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笼络人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悟空小姐,好久不见!”

刑烈脱下被腐蚀成千疮百孔的上衣,对悟空招了招手。

先前身上被柳崇棠种下的极具腐蚀力的黑色雾气已经尽数散去,以刑烈的身体恢复能力,被伤到的皮肉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恢复。

“你呀,还真是善于各处树敌,为人还是要低调一些,这样在高校才能活的更久。”

悟空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刑烈却听出了她话中的道道,虽然这是在提醒自己,但也明显是说给柳崇棠听的。

话说回来,也幸好是悟空出现的及时,不然这个柳崇棠虽然不至于能取了刑烈的性命,但至少也能让他吃尽苦头,都说人外有人,这句话在恐慌高校更加适用。

刑烈在中级班范畴内度过一次月考,而柳崇棠却度过三次月考,两者间在底蕴上本就存在很大的差距。

刑烈很清楚自己不是柳崇棠的对手,虽然彼此交手只在顷刻间就已经由于悟空的出现而结束,但刑烈先前遭到暗算的同时已经开启过白眼寻找过柳崇棠的身体破绽,并且随时准备动用燕返和鬼步发起反击。

结果白眼下的柳崇棠还真是让刑烈感到惊讶,他的身体皮肉骨骼密度非常高,简直就如同裹上一层钢板,刑烈对人体密度研究的很透彻,估计就算自身处在变身状态,使用燕返来进行反击,也不可能一击对柳崇棠造成重创。

哪怕是当初对付张浩,刑烈都有把握通过燕返一击将对方斩成两半,但作用在柳崇棠身上的话,估计最多只能是伤到对方的骨骼,却无法斩断对方的肢体。

对上这样的敌人实在是有些无解,从目前对柳崇棠的了解来看,他的手段应该是毒你一下,然后再和你一点点的耗,生生把对手折磨至死,而且刑烈也相信,除此之外,柳崇棠应该没有其他的致命攻击手段,不然也不会对初代鬼彻如此的重视。

如果让他得到初代鬼彻,那么柳崇棠的攻击方式将得到极大的升华,完全可以借助初代鬼彻来弥补攻击能力不足的缺陷。

不得不说,选择柳崇棠这种人当做对手,即便对方暂时没有其他致命的攻击手段,也实在是恶心的要死。

刑烈表面上并没理会柳崇棠,而是在和来自高级班的悟空交谈,可心底却在盘算应该如何处理自己和柳崇棠之间的关系。

对柳崇棠能力的认识,也让刑烈心中对保住初代鬼彻的想法有些动摇,谁都不想招惹自己惹不起的敌人,刑烈也同样如此,如果可能的话,他不想和任何人结怨,只想安静的探索任务世界,但是有些事情总是无法避免的,就如柳崇棠想要初代鬼彻这件事,彼此双方日后的关系会如何,完全取决于刑烈此时的决定。

如果今天把初代鬼彻交出去,有悟空在,或许还能和柳崇棠谈谈条件,让自己蒙受的损失尽可能的降低一些,如果坚持保住初代鬼彻,那么下次月考可能就不会太平了。

倒不是刑烈想要认怂,只是下次月考他有很重要的计划要实施,不容出现任何变数,以柳崇棠对初代鬼彻的志在必得,如果今天不交出去,不出所料的话下次月考世界中,一定能见到柳崇棠的身影。

“难道真的要交出初代鬼彻吗?”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就被刑烈给否决了,初代鬼彻留下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先河一开,日后觊觎白虎之握的人会做何感想?觊觎自己身上其他装备的人又是否会效仿柳崇棠的强势?那样的话恐怕日后就麻烦不断了。

所以就算初代鬼彻对刑烈毫无用处,今天也必须要保住,况且刑烈还有另一个想法,心中规划已久的巨大蓝图就要在下次月考中进行实施,局已经布好,到时候谁是谁的猎物还真是很难说。

悟空身为高级班学员,而且从表现中能看得出来和刑烈关系匪浅,有她在这里,柳崇棠自然不敢再妄动。

不过柳崇棠倒是并没因为悟空的存在而表现出任何畏惧,身上腾起的鬼气缓缓收敛,用一如先前的低沉语气说道:“刑烈,今天高级班学长的面子我必须要给,不过高校有高校的规矩,不在一个层次,就不能把手伸得那么长,所以我最后给你一个选择,或是三万点恐慌积分把初代鬼彻卖给我,或是咱们月考世界见。”

柳崇棠此话一出,围观的近百人中传出一片吸气的声音,接着议论声四起。

“开什么玩笑,三万点恐慌积分就想买初代鬼彻?据我所知,那可是s级神兵!”

“要是刑烈肯把初代鬼彻卖给我,让我出十万点恐慌积分都没问题,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还真是敢开价。”

“唉,谁说不是呢,但人家拳头硬,三万点恐慌积分恐怕还是看在高级班学长的面子上,不然根本别想从这个柳崇棠身上拔下一根毛来。”

围观者议论纷纷,这些言论当然一字不落的传入刑烈和柳崇棠等人耳中,路人的议论中有一点惊人的相似,那就是都在为刑烈抱不平。

在恐慌高校中挣扎的人,多半都属于弱势者,而此时在群众的眼中,刑烈这分明强势到不像话的角色,在柳崇棠面前也成了弱势者,身份上产生的共鸣,也让众人有些感同身受。

刑烈没去看柳崇棠,目光反倒是在人群中环视一周,接着朗声问道:“各位,今天的事情大家也看到了,我也不想隐瞒,初代鬼彻的属性的确不俗,但却会吞噬使用者的心神,所以说这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大凶之器,说能给咱们在场众多朋友带来灾难,我觉得也并不为过,这样的凶物,我自己也不会使用,今天我就征询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让我交出初代鬼彻,那我就无偿送给柳班长,我刑烈说话算话!”

刑烈的这个决定让在场顿时变得安静下来,紧接着便传来近乎一致的呼喊,不同意刑烈将初代鬼彻交出去。

刑烈嘴角扯出一丝弧度,姑且算是在笑,其实这个结果他早已经料到,三班班长柳崇棠凶名在外,嗜杀成性,每次任务世界几乎都有其他学员死在他手中,如果被这样一个残忍之人得到初代鬼彻,日后在任务世界相遇的话,岂不是更没有逃生机会?

旁边的白雅清心中对刑烈真实佩服不已,刚才那一番毫无必要的言语表面看起来可能显得有些做作,但却不得不承认,刑烈已经成功笼络人心。

如果没有刚才的一番言论,直接拒绝将初代鬼彻交出去,那么事后肯定会传出对刑烈的负面言论,也许是仗着高级班的后台,目空一切,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喝醋长大的,自己没有后台而产生的嫉妒心里很容易膨胀。或许是刑烈想要自己留下初代鬼彻这把凶兵,将他和柳崇棠归类在一起。

但简简单单的一席话说出去,结果就不同了,同样是不想交出初代鬼彻,但现在就变得名正言顺,为了避免中级班可能会迎来的浩劫,为了大义,宁愿初代鬼彻烂在自己手里,宁愿为此得罪强悍的三班班长,宁愿不要对方的恐慌积分,等等等等,让刑烈很自然的获得人心,或许今天的这一出,也将会为烈风楼带来极大的好处!

“柳崇棠,滚出去!”

也不知是哪个大嗓门喊了一句,接着近百围观者齐齐高声附合,场面倒是出奇的震撼。

柳崇棠那张骷髅脸被气得发白,盛怒之下,发出一阵难听的怪笑:“哈哈哈,好,好!我想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一件趁手的妖器对我来说甚至堪比半条命,所以无论如何,初代鬼彻我要定了!”

刑烈点点头,不以为意的说道:“嗯,那咱们就下次月考见。”

刑烈的反应完全出乎了柳崇棠的意料,他根本想不到,刑烈的态度会如此的强硬,难道只是因为有一个高级班学员当做靠山吗?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柳崇棠否定了,刑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说明并不愚蠢,将别人当做靠山的人,也基本不可能获得多高的成就。

用高级班学员当做靠山,最多只能算是虚张声势罢了,毕竟高级班学员的手无法伸得太长。

那么刑烈表现出来的强势,就只剩下两种可能了,一是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不惧自己,再就是纯粹的虚张声势了,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心存猜疑,下次月考不敢去找他的麻烦。

柳崇棠嘴角扯出一道狰狞的笑容,只有他自己知道初代鬼彻究竟意味着什么,所以就算下次是中级班范畴内的最后一次月考,他也必须要去会一会刑烈。

况且提前不知道月考世界的选择又有什么关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难度的月考都不会存在问题。

只是柳崇棠这次却失算了,刑烈下次将要选择的月考世界,根本无法用寻常的难度去衡量,要不然怎么说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