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烈风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刑烈进入东区黑市后,中级二班迎来两个不速之客。

一男一女,其中女子看起来二十余岁,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穿着比较休闲,洋溢着青春气息,但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女子眼中含有并不符合这股青春气息的沧桑,像是洞悉了人生百态,甚至与她的眼神接触久了,会让人莫名的产生一种悲怜的共鸣。

女子身边的另一人完全被黑袍笼罩在内,看起来身体非常枯瘦,看不清相貌,之所以能让人分辨出这是个男人,只因为他的一双手。

黑袍人一双骨瘦如柴的大手上布满了尸斑,这绝非是女人的手,就如同厉鬼的一对爪子,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不自觉的感到不寒而栗。

与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子不同,笼罩在黑袍下的男人只能用鬼气森森来形容。

在二人进入到中级二班中心广场上后,立即就有滞留在此的学员认出二人的身份,正是中级三班的正副两位班长。

其实对于这两位的传言,在整个中级班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简单来说,应该是作为副班长的陈薇头脑比较好使,所以在晋升到中级班后,发展的还算顺利,并且与另外两个同班高手结成月考固定队伍。

后来柳崇棠也加入到这个月考固定队中,按年龄排名第二,据说是因为一次月考中队伍收获一件重宝,队伍成员都想占为己有,结果彼此大打出手,最终就只有柳崇棠和陈薇活了下来。

从此以后,陈薇就一直跟在柳崇棠身边,也许是在那件最终被柳崇棠争来的重宝的作用下,让他战力大进,坐上了三班班长的位置,并将副班长安排给陈薇。

陈薇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却跟了身材枯瘦,似乎一阵风都能吹翻的柳崇棠,很显然,这种男人在某些方面绝对是个废物,这让很多人心里都很不忿,但近期柳崇棠名声鹊起,凶名在外,也就没人敢主动上前找晦气了,更没有人敢借题发挥,议论陈薇和柳崇棠般不般配这件事。

柳崇棠和陈薇的到来,还是没能让二班那位神秘的班长出面,只有副班长胡向东嘴角挂着如同招牌般老好人的笑容迎上来。

“哎呀,贵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二位班长今天过来不知有何指教呀?”

胡向东对大部分人都能在表面上保持这份和蔼,像是生来就没有脾气一样。

看得出来,陈薇并没有兴趣与胡向东攀谈,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柳崇棠就更不会和他废话了,缓缓抬起一根枯瘦的手指,指向编号41号房间问道:“那个房间被谁占据?”

柳崇棠的声音低沉沙哑,透着冷意,或许听在寻常学员耳中只会是觉得他目空一切,难以分辨喜怒,但以陈薇对柳崇棠的了解,却明白此时他的心情并不好。

得到妖器的人是什么身份不止是陈薇不了解,柳崇棠先前也同样不了解,只能是通过先前散发出来的极邪气息判断出大概方位,能肯定的是这股气息来自中级二班,而且方向就在编号41的房间处。

也正是因此,陈薇明白了柳崇棠为何心情不好,很显然,中级二班比三班还要高一级,学员们的整体素质或多或少都要高一些,而在这个班级占据着编号这么高的房间,显然实力并不弱。

可能按照柳崇棠的意思是想要用自身班长之位来压人,如果对方是资历尚浅的学员,必定不会为了身外之物得罪担任班长之职的高手,或许就会同意柳崇棠用很低的代价来作为交换条件,毕竟在恐慌高校内以实力为尊,没人愿意自找晦气。

可现实却并不理想,既然对方能占据编号四十以上的房间,说明对方的实力在中级二班至少能排入前十行列,到三班更是能排入前七名,或许以对方的底蕴和骄傲,不会那么轻易的把妖器交出来。

柳崇棠当然不在乎对方的实力能在二班拍在多少位,只要不是二班班长,他都有把握对付,问题是如果对方不肯就范,那么自己就要在下次月考中动手了,而下一次又是升学考试,必然没办法对月考做出有效的准备。

胡向东顺着柳崇棠手指的方向看去,犹豫了下,还是直接说道:“那是刑烈占据的房间,那小子出门了,并不在,不知他又犯了什么错,竟劳您二位亲自寻上门?”

胡向东能看得出来三班这正副两位班长来者不善,但刑烈占据41号房间这件事根本瞒不住,就算他不说,别人也会说,所以倒不如借此机会旁敲侧击一下对方找刑烈心存什么目的。

陈薇当听到刑烈这个名字后,神色一愣,旋即苦笑摇头,低声说道:“二哥,咱们还是走吧。”

柳崇棠看了陈薇一眼,沉默了会儿,用更为低沉的声音说道:“既然不在,那一定能在黑市找到他,走,咱们去东区黑市。”

如果了解柳崇棠的人,一定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积分凝重的味道,陈薇对刑烈还算了解,毕竟初级班的时候就已经有过不止一次的接触,可以并不夸张的说,陈薇见证了刑烈的成长历程,以她对刑烈的了解,这次柳崇棠可能要碰一鼻子灰了。

而且陈薇也能看得出来,柳崇棠应该也听说过刑烈的名字,这才让他的心情变得更糟,或许是其他无关紧要的物品的话,柳崇棠也许会选择放弃,但以他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一件至邪至恶的妖器对他来说作用太大了,甚至到了让他不惜铤而走险,要做那虎口拔牙的危险事情。

如果可能的话,陈薇并不想以自己目前这种状态和刑烈接触,她知道刑烈的一双眼睛很毒,也许稍一接触,就能猜出自己寄人篱下,这会让她心中最后的一丝骄傲也被践踏粉碎,但柳崇棠已经要求了,她又不敢忤逆,只能是继续跟着前往东区黑市。

再说刑烈和白雅清,二人在东区黑市上边走边看,这里的热闹程度远不及西区黑市,这当然和中级班与初级班学员数量有关,但在这里每做成一笔交易,其中利润也都不是西区黑市能够比拟的,这也正是白雅清打算将日后的发展方向放在东区黑市的根本原因。

西区黑市的生意虽然还算火爆,但利润太低,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心神来经营,但东区黑市这边不同,如果能顺利的在这里站稳脚步,就算在利润方面提升的空间并不大,至少可以节省下大部分时间来琢磨如何提升自身的实力,毕竟所有人都生活在高校的阴影之下,赚取再怎么多的恐慌积分都不是目的,最重要的是能从一次次任务世界和月考中活下来。

当二人即将走到黑市尽头时,白雅清定住脚步,回身对刑烈一笑,然后指向一侧的二层小楼说道:“到了,就是这里了。”

顺着白雅清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是一栋复古的两层木楼,招牌上盖着一层红绸,一条红毯延伸到门外楼梯下方,除此之外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

“怎么选了这么一个位置?”

刑烈问出心中疑惑,就算他对黑市生意不是很了解,但也明白铺面地理位置的选择上很重要,如果将黑市分为四个阶段,初入黑市的一段路为第一阶段,抵达黑市中部的这段区域为第二阶段,中部靠后为第三阶段,黑市最后为第四阶段,那么这其中生意最好,最容易招揽客人的应该是第二阶段的位置,其次是第三和第一阶段,最后才是第四阶段。

白雅清选择的铺面,正在第四阶段上,也就是黑市的尽头,旁边的铺面基本也都闲置着,以至于周围零零散散只有几名学员,看起来很是冷清。

“唉,这也是没办法,就这个铺面,每天都要缴纳一千点恐慌积分的租赁费用,况且就算现在给咱们一个黄金铺面,也一定受不了周围商户的打压,这里虽然冷清,但至少不会受到商户之间战争的波及。”

刑烈点点头,万事开头难,其实店铺位置虽然重要,但要破解也不是没有办法,这也就是为何所有铺面都要留下镇店之宝的缘故。

“所以说,镇店之宝方面,就要靠你刑大财主的名声和储物空间里舍不得拿出来的宝贝了!”

白雅清说完,走上前一把拉下遮住招牌的红绸,‘烈风楼’三个打字顿时就呈现在刑烈眼前。

“原本这家商铺叫烈风居,因为生意惨淡关门大吉了,我觉得‘居’这个字放在这里有些别扭,所以只是改成楼字,里面的装修布局改动也不是很大,说起来这也算是咱们捡了便宜,不然很多东西都要置办,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开门营业。”

白雅清的样子有些得意,的确,以每天一千点恐慌积分的价格拿下这么一栋几乎不需要再改动的商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赚到了。

接下来白雅清带刑烈在建筑内参观一番,这也让刑烈从很多细节上都能看出她的用心,自己这个甩手掌柜当到这种地步,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

对于一家店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镇店之宝和重量级的商品,这些担子当然不能再加给白雅清,也到了刑烈展示自身底蕴的时候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