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狮子挽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关键时刻,刑烈施展鬼步突破了小海的刀气封锁,出现在一脸惊骇欲绝之色的小海身后,手中逆魔匕首拉着一道残影刺了出去。

刑烈对折影瘴十分感兴趣,他想知道在面对生死存亡的时刻,折影瘴是否还能发挥出一些其他的作用。

此刻小海内心中除了绝望之外,也是颇感无奈,目前还在录制视频,战斗的每一步都关系着折影瘴的价值,他不是没有野心,他也想通过折影瘴的能力击败刑烈,或者说,如果在刚开始影子伤到刑烈时就结束这场战斗,那么视频仍旧非常有价值,应该可以极大的提升人对折影瘴的购买欲,但刑烈不同意结束战斗,到现在自己陷入被动,而无法被剪辑的视频也势必会削减折影瘴的价值。

小海反应也是快,只在顷刻间心中就已经有了决定,虽然目前自己处在被动,但如果操作好的话,反倒更是能体现出折影瘴的能力,而且视频时间越长,也能让人对折影瘴了解的更多。

念及于此,小海决定使用折影瘴的最后一个能力,如影随形的折影瘴幻化而出的影子突然膨胀起来,接着砰的一声炸裂,在强猛的冲击下,刑烈如同化作怒海中的一叶孤舟,当即酒杯冲飞出十多米远。

但影子炸裂形成的冲击力并不具备伤害能力,只是将刑烈的身体弹开,并没让他因此受到任何伤害。

在折影瘴发生炸裂后,原本向四周冲击出去的黑气又突然收敛,以小海为中心点,快速的聚集回去,将他包裹在内,看样子像是形成的护盾。

刑烈疾步上前,再次使用逆魔匕首刺向小海,只不过怪异的是小海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异色,像是知道刑烈的攻击无法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

果然,逆魔匕首刺在黑气形成的护盾上,就如同刺在海绵中,分明这层黑气和小海的身体之隔薄薄的寸许,以逆魔匕首的长度,不可能刺不到小海的身体,可刑烈却察觉不到任何攻击到敌人反馈回来的阻力。

刑烈又连续发起几次攻击,结果还是一如先前般无法成功穿过黑气形成的护盾伤害到小海的身体,这让刑烈面上的好奇之色更浓,这种防御形态的护盾,功用简直快要达到鬼步的特殊效果了。

无论是鬼步,还是聚拢在小海身体周围的护盾,免伤效果,之所以说护盾的能力快要达到鬼步的程度,这也是刑烈看出来的一些端倪,这道护盾的能力应该并不是完全的免伤,而且此时的小海无法移动分毫,这应该就是负面效果了。

小海笑着耸了耸肩说道:“刑烈学长,这也是折影瘴的能力之一,可以在关键时刻选择自爆,形成这种近乎达到完全免伤的护盾,可以持续十秒钟,在这段期间使用者的身体虽然如同深陷泥沼难以动弹,但如果是在团战中使用的话,十秒钟的时间,足够让队友进行救援。”

小海为刑烈解释折影瘴的能力,但他说这些,更像是在为视频进行讲解。

刑烈了然点头,其实他刚才也感觉到了,这道护盾应该并不是能做到完全的免疫伤害,这一点和鬼步所带来的效果就完全不同,简直是两个层次。

鬼步是将身体变得虚无,做到彻彻底底的无视任何伤害,身体变得有形无质,就连精神层面的伤害也能完全免疫。

但折影瘴自爆撑起的护盾却不同,虽说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做到了完全的伤害减免,但刑烈还是能从小海那微不可查的神色和气息的变化上,知道自己用逆魔匕首进行攻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未触及到小海的身体,但却实实在在的对他造成了伤害。

只不过逆魔匕首的伤害大部分被折影瘴撑起的护盾抵消,估计落在小海身上,伤害效果会被削减到90%。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折影瘴的能力还真不少。”

听到刑烈的夸赞,小海脸上也现出几分得意,目前还在录制视频,彼此的对话也当然会被录制进去,在战斗中被对手赞许,这本身也算是一种荣耀,更何况对手还是目前名声大噪的刑烈。

只不过刑烈紧接着就出言打击道:“折影瘴的优势很明显,而且不得不承认,如果是处在团战中,这十秒的自保时间可以决定使用者的生死,但是折影瘴对伤害减免的效果并不算完美,如果敌人拥有附带真实伤害的能力或装备,那么折影瘴的防御也就成了摆设。”

刑烈这番打击的话,让原本还面带得意的小海面色垮了下来,说实话,此时他的心里也是不住的腹诽,还真实伤害,来到恐慌高校这么久,遇到的敌手也并不少,可拥有真实伤害能力的人却一个也没见过,这种稀有能力还是被归类在传说中,又岂能那么容易见到。

刑烈的话让小海心里十分不爽,他不无讽刺的说道:“刑烈学长,你的说法是没错,不过我在先前就已经发起了投降,从发起投向那一刻起开始计算,十秒钟后,咱们就会被传送离开这片战场,而折影瘴形成的护盾也可以维持十秒钟,所以任何理论上的东西,在结果面前,都是无力且苍白的,这次挑战我虽然是输了,但你不是也没能要了我的性命?”

小海话中充斥着讽刺的味道,这还真算是纯粹的打脸,我这折影瘴形成的护盾虽说无法做到对伤害的完全减免,但至少你刑烈无法攻破,那还提什么真实伤害?

如果真实伤害这种能力是烂大街的白菜,人手掌握有相关能力和装备的话,那么自身无法移动的这十秒钟的确是致命的,但很可惜,真实伤害并非白菜,如果遇到具有那样能力的对手,那么何必还要浪费时间使用折影瘴?直接扬起脖子凑到对方面前,主动让人家收割性命就是了。

刑烈当然能听得出小海话中的挖苦,不过这个小海还是看不穿形势,自己既然提出折影瘴的弊端,又提出真实伤害,那么自己有怎么可能不会掌握这份能力呢?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希望你能明白,在战斗中,不要以你自己的想法来给对手进行定位,任何稀有能力,只代表不容易获得,却并不意味着没人掌握。”

刑烈说出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后,身体向后退出几步,和小海拉开距离,正道小海为刑烈的这句话,以及此时的举动感到费解时,突然眉头一锁,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侧面,就间仍是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剑豪索隆已经抬起头,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小海本能的打了个寒颤,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在和刑烈交手之前,刑烈就已经召唤出一具傀儡,可先后几次照面,这具傀儡却始终不曾出手,以至于小海都忘记了这一茬。

这让小海觉得自己很可笑,可笑自己还对刑烈感到不屑,甚至还出言暗讽,原来人家从没把自己真正当成对手。

外面传言说刑烈最强悍的手段是驱使傀儡,可一个傀儡师,却通过拳脚功夫,把自己这个专攻近战发展的角色给打到主动认输,原来真正应该被讽刺的不是刑烈,而是自己!

还有就是刑烈刚刚说过的那番话,任何稀有能力,只代表不容易获得,但并不意味着没人掌握,难道说刑烈掌握有真实伤害这种稀有能力?

距离先前小海选择让折影瘴自爆,形成护盾保护自身,已经过去几秒的时间,虽然再有几秒钟就能被传送出这片战场,自己也不必承受死亡之苦,但小海却能从索隆的眼神中体会到死神已经悄然降临。

不等小海多想,一直被索隆抱在怀中的那把剑突然被他握在左手中,以左手为圆心,剑身在手中旋转一周,以剑柄冲天,接着那条接近两米长的手臂高高举起,越过头顶轻松的握住剑柄,在这一刻,索隆身上腾起森然鬼气,鬼气涌入初代鬼彻,顷刻间就被手中的初代鬼彻吸食殆尽。

此时索隆的气息怪异的消失了,分明身体还站在那,可却带给人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仿佛那里根本没有人。

“一刀流居合,狮子挽歌!”

索隆的声音低沉,沙哑,不蕴含任何感性色彩,当话音落下的瞬间,就听锵的一声清脆的拔刀声响,原地已经失去了索隆的身影,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流光一闪而逝,作为旁观者如果当时稍微眨一下眼的话,甚至都不会看见这道流光。

在小海身后十米远的位置突兀出现一道身影,紧接着又发出一声轻响,这是收刀入鞘的声音,原来是在瞬间跨越五十多米远的索隆。

小海一脸的惊骇之色,他艰难的垂下头,看到自己从胸膛到腹部多出一道血线,接着上半身开始不受控制的缓缓倾斜,可下半身却还稳稳的站在那,直至一声闷响,小海的大半截身体与下半身分家,摔落在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