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叛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无论是对刑烈还是杰弗里的心理测试都非常幼稚,毕竟他们现在的身份是精神病人,可实际上他们却要比正常人要精明许多,所谓的测试当然毫无悬念的通过,同时这也意味着他们二人从今天开始,都将重获自由。

“刑,你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吧,不如跟我走吧。”

杰弗里伸手在旁边的奔驰轿车上拍了一下,十分大方的说,他嘴角翘起,笑容带有几分邪气。

这辆车是杰弗里父亲派来的,司机是个中年男性,表现的很恭敬,这似乎让杰弗里感到很有面子。

对于他的提议,刑烈当然不会拒绝,就算杰弗里不提,刑烈也一定会找理由留在他身边,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内还要保护好这家伙,他的性命可是关乎主线任务3的成败。

“看不出来你这疯猴子还挺仗义,那以后就跟你蹭吃蹭喝了。”

刑烈笑着回答,杰弗里显得很高兴,亲自为刑烈拉开车门,做出请的手势。

刑烈正要上车,突然微微皱眉,毫无征兆的一把将杰弗里推到在地,不等对方出言抱怨,刑烈就猛地闪身,几乎是与此同时,一声枪响从一辆缓慢行驶的轿车中传来,幸好刑烈反应足够快,才让他本人和杰弗里都没受到伤害。

车窗处再次探出手臂,手中赫然握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杰弗里。

刑烈毫不迟疑,飞身扑了出去,当然,以他目前的身体素质,虽然要害中枪可能并不致命,但也不可能冒死用身体帮杰弗里挡枪,在对方扣动扳机之前,用肩膀狠狠撞在杀手的车身上。

与此同时,又是一声枪响,只不过被刑烈这么一撞,整辆车都差点翻过去,刚刚那对杰弗里来说绝对致命的一枪再次落空。

车身被剧烈撞击,驾驶室内的男人瞬间便七荤八素,趁此机会,刑烈一把扣住对方的手腕,猛一用力,那把枪当即就掉落在地,被刑烈一脚踢飞。

危机解除,刑烈面无表情的看了杀手一眼,这个人他并没见过,但不难猜测,对方很有可能和自已一样,都是从未来的2035年过来的。

“你是谁?”

刑烈的手如同铁钳一样扣在杀手的手腕上,虽然对杀手的身份有所猜测,但刑烈还是出言问道。

“叛徒,我失败了,但是还会有别人过来,你们就等死吧!”

杀手留下一句让杰弗里根本听不懂的话,接着狠狠一咬牙,肤色顿时变成青紫色,无力的靠在座椅上,显然是已经死了。

看来这家伙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死士,刺杀失败,立即选择咬破口中的毒囊自杀。

杰弗里不懂杀手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但是刑烈却明白,那句叛徒明显是在说自己,未来的科学家们想要拯救世界,最直接的办法当然是杀掉杰弗里,或许这样一来,病毒就不会爆发,末日也不会降临,可刑烈却在阻止科学家们的计划,自然就摇身一变,从科学家们眼中的救世天使变成了叛徒。

说到底还是双方阵容被进行了区分,在刑烈看来,终极boss的身份是杰弗里父亲的助手,也就是彼德斯,最终这个人会被感染成病毒携带体,让病毒彻底爆发并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扩散,但在敌对阵营中的科学家们看来却并非如此,对他们来说,杰弗里才是罪魁祸首,所以才会派人前来刺杀。

“你这疯猴子现在倒成了烫手山芋,看来接下来的三年不会像先前那么太平了。”

刑烈颇为无奈的摇头说道,杰弗里虽然不是很明白这句俗话的意思,但也听得出来,言下之意可能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自己将要受到连续刺杀,直至死亡。

“天呐,刑,咱们驱逐人类的计划现在只是一个想法,不会是这个想法被我无意中透露出去,才会遭到刺杀的吧?”

杰弗里瞪着眼睛,说话的时候并没表露出应有的恐惧,反倒是显得颇为兴奋。

“也许吧,不过我会尽可能的保护你。”

刑烈没再多说,率先上了奔驰车,并且还安抚了惊魂未定的司机两句。

正如刑烈先前所言,或许接下来的三年时间不会再一如从前那么太平,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杰弗里的刺杀行动会在离开精神病院之后开始实施,但这并不重要,如果杀手只是先前那种货色的话,那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有自己在,杰弗里也一定会平安活过接下来的三年,但如果是柳崇棠来扮演这个杀手角色的话,那倒是有些麻烦。

杰弗里也跟着上车,他一脸的激动,丝毫不见遭到刺杀后应该会表现出来的后怕之色,也许是因为见识过刑烈的实力,三年前在精神病院的时候,这家伙可是仅凭一个人的力量,就干倒了几十个病院守卫,有他做保镖,当然没什么可担心的。

驾车行驶了小半天的时间,这才抵达目的地,这是一座三层别墅,由此看来,杰弗里还真是家境殷实。

刑烈并没见到杰弗里的父亲,整座别墅除了几个保姆和园丁,就只剩下他们两个,饱餐一顿之后,杰弗里差人找来几个年龄段不等的女人,很显然,这是要享受一番久违的特殊服务了。

杰弗里让刑烈先选,刑烈也不客气,点了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金发女人,小丫头很漂亮,肤色很白,虽然是浓妆艳抹,可脸上却还带着并未完全退去的稚气,应该是入行不深,甚至是初次入行。

杰弗里这家伙倒是威武霸气,直接是点了两个女人,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少妇。

原本刑烈多少还有些担心这些女人的身份问题,不过杰弗里让他放心,说是了解这些女人的底细,不可能有杀手混在其中。

既然当事人如此有把握,刑烈也就打消了这份怀疑,说实话,在精神病院的这三年时间,真都快淡出鸟来了,现在有了泻火的机会,他还真不想浪费时间,当即就揽住年轻女人那纤细的腰肢,走进一间客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