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蚀魂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浩见机不妙,掉头就逃,刑烈当然不可能放他离开,由于双方之间距离上的关系,用机关炮来展开对张浩的追杀并不现实,如果操控机关炮的角色换成倪娜的话,或许还能另当别论。

不过要追杀张浩,刑烈有他的方法方式,彼此先后交锋两场,以刑烈对张浩的了解,他的速度在变身状态下的自己面前,也是稍逊一筹。

刑烈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转瞬间完成噬灵进化,同时开启自由之风附带的风影特效,速度临时提升50%,急速朝着张浩逃离的方向追去。

这边战场上金刚失去了再战之力,但还剩下一只重伤的骷髅巨蜥,所以不可能让傀儡脱离战场。

不出所料,全力奔跑起来的张浩速度虽然很快,但却被刑烈逐渐拉近距离,当进入到寄生血蛊的射程范围时,刑烈毫不犹豫的放出这个用作偷袭时效果出众的宝贝。

张浩显然是察觉到寄生血蛊所带来的威胁,猛的一拧身,让寄生血蛊擦身而过,但也正是这片刻之间的耽误,却给刑烈制造了突进的机会。

刑烈当即施展燕返,整个身形如同瞬移般出现在张浩的近前,与此同时,张浩的一条手臂也被刑烈的一条长尾斩断抛飞起来。

张浩如同受伤的野兽,发出一声低吼,立即拉开和刑烈之间的距离,并往口中扔进两颗胶囊,混着血沫一同咽下。

不过被刑烈盯住,张浩却是没有时间来处理手臂上的伤势,导致断臂处流血不止,这也让先前服下的治疗药物效果被大大削弱。

“刑烈,难道你真要把事做绝吗?”

张浩喘息变得极其粗重,情绪异常激动,眼中闪烁着决绝之色,给人的感觉就像压着最大的底牌,但施展出来的话,自身也必将付出很大代价的感觉。

刑烈不知道张浩是否还有底牌存在,他也不在乎,嗤笑一声说道:“呵呵,现在反倒成了我要把事做绝?这真是一段时间来听过最有趣的笑话。”

突然,刑烈笑容收敛,沉声道:“是谁为了取我的性命,追杀我到月考世界?是谁先把事情做绝,这些你心里没数吗?”

张浩微微眯着眼,犹豫了下,稍微放缓语气说道:“好,我承认,当初是我把你当成弱小的猎物,但现在,猎物反倒把猎人给逼上绝路,所以我想和你谈谈,看事情是否还存在转机。”

刑烈被张浩的一席话激得怒极反笑:“哈哈哈,那好,我倒是要听听,你想用什么代价,来偿还欠下的债!”

张浩眼中一丝屈辱的光芒一闪而逝,深吸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一些。

“你的队伍中折损三人,但同样王学兵、月光、还有白,他们也都死在你的手里,而且到现在,你的主线任务基本也完成了,而我的主线任务却要以失败告终,将要面临高校的惩罚,这份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刑烈如同看一个死人一样,目光毫无波动的看着张浩,却并没说话。

“好,刑烈,既然你觉得还不够,那么我用自己的价值作为筹码,这次月考结束后,我也就要晋升到高级班了,等你进入高级班时,我甘愿被你圈养,做你的助教,就像你和赵文斌,你看怎样?”

“不怎么样,我并没有看到你的诚意。”

刑烈的态度让张浩觉得自己像是遭到了戏耍,以他的傲然性情,自从来到恐慌高校后,什么时候对人这么低声下气过,这也让张浩顿时再难以把持住,神色也变得极其阴沉。

“刑烈,咱们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执意要取我性命,最好你自己也要做好被我拉下水的准备!”

刑烈对张浩的话显得有些不屑,不过就在张浩说完这句充满威胁之意的话后,张浩一翻手,拿出一粒指甲般大的赤红色药丸。

当药丸出现时,顿时一股极其浓重的酸臭味扩散开来,令人作呕。

“蚀魂蛊?”刑烈面色一变,一眼就认出了张浩手中的药丸。

“呵呵,想不到你还挺识货,这样也好,免得我做多余的解释了。”

张浩神色间带着几分得意,难怪他先前会流露出决绝之色,原来这蚀魂蛊才是他的底牌!

蚀魂蛊这种东西,和刑烈的寄生血蛊差不多,都属于**蛊虫,这种蛊虫在高校商城就能找到,所以刑烈并不陌生。

在商城中,蚀魂蛊的售价高达五万点恐慌积分,但别说是五万,哪怕是五千点,五百点恐慌积分,也绝不会有人去买,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邪恶了。

一旦有人服下蚀魂蛊,那么将要遭受到的一切,就如同这只蛊虫名字般,承受蚀魂之苦,说这是世间最凶残的刑罚也并不为过。

包裹在药丸内的小小蛊虫,在进入身体与血液相容之后,腐蚀的不仅仅是灵魂,更是会让身体内外生满剧毒脓疮,过程中将人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终直至爆体而亡。

蚀魂蛊存在的意义倒是比较适合先前的刑烈,在张浩亲手杀掉紫若三人后,刑烈想的更多是和对方同归于尽,但奈何没有这也成为了一种奢望。

当时刑烈不是不知道蚀魂蛊的作用,服用后,身体内外生满剧毒脓疮,身体膨胀到无限大,在短时间内极大程度的提升自身战力,直到死亡。

如果当时刑烈花费恐慌积分购买蚀魂蛊的话,说不定真能让张浩小队全部陪葬,但之所以还是选择放弃,原因很简单,刑烈会为此感到惧怕。

没错,就是惧怕。

刑烈因为缺失恐惧感,才进入到恐慌高校,他的最大目标也正是追寻恐惧感,也许这么长时间来,在追寻恐惧的路上颇有收获,但大多灵异生物还是无法撩动他心中那连接恐惧的神经。

照说追寻恐惧之路如此艰难,区区恐惧感,距离刑烈如此遥远,但其中却有一样东西却不同,那就是蚀魂蛊。

刑烈对蚀魂蛊感到恐惧,他也怕承受那种非人折磨,这是任谁都无法承受的酷刑,却是没想到,现在被张浩给拿了出来。

“你敢吃吗?”

刑烈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但实际上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没底,他想过张浩会有什么样的底牌,但他都并不畏惧,也并不在意,但唯独这蚀魂蛊,却让他无比忌惮。

“我说我敢,你信吗?”

张浩有些得意的反问道,这个问题的确难住了刑烈,以张浩此时的处境,死亡是他唯一的归处,面对将死的结局,又有什么是不敢的?

但转念一想,蚀魂蛊的确是太霸道了,既然无法逃脱死亡的结局,那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更加舒服干脆的死法,反倒要遭这份罪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用作威胁。

“好吧,既然你有勇气,那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蚀魂蛊是不是如同传言中那样霸道。”

刑烈突然笑了,张浩看到他的表情后,本能的察觉到不妙,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和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进行谈判。

“刑烈,你别逼人太甚!”

张浩原本得意的神情完全消失不见,仅剩下的一只手中拿着蚀魂蛊,但这只手却在微微颤动,看来他先前所表露出来的决绝之色,大半都是装出来的。

其实也难怪,蚀魂蛊所带来的副作用任谁也不会想要去承受,站在此时张浩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如果服下蚀魂蛊,那么绝对有机会将刑烈诛杀,但为此要付出的代价终究还是死亡,并且在此之前还要承受非人的折磨。

但反之如果不去服用蚀魂蛊,虽说终究还是逃不脱死亡的结局,但至少能死的舒服一些。

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难做出选择,但从和刑烈之间结怨的事件中就能看得出来,张浩是个内心极其狭隘之人,自己捞不着好,也绝不能让别人好过。

刑烈见张浩犹豫,暗地里却是松了口气,如果可能的话,他当然不想面对服下蚀魂蛊的张浩,刑烈虽然并没见识过蚀魂蛊的霸道之处,但从传言中也能想象,抛开是否会危及到自身性命不提,单就是让自己眼前出现一个全身长满脓包,身体因此而膨胀数倍的恶心家伙,这一点就让刑烈颇为难以接受。

但同时刑烈也希望张浩能吞下蚀魂蛊,不得不说,这很矛盾,但对刑烈而言却很正常,想到紫若三人死在自己眼前的场景,张浩的罪过真是百死难偿,如果能让他承受蚀魂蛊的折磨,倒算是帮忙出了这口气。

张浩无法做出抉择,刑烈倒是也并不着急,目前另一片战场中,金刚已经死亡,只剩下骷髅巨蜥,傀儡们还在奋力战斗,虽说只剩下狰兽和一具风神暴龙,但在机关炮的支援下,骷髅巨蜥的结局基本也已经注定,推掉它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有无刑烈在场都无所谓。

至于这里,先前已经使用燕返斩掉张浩的一条手臂,虽然先前他服下了治疗药物,但却没有太大作用,以这种手臂切口处血流不止的状态,时间拖久了,甚至不用刑烈出手,就能要了张浩的性命。

而现在,就轮到张浩做出抉择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