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兔死狐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刑烈的话明显让柳崇棠愣了下,在他脸上并没浮现出意料之中的怒色,反倒是苦笑摇头,他也明白自己是被逼到极限了,否则也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考虑不周全,如果刑烈能答应自己帮忙对付杰弗里的话,那除非是对方吃错药了。

“这个……既然刑烈老弟要赶着去机场,我就不误你好事了。”

说罢,柳崇棠转身朝外走去,可这时刑烈突然发出一声轻笑。

“柳学长,既然来了,那咱们索性就再交一次手,也好让我看看这段时间你有没有长进。”

刑烈说话的语调不温不火,其中还透着客气,可这句话的内容却是半点客气的成分都没有,更像是在面对一个晚辈。

“你……”

柳崇棠听了顿时就怒了,伸手指着刑烈正要发作,可最终抬起来的手还是收了回去,哼了声,转身撒腿就跑。

其实柳崇棠的这点心思刑烈又岂会不清楚,无非是想引刑烈离开,彼此不受干扰的单独交手,等解决掉刑烈后,再去刺杀杰弗里。

没有刑烈从旁捣乱,刺杀成功的可能性一定会有所提高。

既然刑烈说要交手,那么今天的一战怕是躲不过去了,但战场不能放在这里,因为这里实在不是交手的地方。

对柳崇棠来说,最大的麻烦就是杰弗里,如果那个难缠的家伙听到动静钻出来,恐怕霉运立即就会落在自己头上,结果也会如曾经和刑烈交手那些次一样,要不然有异物突然从天而降,砸在自己头上,要不然自己的左腿绊右腿摔倒在地,以各种可笑的方式为刑烈制造进攻机会。

柳崇棠相信,只要杰弗里不在视线之内,霉运自然不会落在自己头上,那么和刑烈交手的话也就不见得会输,至少能保证胜负五五开,毕竟彼此的能力都被高校封禁,而且初入月考世界的时候,刑烈还是被自己吊打的角色,就算这几年有所提升,提升幅度应该也不至于太夸张,只是因为自己面对杰弗里的时候霉运缠身,才能让这家伙得手罢了。

双方想法并不同,如今的刑烈有把握战胜柳崇棠,所以对于他那些小心思也就不在意了,同样一个箭步追了上去。

柳崇棠速度很快,刑烈也不慢,二人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一追一逃二十分钟,柳崇棠这才站住脚步。

刑烈在距离对方二十米的地方站定,目光打量周围,已经快到特拉华河了,周围显得有些荒凉,作为战斗场地应该不会引起多少人注意,况且二人也并不在意在人前展露出惊世骇俗的身手。

“柳学长,你不会是以为把我引到没有杰弗里在的地方,就能吃定我了吧?”

刑烈面色淡然,语气中却带着不需掩饰的自信,如果是刚来这次月考世界的时候,刑烈当然不会是柳崇棠的对手,彼此首次交手的时候就足以说明一切,以当时彼此间的实力差距,如果没有救命毫毛的话,恐怕刑烈不会有丝毫活命的机会。

但是在潜能激发以及九阳观想图的作用下,如今的刑烈已经是今非昔比。

“嘿嘿嘿,吃不吃得定你那要打过才知道!”

柳崇棠可不想给刑烈拖延时间的机会,必须赶在杰弗里追来之前结束战斗,只见他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抬手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刑烈,毫不犹豫的连续扣下扳机。

一连串枪响传来,柳崇棠在不出两秒钟的时间内打空了整梭子弹,可刑烈仍是好端端的站在那,并非柳崇棠的枪法不够高明,就连几乎从不使用枪械的刑烈都掌握有射击专精技能,更别提是三班班长柳崇棠了。

只是如今刑烈的敏捷属性已经达到31点,加上并不曾被削弱的反应力,要躲过90年代的枪械攻击简直再简单不过。

“柳学长,我还要赶去机场,所以拜托你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

刑烈毫不客气的嘲讽柳崇棠使用枪械,话音落下的同时,从衣兜里摸出两把锋利的手术刀,俯下身体急速冲向柳崇棠,以他们这种程度的身体素质,除非是用强悍的重型热武器打击,否则还是冷兵器更为趁手。

柳崇棠不敢怠慢,从后腰处摸出一把匕首,高校削弱了他的诅咒能力,只能是使用冷兵器来对敌了。

二人战在一起,你来我往,打法都极为生猛,从二人展示出来的速度和力量上可以轻易判断出,双方属性应该是相差无几,真正比拼的也只有招式和反应了。

“柳学长,我这庖丁解牛的行刀手段倒是被你学得有模有样,但很遗憾,用从我这里偷师走的东西反过来对付我,怕是你不会有任何胜算!”

刑烈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握着手术刀的手猛地一推再一拉,柳崇棠的手臂顿时就多出一道狰狞的豁口,这让他痛呼一声,手中的匕首也掉落在地。

没错,柳崇棠善于的是诅咒能力,在近战方面又岂会是刑烈的对手,用竞技游戏中的角色定位来说,简直是神装法师与神装刺客互相平a,结果优劣自然不难判断。

至于说柳崇棠偷师,这也不假,毕竟三年来彼此交手次数多达百场,就算换成再怎么愚钝的对手,也能摸清一些对手的招式套路了,加上自己研究摸索,还真是被他给学得有模有样。

柳崇棠的近战技巧进步虽然很快,但和刑烈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加上手臂受伤,心中一慌,当即就陷入被动。

刑烈当然不可能留手,面对这样的敌人就要把握时机痛打落水狗,不给对方丝毫喘息的机会。

刑烈气势猛地膨胀,展开一阵如同狂风骤雨般的猛烈攻势,打得就连匕首都丢掉的柳崇棠愈发没有还手之力。

“不、不能、你不能!”

柳崇棠脸上带着惊惧与绝望,他大声咆哮,刑烈没兴趣听求饶的话语,用最后一刀割开了他的喉咙。

柳崇棠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怒目圆睁,眼中除了愤恨,还带着深深的不甘与绝望。

现场没有血腥钥匙掉落,因为这家伙的血腥钥匙已经在刑烈和杰弗里杀他第一次的时候掉落出来,现在正静静躺在刑烈的储物空间内。

“唉,以你的能力,如果不是追我来到这次月考世界,估计现在已经得到晋升高级班的资格了,何必呢!”

刑烈看着柳崇棠的尸体,摇头轻叹一声,这不是他第一次终结柳崇棠的生命,但心中还是会有感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