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张浩末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116978839o壕老板再次十万慷慨捧场,眼看就要成沸腾的至尊了,这是纹茫从没想过的,也绝不敢想象的。还有这个月的潜力月票也在壕老板的帮助下,暂时得到第一位,如果能保持到月底,就又能美滋滋的拿到奖金了^_^】/p>

/p>

“哈哈哈,想不到我张浩最初与一个初级班的小家伙结怨,现在却要因为当初的小家伙而丢掉性命,还真是讽刺啊!”/p>

/p>

张浩突然神经质的狂笑起来,他的断臂处不断有血液溢出,另一只拿着蚀魂蛊的手也在极大幅度的颤抖,就像一只脚已经迈下悬崖,理智逐渐被疯狂所取代。/p>

/p>

刑烈微微皱了下眉头,看张浩此时的情绪波动极其剧烈,他就大概猜到张浩的抉择了。/p>

/p>

刑烈并没感到太多意外,看向张浩的眼神中隐隐还透着一丝敬畏,当然,这一丝敬畏只针对他的勇气。/p>

/p>

不过刑烈的眼神落在张浩眼中,仿佛就成了鼓励,在这个时候鼓励自己服下蚀魂蛊,这简直是最大的讽刺。/p>

/p>

“好,好,好!”张浩一连道出三个好字,然后神情变得极其狰狞,张嘴就把蚀魂蛊给吞了下去。/p>

/p>

“刑烈,既然今天我难逃一死,那大家就都别好过,你记住,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p>

/p>

张浩神色狰狞,他希望服下蚀魂蛊后,能在刑烈脸上看到深深的悔意,后悔不接受自己的妥协,这将是死前对自己最大的安慰。/p>

/p>

只是张浩还是失望了,刑烈面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非但没有流露出任何悔意,甚至就连一丝惊惧之色都没能表露出来。/p>

/p>

张浩简直要疯了,面对这样的一个敌人,简直让人崩溃。/p>

/p>

“既然张浩学长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好好享受接下来的美妙过程吧,对了,另一边的烂摊子还等我收拾,这里学弟我就不奉陪了!”/p>

/p>

刑烈终于开口了,但这句话却险些气的张浩血喷三丈,他怒极反笑道:“哈哈哈,刑烈你不用故作镇定,如今你的几个逃命技能都已经用出来了,想逃?那要问过我是否答应!”/p>

/p>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浩的声音变得愈沉闷,到最后更像是嘴里含着一块烂肉,话音听起来十分模糊。/p>

/p>

刑烈知道,这并非张浩故意要这样说话,而是蚀魂蛊已经在他身体中生作用,喉咙内已经开始生出脓包,这是被脓包把喉咙逐渐堵死的变化。/p>

/p>

哇的一口,张浩吐出一团粘稠的脓水,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接着面部开始变形,一颗颗脓包从脸上,身上冒出来,仅仅不足三秒钟,身体就像6o公斤的人增肥到12o公斤,看起来颇为不可思议。/p>

/p>

张浩身上的衣服成为了脓包生长过程中的阻隔,脓包撑着身体,不断破裂,在张浩脚下留下大片粘稠的脓液,很快他身上的衣物全部被撑的破碎,整个人就如同变成了一颗巨大的脓包,分辨不出哪里是头,哪里是脚,看着极其恐怖和恶心。/p>

/p>

刑烈也被生在张浩身上的巨大变化惊得愣在原地,等他回过神,这才暗道一句蚀魂蛊果然霸道,此时张浩所承受的痛苦,即便并非当事人的刑烈,都能察觉到几分,这家伙还真是自讨苦吃。/p>

/p>

紧接着刑烈面色一变,野兽感知传来危险预警,其实就算没有野兽感知,他也已经感觉到了张浩那不断升腾的战力。/p>

/p>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p>

/p>

刑烈倒也干脆,掉头就朝着湖边跑去,张浩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战力究竟如何刑烈并不了解,但有一点却能肯定,张浩最终的下场,必定是膨胀到最大幅度后,然后砰的一声炸裂,以他此时的体型,估计一定范围内都会被这具有极强腐蚀性的脓液所覆盖,没有鬼步傍身,刑烈可没把握对此进行躲避。/p>

/p>

不过即便如此,刑烈面上还是没能流露出任何惊惧之色,此时的张浩固然可怕,但刑烈却并非没有应对手段,只是时机尚不成熟而已。/p>

/p>

见刑烈逃跑,化身成一个巨大脓包的张浩立即展开追逐,不过追逐方式并不是靠两条腿,此时张浩的腿已经成了巨大脓包的一部分,他开始滚动,带着咕叽咕叽的脓包破碎的声响,对刑烈紧追不舍。/p>

/p>

以刑烈的度,起初张浩还无法追上,但随着体型不断的膨胀,他滚动的度也变得更快,正在逐渐拉近和刑烈之间的距离。/p>

/p>

刑烈无暇回头观望,不过却开启了白眼,视觉毫无死角的覆盖在周围,对于此时张浩身上的变化也是完全了解。/p>

/p>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生在张浩身上的变化并不仅仅是体型在不断膨胀,只是这种膨胀度太快,太夸张,很容易将人的心神全部吸引过去,反倒是忽略另一种变化,那就是不断溢出体外的脓液。/p>

/p>

原本脓液的颜色就和普通脓液相同,但现在脓液的色泽已经生了一丝变化,脓液中隐约透着一丝紫色,而且先前那种酸臭味也变淡许多,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甜腻的香味。/p>

/p>

刑烈对蚀魂蛊的了解并不多,只限传言中所说受术者要承受世间最残忍的酷刑,而且蚀魂蛊腐蚀身体演变而来的脓液具有极强的腐蚀力,受术者原本战力越强,脓液的腐蚀力就越夸张。/p>

/p>

甚至有人进行过这样的比喻,如果是一个高级班学员服用蚀魂蛊的话,那么将身体机能演变成的脓液的腐蚀力,甚至堪比s级世界Boss幽月母巢的血液,即便是钢铁,也能在短时间内腐蚀的一干二净!/p>

/p>

见到张浩身上的脓液色泽生改变,刑烈眼中闪过一丝亮色,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些许期待,只是刑烈背对着化身脓包的张浩奔逃,他的表情张浩是看不见的,当然,如果他的一双眼睛还能正常视物的话。/p>

/p>

张浩化身成的脓包就如同滚雪球一样,即将抵达湖边战场时,身体直径已经过了五米,如此庞大的体积,滚动时度极快,甚至单纯在度方面已经过了刑烈,而刑烈此时也即将被追上。/p>

/p>

张浩在滚动时身上迸溅出的脓液甚至有一些能溅到刑烈的身上,当脓液沾身时,立即就冒出丝丝白烟,就如同强酸落在普通人身上,极其霸道。/p>

/p>

刑烈不顾身体上传来的灼痛感,他始终都在通过白眼观察生在张浩身上的变化,当见到自己即将被追上,并且张浩体表溢出的脓液已经变成了暗紫色,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虽然脓液的腐蚀力越强,可能对寄生血蛊的好处就越大,但凡事都讲一个度,过了就等同于玩火。/p>

/p>

“呵呵,再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的学长,看你承受这么长时间的痛苦,如果不为你分担一些,似乎也说不过去。”/p>

/p>

此时刑烈也不管正在承受非人折磨的张浩能不能听得进去自己这段话,他甩手就把寄生血蛊给射了出去。/p>

/p>

张浩身体内外都已经充满了巨量腐蚀性极强的脓液,刑烈的做法看起来像是要牺牲寄生血蛊以求自保,但只有刑烈自己明白,此时的张浩,绝对是寄生血蛊最好的养料。/p>

/p>

在张浩服下蚀魂蛊之前,刑烈并不是太明白会生什么,但见到生在张浩身上的变化后,刑烈就明白了那极具腐蚀力的脓液来自何处。/p>

/p>

蚀魂蛊吸收张浩的血液和身体机能,从而分泌出极具腐蚀性的脓液,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脓液也算是血液演变而成,而寄生血蛊就是玩弄血液的行家,通过吸食各种血液从而达成自身的进化,所以说很有可能这些脓液就可以作为寄生血蛊的养料。/p>

/p>

还有一点,无论是蚀魂蛊,还是寄生血蛊,都属于蛊虫一类,刑烈虽然并不善于养蛊,但以他的了解,也知道蛊虫彼此间算是天敌,当遇到同类后,会产生吞食对方的欲望,无论从哪一点来看,寄生血蛊都将会成为蚀魂蛊的克星。/p>

/p>

而且刑烈也明白,张浩身体中脓液生变化,正是升华的表现,也许腐蚀力越强,对寄生血蛊提升评价过程中的效果也就越好。/p>

/p>

先前在地下世界寄生血蛊吞食了戾气妖,评价等级已经突破到a级,说不定可以借助这次机会,让它的评价等级更进一步!/p>

/p>

寄生血蛊扑哧一声钻进张浩的身体中,接下来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张浩所化身成的脓包开始迅萎缩,原本直径已经过了五米,可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萎缩到不足四米。/p>

/p>

体积的缩小,这也让脓包的滚动度变缓,为刑烈创造出喘息之机。/p>

/p>

再次施展自由之风附带的风影特效,刑烈度陡增,拉开和张浩之间的距离,但却并没停留在原地观望,尽管随着寄生血蛊吞食蚀魂蛊的过程让张浩的体积迅萎缩,导致度大减。/p>

/p>

并非刑烈不想亲眼见证生在张浩身上的一切,只是他明白,无论张浩的身体再怎么萎缩,最终都无法避免被撑爆的下场。/p>

/p>

寄生血蛊吸收的是脓液中的精华,以及对蚀魂蛊的吞噬,一旦张浩进行自爆,对周围的一切所造成的影响,也绝对是毁灭性的!/p>

/p>

刑烈一口气跑到湖边战场这边,与此同时,身后传出一声如同闷雷般的炸响,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张浩死了,死的很彻底。/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