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孟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刑烈在传送门内遇到一条分岔口,有两条通往任务世界的道路可供选择,两条路一条宽敞,一条狭窄,只不过狭窄的那条路有光源传出,刑烈正是选择的这一条。

结果从走进带有光源的那条分岔口后,下一步踏出,就出现在公安局大厅内。

一段记忆突兀的强加给刑烈,让他认清了自己目前所扮演的身份,县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曾经因为一次追凶时一巴掌扇掉匪徒六颗牙,在局里人送外号刑铁手。

刑烈不知道高校这是要闹哪出,竟给自己搞了个角色扮演,强加一个身份给自己,这样虽然很新鲜,但办起事来肯定束手束脚。

“学长?”

刑烈正在消化强加给自己的这段记忆,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能叫自己学长的人,肯定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刑烈回身看去,眼镜顿时一亮,这是个很年轻的女警,二十岁出头,一头短发,明眸皓齿的很耐看。

让刑烈感到惊异的是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明显不属于中级班学员,这一点就奇怪了,难不成是自己被分配到初级班的任务世界了?

“你是?”

刑烈有些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知是不是自己搞错了,莫不是眼前这个女人实际上是中级班学员,是自己看错了?不过想要答案也很简单,问清楚对方的身份就是了。

“学长,我叫孟菲,你可以叫我小菲,初级四班学员,这是我经历的第四场任务世界,还请学长多多关照!”

孟菲说话的声音很清脆,加上她容貌清秀,看起来也很活泼,能让人不自觉的对她产生好感。

只不过刑烈现在却无心理会俏丽的孟菲,急忙掏出小本查看个人信息,甚至刑烈现在有种怪异的想法,是不是自己如同小说中说的那样穿越了?或是穿梭时间,回到了在初级班的时候?

只不过当刑烈看到小本上清晰的写着‘中级二班’字样后,刚才的想法也就烟消云散了,看来还真是想多了,所谓穿越和穿梭,又岂是能那么轻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哦,你叫孟菲啊,对了,刚才你说你是初级四班学员?”

刑烈接受了自己和一个初级班的菜鸟被分配到同一场任务世界的事实,接下来剧情的发展,以及世界的背景和难度被设定成了什么样子根本无从猜测,索性也就不必想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吧。

还有一点让刑烈感到意外,孟菲好像说她来自初级四班,这就很巧了,刑烈在初级班的时候,也同样是四班学员。

孟菲有些怪异的看着刑烈,疑惑的说道:“是啊,我是四班学员,学长,不会这么巧你也是四班学员吧?”

惊喜的问出这句话后,孟菲有赶忙嘟起嘴摇头自语道:“不对,不可能的,如果学长也是四班学员,我不可能没见过的。”

刑烈对这个孟菲有些好感,至少第一印象给人的感觉还不赖,也乐得和她多聊几句,于是问道:“这也是我的第四场任务世界,而且我以前也的确是在四班,只不过咱们不可能见过面。”

刑烈的话让孟菲的表情更加奇怪了,美目眨了两下,然后掰着手指头说:“学长你说你以前也在四班,难道是因为表现突出,被高校调换到靠前的班级了?”

刑烈呵呵一笑说道:“表现的是否突出不好说,不过我现在在二班。”

孟菲更是激动了,急忙说道:“哦,原来是二班的学长,我听说班级越是靠前,学员的实力就越强,那这场任务世界就更要仰仗学长的照顾了!”

刑烈揉了下孟菲的一头短发,笑着说道:“只要是我能力所及,当然会让你安全回归。”

“哎呀,讨厌,为了不影响发型人家帽子都没戴。”

孟菲拨开刑烈的手,从兜里掏出把木梳赶忙梳理被刑烈揉乱的头发。

见状刑烈心情更是不错,这个孟菲还真是有些奇怪,和她接触能怪异的让人心情愉悦。

刑烈并不怀疑眼前的孟菲可能是中级班学员运用某种能力带给人的假象,无论是野兽感知,还是白眼,亦或是古血奥义,在这三种具有感知力的能力面前,除非对方是高级班学员,不然不可能在刑烈面前伪装到这种地步,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不知高校这次抽的什么风,竟把自己和初级班的学员分配到一起。

孟菲把梳子重新装进衣兜里,看了看刑烈,似乎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凑到刑烈近前问道:“学长,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刑烈拍了拍额头,做出恍然的样子,然后说道:“我叫刑烈,很高兴认识你,小菲。”

刑烈伸出大手,孟菲下意识的用白皙的小手和刑烈握在一起,不过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喃喃道:“刑烈?刑烈……哎呀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可就是想不起来,我再好好想想!”

刑烈一愣,旋即意识到自己在初级班还是有些名气,如果被孟菲想通了也就不好玩了,于是不以为意的说道:“同名的人那么多,有和我名字一样的也并不奇怪。”

孟菲蹙着的眉头微微展开,深以为然的点头道:“说的也是,哎呀,管他呢,不想了。对了刑烈学长,你觉得这次任务世界的背景是什么呢?有没有可能和灵异相关啊?”

孟菲问出这个问题时,眼中还带着几分担忧。

“这可不好说。”刑烈摇了摇头:“不过就像你刚才说的,管他呢!”

孟菲的神经也比较大,听刑烈这样说,也摆了摆手说道:“没错,管他呢,刑烈学长不怕,我也不怕!”

刑烈在孟菲那瘦弱的肩膀上拍了下说道:“好了,趁着主线还没发布,咱们去吃点东西,油条混沌,我可是馋了好久了。”

孟菲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刑烈学长,咱们是第一次来上班,难道就要旷工吗?”

“什么旷工,咱们这是出外勤。”

刑烈手一摆,拉着孟菲白皙的小手,也不顾场合,径直离开公安局。

不远处就有家早点摊,刑烈点了混沌和小菜,这些普通的早点他的确是有很长时间没吃过了。

在高校里奢侈惯了,偶尔吃这些普通的食物,感觉倒是还不错。

一顿早餐还没吃完,就有手机铃音从刑烈的衣兜内传出来。

刑烈从兜里摸出电话,看来电显示写着‘扬子’两个字,记忆中顿时出现一个细皮嫩肉的家伙。

在记忆中,这个扬子小鼻子薄嘴唇,说话带着一股天津口音,对任何事都喜欢夸大其词,也喜欢拍自己马屁,不过人倒是挺讲义气,跟了自己快三年了。

“小菲,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刑烈任由电话铃声在手中聒噪,反倒是有心逗弄孟菲一番。

孟菲手中包着茶蛋,抬头对刑烈露出笑容:“学长,你想赌什么?事先声明,我只有二百多点恐慌积分,这可是我为回归后的十天准备的伙食费,是不能动的。”

“哈哈,那这样,就赌我接电话后,对面第一句话就说‘大事不好了’,如果对方说的不是这句话,那就算我输,我给你二百点积分,但如果我赢了,你就让我再揉一揉你的头发,怎么样?”

孟菲歪着头想了想,刑烈有立即催促道:“再不决定对方可要挂电话了。”

“好,那就赌,就不信你能猜到对面第一句话说什么!”

刑烈笑了下,开启免提,接通电话后,对面果然就火急火燎的喊道:“刑队,大事不好了!”

听完电话里这句话,刑烈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孟菲哼了声,把刚咬了一小口的茶蛋直接扔到碗里,嘟起小嘴,把双臂抱在胸前,满脸的懊恼。

“我靠,刑队,你这打开方式不对呀,笑嘛呀笑,出人命啦,出人命了呀我的乖乖!”

刑烈看孟菲气鼓鼓的样子,忍住笑说道:“嗯,你说怎么回事。”

扬子用滑稽的口音把一件严肃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辖区内的一个镇上出了命案,确切的说,是一桩灭门惨案,死了十多个人,死法离奇,辖区派出所已经有人赶过去维护现场了,现在要刑烈带人前往办案。

“看来消停的时间一去不复返了,来,愿赌服输,把头伸过来。”

刑烈挂断电话,用至今擦过手后,对孟菲连连招手。

孟菲很不情愿,但还是依言走到刑烈身前蹲在地上,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眨动着的美目中带着无辜之色。

刑烈虽然是被萌到了,但还是在孟菲的头上揉了几下,原本柔顺的头发再次变得乱糟糟的,孟菲只能是气鼓鼓的继续照镜子整理形象了。

既然已经有事情发生,那么很有可能这一桩离奇的灭门案件,就是任务剧情的开端,也许到达现场后,相关故事背景以及主线任务就会全部做出更新,到时候一切的不解也就都能浮出水面了。

刑烈回局里开出一辆警车,为了方便交谈,除了孟菲外并没载任何人,二人一同前往案发现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