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红袖的价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陈秀登上路虎车的副驾驶位,刑烈和沈岚一左一右上了后座,把秦海清夹在中间。/p>

/p>

秦海清垂着头,转动着无名指上的一枚看似廉价的指环,完全把刑烈三人当成了空气。/p>

/p>

陈秀回身看了刑烈一眼,见他翘着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率先说道:“秦博士,没想到你的来历这么大,看看外面,那些基因战士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可还是不肯退走,只因为没能成功把你救走。”/p>

/p>

秦海清冷笑一声:“哼,那还不是拜你们所赐!”/p>

/p>

陈秀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秦博士,这样聊天就没什么意思了,大家都爽快一些,既然你在实验室有着很高的地位,那我想一定知道些能让我们感兴趣的东西,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心平气和的谈,都不要展露出丑恶的一面。”/p>

/p>

“哼,和你这个嘴巴边上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小子有什么可谈的,没错,我知道一定会让你们感兴趣的信息,但我为什么要说出来?既然接下来要面对的过程和结局都已经注定,所以有什么手段,你们尽管用就是了。”/p>

/p>

秦海清表现的倒是足够豁达,其实想想也是,就算刑烈等人不对她施展刑讯逼供的手段,等被带到特殊部门,对方还是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开口。/p>

/p>

既然过程和结局都已经注定,而且她也打定主意要誓死不屈,那么就算刑烈等人施展出再怎么毒辣的手段,对秦海清来说,也只是让承受痛苦的过程提前几个小时罢了。/p>

/p>

陈秀坐在副驾驶,回身凝实着秦海清,然后他缓缓转过身,背对着秦海清声音冰冷的说道:“先你有一个错误,我需要来纠正一下,我们来自的地方很特殊,我们经受过的残酷现实,见识过的各种手段,也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所以不要用年龄去衡量我们任何一个人。”/p>

/p>

这句话说完,背对着秦海清的陈秀沉默少顷,接着覆盖在他后脑的长自行分开,露出里面那张肤色惨白的脸孔。/p>

/p>

“还有,不要把我们的手段和外面那群人的手段联想到一起,我也并不想用事实来证明什么。”/p>

/p>

这句话是从陈秀后脑上的这张脸的嘴里说出来的,声音尖锐,听起来透着一股疯狂,嘴角一直延伸到两边耳根,大嘴开合间,露出里面的森然利齿。/p>

/p>

而且这张脸在说完这句话后,就连先前吞食三代基因战士的时候也不曾睁开的眼眸,微微抬起一丝缝隙,其中是血一样的色泽,对视中让人仿若深陷血狱无法自拔。/p>

/p>

不出所料,秦海清见到这张诡异恐怖的脸后,面色顿时就被吓得煞白,冷汗从她鬓角滑落,别说是她,就连刑烈见到陈秀的这第二张脸时,都不免有些心跳加,这对刑烈来说虽然并不算是恐惧,但对秦海清,却足以让她此生都将留下无法磨灭的阴影。/p>

/p>

不过秦海清的面色很快就变得不再一如先前那般煞白,重新恢复一丝血色,她惨然一笑道:“记得小的时候,我家里很贫穷,我的父亲本来在国企工作,后来因为一场事故,腰被砸断了,从此就瘫在床上,国家下的补偿金被层层克扣,落到我们手里就只剩下一点点,可就是这一点点钱,也被我那所谓的母亲卷走和别人跑了。见多了亲人朋友的无情,受多了学校师生的嘲弄,其实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这个世道变了,只要你有钱,只要你有权,就可以麻木不仁,甚至可以草菅人命!”/p>

/p>

说到这里,秦海清那原本激动的情绪逐渐平复,然后面色变得阴沉起来:“其实早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誓要让这个世界重新洗牌,听起来虽然一点都不现实,但这却是让我活下来的唯一目标,也正是因为这个目标,让我和凯,还有恒走到了一起,直到创建天人基因研究实验室,这一路走来,我们历经多少坎坷压力和磨难,你们又有谁能懂?现在距离对这个世界重新洗牌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你们认为我会放弃吗?你们认为痛苦和死亡能让我放弃支撑我生命的目标吗?”/p>

/p>

陈秀愣住了,刑烈和沈岚也愣住了,他们都没想到天人计划中要屠戮世人的起因竟然如此的荒唐和简单,只因为社会的不公,就要覆手灭掉这个社会,理想的确够远大,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现在秦海清距离这个理想仅仅就只差一步之遥。/p>

/p>

如果让天人计划彻底实施起来,让这个组织彻底成长起来,在无数基因战士的碾压下,的确可以做到对国家,乃至对全世界的重新洗牌。/p>

/p>

还有通过秦海清刚才的言论,让刑烈三人都从中得到一份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天人基因的脑组成。/p>

/p>

从秦海清的言下之意,天人基因起初应该是由三个人组成,分别是秦海清,还有她口中的凯,以及恒。/p>

/p>

原来就已经想到秦海清在实验室中有着很重要的身份和地位,但却还是低估了她,没想到她竟是天人基因的创始人之一。/p>

/p>

照说秦海清有着如此高的身份,还被成功控制住,应该让三人感到高兴才对,可事实却正好相反,就如秦海清先前所言,一个人为了目标奋斗了十几年,并且赖以生存,试问又怎能为了活命去背叛原有的初衷呢!/p>

/p>

陈秀后脑部位的头重新将他第二张脸遮盖起来,他知道,死亡的威胁和痛苦萦绕无法让秦海清开口,即使对她施展手段,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p>

/p>

陈秀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刑烈,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p>

/p>

其实刑烈从上车到现在一直都保持沉默,并不是有意装深沉,他需要知道秦海清的态度,才能判断通过什么手段,来撬开她的嘴。/p>

/p>

从秦海清先前的表现来看,刑烈也是有些无奈,其实论到逼供手段,刑烈也能算是个行家,无论是对身体还是对精神,都有把握把一个人摧残到求死不能,但他能从秦海清的态度中读出任何手段都是无济于事。/p>

/p>

刑烈目光撇向车窗外,见一身红色短裙的红袖微微蹙着眉头,面色不悦,在她旁边是情绪有些激动的肖副部长,二人明显出现了某些争执。/p>

/p>

刑烈突然笑了,暗道幸好先前自己选择拿红袖这个极品尤物来泄心中的欲望,并没直接抓碎她的脑袋,或许可以用她来当做应付秦海清的突破口!/p>

/p>

“沈岚,麻烦你把红袖叫来,还有这段时间不要让人接近。”/p>

/p>

沈岚微微一愣,看了外面的红袖一眼,旋即就明白了刑烈的用意,顿时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旋即推门下车。/p>

/p>

陈秀也是面色一喜,他和沈岚都知道先前自己被红袖操控心神的事情,在那种状态下,大脑变得一片浑噩,那段时间自己说了什么话,以及做了什么事,现在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以他们的精神强度尚且要被迷惑到那种身不由己的程度,更别提秦海清这个女人了!/p>

/p>

车门被拉开,红袖那妖娆的身体出现在眼前,即便是把她的身体内外都已经看得真真切切,可还是能让刑烈感到惊艳。/p>

/p>

刑烈心中暗道这还真是个让人留连忘返的妖精,被那水波荡漾的眼神扫上一眼,整个人的身体都不由得感到酥麻。/p>

/p>

陈秀盯着红袖愣了会儿,旋即报出一句粗口,回过身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和这个女人接触。/p>

/p>

“小哥,你叫我?”/p>

/p>

红袖笑的很妩媚,但刑烈却看出来她的情绪并不高,不然以她的性格,应该上来就撒娇才对,也许是刚才和肖副部长的谈话过程并不愉快吧。/p>

/p>

“嗯,身体恢复的怎么样?”/p>

/p>

刑烈浅笑着问道,并没直入主题。/p>

/p>

红袖面色一红,略带委屈的说道:“这才刚过多久啊,况且还有外人在……”/p>

/p>

刑烈一愣,旋即苦笑道:“你这小脑袋瓜里想的都是什么啊,行了,先把这个喝了。”/p>

/p>

翻手间,刑烈的手中如同变魔术般多出一个如同试管的玻璃容器,其中是乳白色液体,液体中还混杂着些许斑驳,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一种液体。/p>

/p>

很显然,红袖也想到那里去了,当着秦海清和陈秀的面,面色更是羞红。/p>

/p>

但是对于刑烈的命令,她却不想违背,接过玻璃容器后,拔出皮塞,顿时一阵香气弥漫在周围。/p>

/p>

红袖顿时就明白是自己想多了,原来并不是那种羞人的液体。/p>

/p>

红袖也不问液体具有什么功用,有益还是有害,一仰头就灌入口中,并且用手指把溢出嘴角的一滴乳白色液体抹进口中,并对手指进行吸吮。/p>

/p>

恰好陈秀忍不住又回头看一眼,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出一声怪叫,用头连撞两下车前操作台。/p>

/p>

面对这么一个让男人无法招架的尤物,偏偏这还是自己助教的女人,只能看不能动,世间最悲惨的事也不过如此吧!/p>

/p>

这乳白色液体正是来自骷髅岛上食人花的汁液,具有较强的恢复精神力的作用,因为先前已经近乎把红袖给榨干,只有让她尽快恢复,才能体现出她的价值!/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