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临山魅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先前扬子打电话说辖区一座小镇里发生一起灭门惨案,刑烈觉得这件事也许和主线任务有关,于是带着孟菲驾车一同赶往案发现场。

发生命案的地方叫临山镇,顾名思义,小镇周边的确有一座秃山,山上寸草不生,以刑烈的目力远远望去,可见密密麻麻的小土丘,那应该是为故去之人设下的坟茔。

只不过山上除了乱石和黄土之外,没有一丝绿色,加上这些坟茔的密集分布,看上去有些慎人。

路不算难走,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刑烈和孟菲终于是抵达目的地。

前方聚集着很多人,有几名当地派出所的警员在维护秩序,保护现场,刑烈和孟菲出现后,当即就有两个身穿警服的人小跑过来,其中一人很白净,嘴里操着天津口音骂骂咧咧的,另一人则是个黑脸中年,把二人的脸色放在一起,倒是能形成较为鲜明的对比。

刑烈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面色白净的年轻人,正是记忆中的那个扬子,扬子的脸色虽然以往看起来就比较白净,但此时的白,却多过于苍白,加上瞳孔的变化,不难猜测,应该是被吓到的表现。

另一个黑脸中年的身份也出现在刑烈的记忆中,是辖区派出所的副所长,这人连虽然不白净,但眼神中的惊恐之色却尚未消退,应该是和样子一样,都看到了恐怖的事物。

“刑队长,这次的案子有点诡呀,你们要是吃过早饭,那还是等一会儿在去勘察现场吧,我刚来的时候可是差点儿没把胃给吐出来!”

扬子无论是说话还是做出的表情动作都很夸张,不过他的警告非但没让刑烈胆怯,反倒是勾起了一些兴趣,究竟是什么样的案发现场,能让两个大活人被吓成这个样子?

“没事,现在就去案发现场看看吧。”

刑烈说完看了眼孟菲,她喉咙鼓动,干咽了口,但还是点点头。

看得出来,孟菲并不情愿去看什么案发现场,虽然是经历过几次任务世界的洗礼,但也并没能完全脱离新生的范畴,如果稍后见到的场面真是过于恐怖的话,不仅能破坏人的心情,更是有可能被吓到,导致恐惧值的提升,真是百害无一利。

之所以孟菲痛快的答应去现场,也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逃得过,毕竟很有可能凶案现场直接关系着主线任务。

刑烈走在最前面,另外三人紧跟其后,通过人群后,那位中年副所长就止步在那里,倒是样子还跟着刑烈。

刑烈看了这个扬子一眼,然后径直走入案发现场的院子。

此时院子内还有几个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另外几个都是队里的同时,刑烈在记忆中能找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见刑烈到来,这些人纷纷上前打招呼,刑烈看向名叫吴广恩中年法医说道:“老吴,进行过尸检了吗?”

吴广恩面无表情的说道:“刚才刑队还没来,所以只是进行过初步的尸检,可以确定死亡人数为十三人,年龄最大的82岁,最小的6岁,凶手作案手段残忍,而且……”

说到这里吴广恩顿了下,面色有些复杂。

“怎么了?继续说下去。”

“啊,刑队,是这样,凶手作案手段虽然残忍,但死者的死法却很奇怪,有些难以描述,还是等邢队看完现场再说吧。”

印象中吴广恩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而且似乎是经常和死人打交道的关系,他的一张脸很冷,身上带着一股子阴郁气息,但现在提到凶案现场,他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凝重,这种神情上的变化倒是很少见。

“好吧,那就先看现场。”

既然难以形容,那刑烈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场景,让这些人都如此的不自在。

这户人家的院子里一片狼藉,就像是被狂风扫荡过,但院内却并没有血迹和打斗过的痕迹,单就这一点就显得比较怪异,如果真被那么强力的狂风席卷,照说周边人家也难逃池鱼之殃。

刑烈摇摇头,决定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来到正房门外时,一股血腥味就扑鼻而来。

刑烈皱了下眉头,走进门一看,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紧跟刑烈身后的孟菲见到房内的场景,顿时发出一声尖叫,捂住眼镜藏在刑烈身后。

眼前的场景简直就如同修罗地狱,血,到处都是血,墙壁上有很多血手印,十三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门厅内。

这些尸体有一点完全相同,身上的皮被丝毫不剩的扒去,一个个如同血葫芦般倒在地上,呲着牙,瞪着眼,别说是普通人见到这副场景后的表现,就算是刑烈,也感觉心脏狠狠的一抽,不用看也知道,恐惧值肯定是得到了提升。

不过刑烈受到的只是惊,而并非是惧,只是一瞬间,那一丝恐惧的念头也就消失不见,对此他倒还觉得有些可惜。

刑烈随便走到一具尸体身前,接过吴广恩递来的手套,开始检查尸体。

难怪吴广恩先前说难以对尸体做出描述,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以刑烈掌握的庖丁解牛的行刀手段,也可以做到将人皮完整的剥下来,只不过剥完后的尸体不可能如眼前这几具尸体这样完整,确切的说是皮下组织不可能如此的完整。

经过仔细检查,可以得出一条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这些尸体的皮下组织都十分完整,无法看出任何受创的痕迹,除非是从头到脚一刀剥下人皮,否则不可能做到让皮下组织不受损伤的程度。

就算是以刑烈的能力,都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步,那么问题出现了,在这个皆为普通人的世界里,又怎会隐藏一个用刀就技巧如此逆天的强悍人物?

还有一个最为怪异的地方,在这些尸体身上,大部分找不到任何致命伤处,也就是说,这些人是被活生生剥去了身上的皮,但有一点让刑烈感到意外,其中年龄最小的死者只有六岁,在这个六岁男童身上,刑烈发现了一处致命伤,是头部被钝器击中致死,也是死后才被剥的皮。

刑烈深深的看了地上的男童尸体一眼,旋即站起身,他并没提出在男童身上发现的线索,因为这是他通过白眼才发现的一丝线索,如果仅凭肉眼去看的话,估计也很难判断出男童的死亡方式。

接着刑烈又看了看墙壁上的血手印,应该是这些人生前被剥皮后并未死亡,在痛苦的折磨下才在墙壁上留下这些痕迹。

“老吴,你对这件事怎办么看?”

吴广恩戴上手套,他知道,接下来就要按照程序来进行彻底的尸检了,听刑烈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先是楞了一下,旋即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我和尸体打了半辈子交道,说实话,我本人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也许是我目光浅薄吧!”

吴广恩叹了口气,虽然并未说明,但他的话却指引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没有人能做到这种杀人手法,除非是传说中的邪行东西。

“邢队,我老家那边就传过一种脏东西,叫剥皮鬼,也叫夜剥皮,有时候小孩子不听话说夜剥皮来了,那一准儿变得老老实实!”

说话的是队里的一位同事,叫冯大嘴,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表现出一副后怕的样子。

“嗨我说冯大嘴,你少拿你那一套吓唬人,咱们的身份不适合宣扬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邢队,我说的在不在理?”

扬子对刑烈露出谄媚的笑容,也幸好这里没外人,不然让人看到他在凶案现场笑着打趣,外面还指不定会传得有多难听呢。

“好了,我不排斥大嘴的说法,但扬子说的对,咱们还是要先找科学依据,大家先分头找找线索把,再走访一下附近的居民,把这一家的情况摸清楚。”

这时,刑烈感觉到贴身放置的小本上传来温度变化,果然,触发主线任务的契机正是这凶案现场。

现在有外人在,并不适合拿出小本翻看任务信息,所以刑烈简单交代和布置任务后,就离开了现场,在门外找到面色苍白的孟菲。

刚才也真是难为她了,那种场面甚至能勾起刑烈的恐惧心里,更别提是孟菲这初级班学员了。

“学长,主线任务应该是做出更新了,你收到了吗?”

刑烈点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车里看任务信息吧。”

二人离开凶案现场,回到车里,刑烈和孟菲同时掏出小本翻看起来。

所在任务世界:《临山魅影》——最近临山镇怪事频发,究竟是愤世嫉俗,心狠手辣的歹徒作怪,还是这里存在着某些不为人知的奇异物种所为?你需要在七天内调查出事件真相,否则将结合各项主线任务的失败次数进行最终判罚,最高判罚为直接抹杀!对了,孟菲作为你的学妹,最好保护她周全,至少在你一筹莫展的时候,身边还有个人能为你打气。

主线任务1:在24小时内找到有价值的重要线索记述在小本上,限30字,届时将对你提供的线索进行价值判定,你只有一次记述的机会,所以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任务难度3,完成奖励:属性6点、恐慌积分60点。

任务失败惩罚:最终惩罚判定+1,且扣除5000点恐慌积分,积分不足抹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