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又出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虽然刑烈完成了首个主线任务,找到了关于案件的有力线索,但不可否认,他和孟菲二人仍是处在被动中。

只要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不露面,或是不采取下一步的行动,那么刑烈二人也只能是被动的等候,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滋味很不好过,但却没有更好的方式破解眼下的局面。

就连刑烈面对这种局面都有些束手无策,刑侦队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表面上看起来挨家逐户的收集线索,忙得热火朝天,但实际上做这一切也都是徒劳的,半点收获都没有。

不过之所以还要做这种表面功夫,也完全是为了面子上能好看一些,不至于被人暗地里数落。

到了傍晚时分,刑烈看了下手表,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给扬子打电话,让他叫人收队。

电话虽然是打通了,但对面却无人接听,也不知是忙什么去了。

刑烈只能是自己去通知,只是和孟菲刚刚下车,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看了下来电显示,是扬子打来的,刑烈接通电话,那头顿时传来扬子刻意压低的声音。

“刑队,有发现,我和大嘴还有小李在废石村西头,刚才这里发出一声惨叫,应该又是出命案了,我想我们已经把凶徒堵在这间房子里了,现在拿不拿人?”

刑烈眼中闪过一丝怪异,只是稍作犹豫就说道:“先别拿人,等我过去再说,把你的位置发给我。”

挂断电话,不仅是刑烈,就连一旁的孟菲也是露出狐疑之色,刚才刑烈把电话设置的免提,扬子说的话自然也被孟菲听得一清二楚。

“学长,这不会就是针对咱们展开的反攻吧?按照正常情况而言,凶徒不可能如此急切到在咱们眼皮地下作案。”

刑烈点点头,孟菲说的有道理,试想这边已经被公安机关彻底控制,就算歹徒再怎么凶悍,也不可能在十公里范围内另生事端,唯一的解释,应该就是冲着他和孟菲来的,也许是想通过一些其他手段,让自己这边刚刚有点眉目的调查付诸东流。

“不管对方是什么目的,先去看看再说。”

扬子已经把定位发了过来,刑烈发动汽车,快速朝着废石村而去。

废石村属于临山镇辖区内的一座小村,紧挨着那片秃山,距离刑烈和孟菲所在位置不过几公里远,顺着临山公路走最多十分钟的车程,刑烈驾车只用五分钟就已经抵达废石村,并且把车停在扬子定位的地方。

这是一户很普通的农家,红砖砌成的不足两米高的院墙,门楼上贴着已经褪色的春联,给人的感觉有些破败。

跨过高大的门槛,一座贴有白色长条瓷砖的房子出现在视线内,扬子、冯大嘴、以及刑侦队中一名叫小李的警员三人,分别守在正门和两处窗户外,手中都握着枪。

扬子见刑烈出现,急忙招收,他的面色仍是一片苍白,像是紧张所致,甚至如果仔细看的话,握着枪的手都在隐隐颤动。

“邢队,按你的吩咐,我们并没轻举妄动,一直守在这里,因为窗户设有防盗栏,所以我们能保证歹徒绝不可能从中逃离,甚至一只苍蝇都没从咱们眼皮子底下飞出去。”

“嗯,你们怎么跑来废石村了?队里其他人知道你们的动向吗?”

刑烈并没在第一时间决定进入房子内探查,反倒是询问起三人如何想到来这里寻找线索。

“邢队,当时我们见到两个人中年男性鬼鬼祟祟的,我们正要上去盘查,谁想那两个人撒腿就跑,后来我们就追到这里了,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所以没来得及向您汇报。”

“好,详情稍后再说,你们守在门口,我先进去看看。”

刑烈说完就要推门而入,这时扬子急忙说道:“邢队,我和你一起进去吧,外面留一两个人就行了,菲菲一个女孩子,如果真遇到歹徒的伏击,我担心她会受伤。

刑烈看了扬子一眼,说道:“不用了,菲菲和我进去,你们三个守在这里。”

刑烈的口吻不容拒绝,扬子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再说什么。

打开门,刑烈眉头突然皱了下,孟菲的背包也一阵鼓荡,应该是里面的灵狐表现出了不安分的一面。

没错,别说是对阴怨之气感知力异常敏锐的灵狐,就连刑烈都明显察觉到房子内充斥着逼人的阴怨之气。

刑烈略微调整站位,将孟菲护在身后,并且翻手拿出逆魔匕首。

这股阴怨之气做不得假,说明这里一定是有灵异生物出没,此时刑烈也无暇考虑和分析形势,灵异生物诡异无比,容不得丝毫大意。

走进内室,顿时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地上躺着两具尸体,和先前在临山镇凶案现场见到的场景非常相似,全身的皮都被剥掉,血淋淋的极其狰狞。

刑烈开启白眼环顾周围,周围的墙壁根本无法阻挡白眼下的窥探,和想象中基本相同,这里除了尸体,并没有任何人或鬼屋藏身。

孟菲的背包几乎要被灵狐抓破,只能是拉开锁链把小家伙放出来,灵狐嗅着空气中弥漫着的阴怨之气,满面的享受之色,随着胸膛的不住起伏,贪婪的吸收者周围的阴怨之气。

很快,房间内的阴怨之气几乎被灵狐吸食殆尽,小家伙的露出布满之色,旋即急切的迈过尸体跑向后窗位置。

后窗有一道缝隙,灵狐就趴在缝隙处大口吸食,可当这里的阴怨之气也被它吸净之后,它的表现再次变得急躁起来。

窗外设有防盗栏,灵狐无法穿过,只能是急切的在原地打转。

刑烈和孟菲相视一眼,不用言语上的交流也知道,房间内的灵异生物一定是顺着后窗这道缝隙溜走了。

刑烈脚下用力一踏,整个人朝着窗外扑去,防盗栏对他来说形同无物,接着灵狐和孟菲也同样跳出后窗,顺着阴怨之气追去。

刑烈如果使用白眼的话,大概可以看出残留阴怨之气的分布,但阴怨之气分布断断续续,追踪起来比较困难,于是干脆解除开启白眼的状态,一路跟着灵狐进行追踪。

这户人家的后院紧挨着秃山,阴怨之气正是朝着山上延伸,对于灵狐来说,穿行在陡峭的山体间简直如履平地,陡峭的身体同样也无法作为刑烈的障碍,只不过孟菲就有苦难言了,毕竟这才是她经历的第四场任务世界,对身体的强化远无法做到如刑烈和灵狐这样灵敏的身法。

好在刑烈对孟菲足够照顾,最后更是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带着她紧紧跟着灵狐。

大概追踪到半山腰处,此时天色已深,周围时不时刮过的风带着如同鬼哭般的呼啸声,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而且周围随处可见的坟茔更是为这里平添几分诡异的氛围。

孟菲不由抓紧了刑烈,对于一个只是完成过三次任务世界外加一次月考的新生学员来说,要做到免疫诡异场景的地步还差得远,即便是中级班的绝大部分学员,让他们在坟圈子里过一夜,也难免会感到心里发毛,即便是寻常的孤魂野鬼在这些人手中根本不堪一击,但心理上的障碍却没那么容易攻破。

“如果想多拿到一些属性奖励,就放轻松一点,无论敌人是什么东西,你前面不是还有我吗?”

刑烈出言安慰孟菲,任何任务世界,只要恐惧值超过了10点,都将无法得到完成任务后的双倍奖励,如果换做其他人的话,刑烈可能懒得去提醒,但孟菲给他的印象很不错,况且孟菲同样来自初级四班,和自己也算是有些渊源,所以能帮忙的话,刑烈并不会吝啬。

“学长,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怕吗?为什么我会觉得咱们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呢?一定是你经历过至少两次或三次月考了吧?”

刑烈闻言笑了一声说道:“我在初级班参加过三次月考。”

刑烈说的是实话,在初级班的时候他的确是只参加过三次月考,只不过孟菲没意识到他已经根本不再属于初级班学员的范畴,刑烈也自然不会在这个话题上深说。

孟菲露出恍然之色,道了句原来如此,并没在意刑烈这句话中隐含着的意思。

孟菲有些时候表现出来的这种小糊涂的确是容易让人产生逗弄她的冲动,不过刑烈心知这里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从灵狐表现的愈发活跃中就能看得出来,可能这里距离找到灵异生物的行踪并不远了。

又追踪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刑烈和孟菲二人突然眼睛一亮,在视线所及之处发现一片火光,在火光处,隐约有一道人影背对着刑烈二人的方向,不知在鼓捣着什么。

这座山上除了黄土就是秃石,根本不见野草和干枯的木柴,可却能生起火来,不得不说这很怪异。

还有那道人影大晚上的出现在如此难以攀登的地方,这更是说不出的怪异。

灵狐朝着火光的方向贪婪的吸了几大口阴怨之气,旋即飞快的钻回到孟菲的衣兜里,看起来有些畏惧,甚至这份畏惧战胜了它对美食的贪婪。

“走吧,看来那里就有咱们想要的答案了。”

相比孟菲脸上带着的惧怕之色,刑烈的表现就显得十分随意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