量的威胁最大,不过已经被除去,康拉德和韦弗作为剧情角色,是完成当前主线任务的关键,但身为普通人,先前只是随便射出的寄生血蛊,就已经取走了他们二人的性命,接下来在有限的变身时间内,只要把张浩和白随便一人,以及在场剩余的普通人全部除掉,这场战斗的胜负基本也就不存在悬念了。

刑烈从始至终,都没小看过周围这些普通人,之所以把除掉这些人放在优先击杀的名单之列,只是为防变身状态消失后,自己被张浩小队缠住,傀儡队伍也被两大boss缠住,那么当这些普通人架起机关炮时,自己可真就危险了,甚至可以并不夸张的说,这些普通人足以改变已经奠定结局的一场战斗。

当然,此时正在看护机关炮的狮身人面兽可以轻易的毁掉三架机关炮,这样一来,担忧的情况当然不会出现,但刑烈却不会这样做,这三架机关炮的作用不言而喻,可以说,这是决定胜局的关键,被张浩等人掌握是如此,被自己掌握也同样如此。

刑烈朝着白杀去,他的速度很快,但张浩的支援速度也不慢,因为先前和张浩有过正面交手,所以刑烈知道这个人很难缠,如果被他给缠住,那可就脱身乏术了。

所以现在不是保留底牌的时候,刑烈一心多用,一边控制狰兽和风神暴龙缠住两大世界boss,另一边控制狮身人面兽看护好三架机关炮,还要控制寄生血蛊不断的收割掉周围普通人的性命,但大部分的心神,却被刑烈放在自己的身上。

白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反倒是眼中露出些许不屑,他召唤出一道巨大的冰凌踩在脚下,转身就逃。

刑烈对这个白的了解虽然不深,但先前也交过手,所以对他所强化的能力也算是有些了解,他的强化特点和朱子傲有些相似,身体属性方面着重强化精力,其次强化体质,用竞技游戏中的角色特点来形容的话,比较类似法坦这一角色。

有着足够高的体质属性,加上不输任何人的逃命速度,所以白对刑烈的追杀倒并不是如何在意,也许正是因此,先前白的眼中才会流露出不屑之色。

只是对于白的不屑刑烈只有抱以冷笑,如果还用先前的眼光来衡量自己此时的实力,那可真就大错特错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白的速度的确让人十分无解,如果真让他脚踏冰凌逃起来,怕是就算自己使用鬼步,也是无法追上。

不过先前张浩离开白的身边,前去对王学兵进行救援,并对自己发起偷袭,这就已经为刑烈造就出对张浩小队逐个击破的机会。

在没有张浩的保护下,绝对是对白出手的绝佳时机,刑烈又哪里肯放过这次得来不易的机会。

当即刑烈不再有任何保留,手掌一托,一个小小的方印就飘浮起来,没错,正是四圣印。

为了将自己的优势最大化,刑烈已经是孤注一掷了,在抛出手中圣兽印的同时,刑烈再出底牌,直接是用出了鬼步。

鬼步一出,刑烈的身体顿时变得虚无,速度陡然提升到极其夸张的地步,但面对已经脚踏冰凌开始逃命的白,想要追上却是没那么容易。

“哼,刑烈,遛狗不仅是我的爱好,更是我的强项!”

白的眼中还是闪烁着不屑之色,嘴角挂着讥讽的笑意,回身朝着刑烈看去。

只是这一眼,白却见到一只庞大的白虎虚影以令人无法躲避的速度朝着自己扑来。

心中虽然震惊,可白并没因此乱了方寸,当即双手变换几个手印,顿时一层冰凌便覆盖在身体表面,这显然是白的防御手段。

只是白对四圣印并不了解,这也注定要让他从中吃尽苦头,白虎虚影速度极快,即便是开启鬼步的刑烈,速度在其面前也是完全不够看,几乎在白的防御手段刚刚施展出来后,就已经扑了上去。

怪异的一幕出现了,白的身体表面分明已经结成厚厚的冰凌,可白虎虚影却是从冰凌中透过,就如同真的只是一团虚影。

但下一刻,白却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仿佛受到了极其强烈的撞击,七窍溢血,一头栽倒在地,精神变得极其萎靡,像是丢了大半条命。

其实也难怪,以刑烈目前接近2700点的战力,四圣印所能造成的真实伤害换算成数字的话,差不多能达到1300点,如果白的体质属性低于130点,那可是会被瞬间秒杀的!

倒在地上的白挣扎几次,却也没能站起身,就如同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眼看着刑烈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白的眼中终于是流露出惊悸之色。

刑烈出现在白的身前,而此时的张浩,距离这里还有数十米远。

刑烈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一丝笑容足以让白被吓得肝胆俱裂,先前的自信,先前的不屑,早已经荡然无存。

白张开口,想要呼喊张浩,可刑烈将要送给他的大礼中就只有绝望,不会留给他任何机会。

此时的白,就像是竞技游戏中残血的后排法师,而刑烈,就如同已经成功切入后排的刺客,白的下场会怎样,这一点可想而知。

刑烈的两条长尾分别缠住白的左右两条手臂,强行打断白还想要结的手印,并把他给提了起来,第三条长尾从他肋下斜向刺入,刺穿了心脏,连带着洞穿了头颅。

在杀掉白之前,刑烈的野兽感知就传来强烈的危险预警,他知道是张浩已经用极快的速度出现在自己身后,但刑烈却不能放弃这次机会,哪怕因此而承受张浩的重创。

白死亡后,刑烈并没立即去拿他的血腥钥匙,而是立即催动白大褂附带的特效恶灵缠绕。

当无数恶灵从白大褂上争先恐后冒出来的瞬间,刑烈也感到背部一痛,那种由下而上的撕裂感如同被扒掉一层皮,深入骨髓,痛彻灵魂!

彻骨的疼痛让刑烈面色变得极其苍白,他并没回身去看,也并没有开启白眼,但却非常了解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对自身造成重创。

没错,正是张浩。

在击杀白的刹那,张浩已经逼到近前,甚至刑烈能想象到当时张浩的脸上不会有任何失去同伴后应该出现的愤怒表情,只会是浮现得到偷袭机会的激动和兴奋,不过已经注定的是,这也将是张浩此生最后流露出的兴奋之色。

宅男福利,你懂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