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霸道的纸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把泛着森冷寒光的手术刀随着刑烈手指间轻轻颤动,不断变幻出一个又一个的刀花,锋利的刀身看起来让人不禁感觉脊背发凉,甚至让人担心一个不小心,刑烈的几根手指都要被割断。

陈秀征得刑烈的同意,也准备对赵文斌出手,他一翻手,一张看起来很普通的黄纸出现在手中,像是做纸钱的那种,黄纸在陈秀灵巧的手上几乎瞬间就被进行两次对折,变成一个方块,然后一番撕扯,在展开黄纸,最终成了四个看起来颇为简陋的纸人,倒是和刑烈的通灵纸人有些相似。

做完这一切也只是瞬间,陈秀用拇指指甲在食指尖端划出一个小口,然后飞快的在四张纸人身上画出一些符号,做完这一切后,这才抬头看向刑烈,显然是已经做好发起进攻的准备,只等刑烈先手。

刑烈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野兽感知能在这四张纸人上察觉到些许危险预警,强度虽不致命,但也如同被一把步枪瞄着,让人如芒刺在背。

“刑烈,陈秀,这是要逼我和你们鱼死网破呀,难道你们就不知道s级技能意味着什么吗?就算没吃过猪肉,应该也见过猪跑吧!”

赵文斌将最后的希望压在s级技能上,目前他有一个技能已经提升到s级,看他的样子似乎也并不像是在虚张声势。

刑烈掏了掏耳朵,有些不屑的说道:“我当然清楚s级技能意味着什么,你也不需要抱怨我们以多欺少,最多我的s级技能和s级血统,以及s级装备不用就是了。”

赵文斌闻言愣住了,等回味过来后,顿时面如死灰,难怪最初听自己提到s级技能的时候,刑烈没有表露出丝毫异样,原来人家不仅有这种级别的技能,甚至还有血统和装备,想想自己先前的骄傲简直太可笑了。

如果说先前赵文斌还心怀侥幸,那么现在,就已经有些放弃抵抗的意思了。

他也清楚,以彼此之间结下的梁子,就算自己服软,愿意拿出储物空间内的所有物品任由刑烈来挑选,怕是最终也难逃一死,毕竟有勾结张浩坑害刑烈的事情在先。

刑烈也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样一个绝对算得上是极品的混蛋身上,朝着赵文斌走去,速度越快越快,最后更是狂奔起来,几乎不出三秒钟,就已经出现在赵文斌身前。

而且刑烈也说话算话,并没动用s级技能血魂契约,也没展开s级血统中的变身能力,握着手术刀,拉着一道森冷的寒芒,朝着赵文斌喉咙割去。

赵文斌心中虽然已经放弃抵抗,但却不会被动等死,这里所谓的放弃抵抗,是明知道自己必定要死,可即便是这样,也要拉上一个垫背,既然对付不了刑烈,那就拿这个陈秀来开刀,你们不是想建立助教关系吗,那就偏偏不让你们如意!

“哈哈哈,要我的性命,你们也都别想好过!”赵文斌狂笑一声,一抬手,一个黝黑的盒子出现在手中,当盒盖被掀开后,本就阴暗的地下停车场中,更是变得无比阴森,带给人极其压抑的感觉,在场众人都知道,这股强烈的气息,正是浓郁的阴怨之气。

“鬼婴?”

刑烈眉毛一挑,第一眼就认出此物,正是自己进入中级班后经历的第一场任务世界时,赵文斌施展过的手段,鬼婴自爆的场面仍历历在目,威力甚至要超过数颗雷晶同时爆炸。

不过刑烈有鬼步防身,倒是并不怕,只是陈秀是否有保命手段,那就不清楚了。

虽然是看重陈秀,但如果他就连这种场面都无法应付的话,那他也就不配让自己成为他的助教了。

鬼婴的出现虽然让刑烈的眼中为陈秀多出几许凝重,但真正让刑烈觉得诧异的是,赵文斌面对自己的一刀,竟然不闪不避,血光崩现,任由锋利的手术刀切开他的喉咙。

只是当赵文斌的喉咙被切开后,他这才用手一撑,控制一股浓郁的阴怨之气将刑烈弹开。

赵文斌脸上带着狞笑,加上此时半个身体都血淋淋的样子,显得极其狰狞,其实这一切本可以事先完成,至少通过阴怨之气弹开刑烈这一点,可以让刚才那一刀落空,难道赵文斌这样做是有其他目的?

果然,赵文斌的喉咙被刑烈给切开后,顿时大量血液从豁口中涌了出来,大量的暗紫色血液撒在黑盒中的鬼婴身上,顷刻间就被鬼婴给吸收殆尽。

见状,刑烈皱了下眉头,这个赵文斌此时不是疯掉了就是真正准备玩命了,很显然,刑烈更倾向于后者,这种以自身性命为代价的博弈,应该非常极端才对。

吸收了赵文斌大量血液后,鬼婴迅速的飘飞起来,小小的身体充血,殷虹诡异。

接着赵文斌探手指向陈秀,鬼婴顿时如同寻到猎物般飞扑向陈秀,速度快到就连刑烈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下一刻,鬼婴就已经抱住陈秀的脖子,任由陈秀如何拉扯,都是死死抱着不放。

“哈哈哈,鬼婴自爆的威力刑烈你也知道,这次我将使用s级技能毒爆术来催动这场爆炸,当我结完最后一个手印,你们就都自求多福吧!”

赵文斌的喉咙被刑烈切开,说话时极为吃力,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双手也开始变幻一个又一个手诀。

此时鬼婴死死抱住陈秀的脖子,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说实话,刑烈还真是为此时的陈秀捏一把汗,别说是这个陈秀,如果换成刑烈被鬼婴抱住,在开始自爆时,如果不使用鬼步的话,怕是刑烈都无法承受。

而且刑烈先前就见识过鬼婴自爆的威力,这次赵文斌更是说要以s级技能来催动这场爆炸,恐怕届时爆破所产生的余波都极具威胁。

刑烈面色冷峻,握着手术刀再次冲向赵文斌,几乎眨眼间就已经逼到他近前,这一刀,将彻底终结他的生命。

只是刑烈也很清楚,自己的这一刀,应该慢于赵文斌的手印,这一点从他狰狞且疯狂的神色间就能看出来。

可惜催动四圣印有延迟,寄生血蛊也扔在沉睡,无法动用,即便是施展鬼步也来不及在第一时间除掉赵文斌。

也就是说,此时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鬼婴的自爆,自己速度再怎么快,也快不过对方一个手势。

既然如此,那就如赵文斌先前所说,陈秀就自求多福吧,自己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希望他有能力免疫这绝对致命的一击。

“给我死!”

赵文斌的死字刚刚从口中蹦出来,最后一个手印也只差最后一步,可就在这时,陈秀终于动了,四张画有怪异符号的纸人脱离陈秀的手,以一种极其夸张的速度飞向赵文斌,几乎无视了空间的桎梏,转瞬间就已经分别印在赵文斌的额头、胸口、腹部、以及背部。

赵文斌最后一个手印还没完成,时间就如同变得停滞不前,当然,时间停滞似乎只是针对赵文斌一个人,刑烈仍是在快速移动。

赵文斌始终保持纸人贴在身上前那一瞬间的样子,整个人如同被施加了定身术。

刑烈暗自点头,难怪先前陈秀虽然也表现出应有的紧张,但神情中却充斥着强烈的自信,也许他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切。

刑烈没看错人,陈秀果然是有保命的能力,不管是作用于自身还是作用于敌人身上,至少算是达成了目标。

终于抵达赵文斌身前的刑烈发现他有即将恢复过来的迹象,应该是受术者本身的精神属性越高,受到的控制效果也就越差。

刑烈当然不会错失陈秀制造出来的这次机会,如果让赵文斌引发鬼婴的自爆,那么不仅陈秀要送命,不远处仍是一脸惊骇之色的沈岚怕是也凶多吉少,就连自身都不免要施展鬼步避难。

锋利的手术刀在赵文斌身上割出一道巨大的豁口,看起来触目惊心,受到这种程度的创伤,即便生命力再怎么顽强,怕是也都要瞬间毙命,而且为了以防万一,赵文斌的几根手指也被刑烈顺手割断,这样以来,就算他还活着,也没办法完成最后一个手印。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死亡就是赵文斌的结局,他的眼镜爆突,眼神中似乎还带着怨毒,可能是因为仅仅差最后一步没能将自己的手段施展出来的原因吧。

直到一把血光流转的血腥钥匙从赵文斌的尸体中飘飞出来,不仅是刑烈,就连陈秀和沈岚也都是暗松口气,刚才的一切还真是惊险,无论是陈秀施展的定身能力慢上一秒钟,还是刑烈的刀慢上丝毫,怕是结果都将会是另一番样子了。

刑烈随手抓起赵文斌死亡后掉落的血腥钥匙,然后看向陈秀,眼中带着一丝询问。

他对陈秀操控纸人的能力很感兴趣,如此霸道的控制手段,如果是两支小队在进行团战的时候被着了道,哪怕个体实力再怎么强悍,面对地方队伍众人的集火也都将要饮恨当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