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怨灵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扬帆已经遭受过刑烈的一次重创,再承受四圣印的真实伤害,断然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别说是扬帆,就算是身体状态不佳的高级班学员受到四圣印的攻击,说不定也要饮恨当场。

事实也的确如此,幻化成白虎虚影的四圣印眨眼间就将扬帆吞没,将他的身体冲击的四分五裂,当白虎虚影散去,原地只留下一把属于扬帆的血腥钥匙。

血腥钥匙的出现,意味着扬帆已经被彻底解决,不存在任何伪装的可能,不过刑烈倒是并没立即收取这把血腥钥匙,而是转头看向大口喘着粗气的李贺。

李贺当然就是先前充当刑烈司机的小李,在彼此双方开战之前,他还一直表露着冷酷的一面,但在此时李贺的脸上,却能看到掩饰不住的虚弱。

刑烈原来还有些差异,自己还没来得及对付李贺,并未和他交手,可为什么他此时却表露出如此虚弱疲累的一面?莫不是想通过这种小儿科的方式来麻痹自己的判断,想让自己表露出轻敌的一面?

不过在刑烈脑海中,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即逝,旋即他就明白了,一定是因为索隆斩杀了形同伽椰子的女鬼,才让李贺变成这副模样。

刑烈不是没听说过培养本命鬼物的传言,本命鬼物拥有极其强悍的能力,或是体现在攻击方面,或是体现在辅助方面,很显然,先前女鬼正是擅长辅助的类型。

本命鬼物和学员之间算是能达到相辅相成的成长效果,但两者间建立起的这种羁绊也并非只是带来益处,同样也存在着一个最大的弊端,如果主人身死,本命鬼物自然也无法存活,换做是鬼物身死的话,主人也要受到强烈的反噬。

就如此时的李贺,刑烈还没出手,他就已经丢了半条命。

原本刑烈还想要俘获女鬼成为自己的傀儡,先前他在迷阵中也吃到了足够的苦头,如果拥有这样一具可以布下先前那种程度迷阵的傀儡,傀儡队伍的战力将得到巨大的提升。

但在先前索隆的一击之下,女鬼已经彻底灰飞烟灭,对此刑烈还感到颇为可惜,但是没想到女鬼竟是李贺的本命鬼物,就算是尸体并没被毁,也无法成为自己的傀儡,这也让他消除了心中的这份惋惜。

李贺此时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刑烈,他最大的依仗就是本命女鬼布下的迷阵,以及扬帆的攻击能力,两者配合起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算是面对比刑烈更强的敌人,也完全有可能将对方斩杀,但最怕的意外情况还是出现了,看着刑烈怀中抱着的小狐狸,饶是李贺反应再怎么慢,也知道自己是栽在了这个毫不起眼的小东西上。

早知如此,应该第一时间就解决掉孟菲才是,但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早知道’,当然这些也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让自己免于一死。

李贺思绪飞转,思考自己的价值,但想来想去,他发现自己还真是没什么东西拿出来让刑烈网开一面,难道非要走那最后一步吗?

“刑烈,不得不承认,在这次任务世界中碰到你还真是不幸,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是面对现实,所以我想问你,我有没有可能活着离开这次任务世界?”

刑烈闻言一愣,旋即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的这个问题还是够奇葩,如果你能除掉我,当然就能活着离开了。”

刑烈这也算是答非所问,其实他明白李贺的意思,无非是让自己开出条件,但是这个条件刑烈还真是不好开,如果让李贺活着,那也就意味着主线任务将宣告失败,最终受到的惩罚会是何等力度暂且不提,单就是任务失败导致无法获得属性这一点,就足够让人难以接受了。

属性点只有任务世界能够产出,就算拥有再怎么多的恐慌积分,也无法进行兑换。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李贺能付出足够的代价,那么刑烈也没有理由不妥协,毕竟进入任务世界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提升自己。

只是这其中却存在着一个重要原因,按照高校的规则,学员死后,会掉落血腥钥匙,将其开启后可以获得生前储物空间内随机半数的物品,由此就可以进行选择了,是等李贺自己拿出足以让刑烈心动的代价,让刑烈主动放弃这次任务世界的奖励,并且承受未知的惩罚,还是除掉李贺之后,通过他的血腥钥匙来赌一把?

选择后者的话,也许可以得到他准备要付出的代价,并且可以完成当前的主线任务,收获属性和宝箱钥匙的奖励,而且还不需要承受任何惩罚。

两者进行对比的话,要如何进行选择也就不是难题了。

扬帆以及李贺是刑烈主线任务中的目标,想要完成任务离开当前世界,那么这两个人就留不得,所以根本没必要去听李贺说那些并无意义的求饶或是威胁利诱之言,刑烈正要出手,这时就见李贺突然抡起拳头捶在自己的胸口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

李贺的神情变得更加狰狞了,他的举动倒是让刑烈感到颇为奇怪,莫非这个李贺还隐藏着某些后手不成?

“咳咳,刑烈,我知道这个时候谈条件并不妥,但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条件不谈也不行了!”

“谈什么条件?苦肉计吗?”刑烈有些好笑的看着李贺。

李贺惨笑道:“那种小儿科的手段我可使不出来,我还是简单说一下吧,在当初我来到恐慌高校经历过第二次任务世界后,非常幸运的在黑市掏到一把中级班学员的血腥钥匙,从中开出一颗‘怨灵丹’,把这东西碾碎后,涂抹在装备道具上,可以使装备道具得到成长天赋,但如果吞下怨灵丹,则让自身具有吸收恶灵的能力,被无数恶灵附体受到的反噬并不强烈,不仅可以提升自身战力,在性命攸关的时候还可以一次性放出全部的恶灵对敌,这也算是我的最后手段吧。”

李贺说道这里,刑烈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不就是便向的威胁吗。

不过刑烈却并不在意李贺的威胁,空口白话,说得天花乱坠又有什么用?但是刑烈对李贺口中所说的怨灵丹倒是颇为感兴趣,这东西的功效岂不是和恶灵的成长之泪非常相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