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终极BOSS现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刑烈对柳崇棠的尸体最后留下的那句话完全是有感而发,没有任何奚落的意思,他是真的替对方感到不值。

能进入恐慌高校本身就不容易,从高校中杀出一条血路晋级到中级班,甚至半只脚已经踏入高级班的门槛,这就更不容易了,可如今,这一切都将葬送在这里,想想还真是可悲!

刑烈知道柳崇棠还会在未来复活,并且继续穿梭时间展开对杰弗里的刺杀,但这个人已经无法构成威胁,在当前世界仅剩下唯一的麻烦,就是终极boss彼得斯了。

返回杰弗里的别墅,司机还等在那,刑烈也不客气,上了车直接让对方前往机场。

果然就如新闻上播报的一样,城市交通乱作一团,长颈鹿、大象、猴子等动物出现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很多大型公路上都堵满了车,只能是找小路绕行,正常情况下仅仅一个小时的路程,竟是用了三个多小时才赶到。

抵达机场后,司机还想继续跟随,只不过被刑烈给打发走了,这也是为他好,毕竟做了自己一路的司机,而接下来的机场很有可能要成为一片战场,不免有很多人都要遭受池鱼之殃。

刑烈并非茫无目的的在周围寻找彼得斯的踪影,而是径直前往机场安检,想要把病毒在世界范围传播的彼得斯一定会出现在这里,当然这里还会出现一个更为关键的角色,也就是幼年时期的刑烈本人。

在刑烈的记忆中,虽然年龄不大的时候就来过费城,但1996年的时候却并不曾踏出国门,至于会在这里遇到幼年时期的自己,这也是受到高校规则的影响,或许可以理解为这一切都发生在平行空间。

对这次月考世界刑烈已经摸索的足够通透,可以将这里理解成一个平行空间,而目前自身替换掉了这个平行空间的自己,也就是说,如果对这个空间内幼年时期的自己做出什么事情,那么连带着刑烈本人也会受到影响,这也是他当初在精神病院没选择逃离,而是放弃原定计划的关键所在。

在穿梭时间来到1990年的时候,刑烈被送进精神病院,意识恍惚的那几天总有一些莫名的画面在眼前闪烁,画面正是目前所在的机场,刑烈亲眼目睹自己被终极boss斩杀的全过程,只不过扮演终极boss这个角色的人面部模糊,分辨不出是彼得斯还是杰弗里。

现在通过主线任务的选择,刑烈已经能够肯定,终极boss的身份已经锁定为彼得斯,至于对方要如何杀死自己,是否能杀得死自己,这就难说了,对此刑烈竟然还心生些许期待,很想知道曾经在脑海中构想出来的画面是否会成真。

刑烈拿起一份报纸,靠在墙上默默看着,表情很认真,就像是一个单纯候机的旅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半个小时过后,刑烈的眼角余光内终于出现一道久违了的身影。

这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个辫子,穿着浅色牛仔裤,黄颜色冲锋衣,手里抓着一个银色手提箱,正在和一个留有卷发的女性机场工作人员交谈。

刑烈合上报纸,嘴角微微翘起,没错,出现在视线中的这个男人正是杰弗里父亲的助手彼得斯,也是刑烈做出主线选择后定下来的终极boss人选,只要除掉他,那么就可以安然回返高校了。

“哇哦,旧金山、里约热内卢、罗马、曼谷、京城、东京,先生,您是打算在一周时间内周游世界吗?”

卷发女人拿着机票,吃惊的看着彼得斯,也许这是她工作三年来见过最怪的一名乘客。

彼得斯并没对女性工作人员的疑惑进行回答,检过票后,开始由工作人员检查行李。

“先生,请让我看一下你的箱子。”

在安检投影上工作人员发现彼得斯的箱子内放置着四个玻璃容器,当即要求拆箱查看。

彼得斯略微犹豫,还是答应下来,亲手打开那银色的手提箱,里面果然整整齐齐摆放着四个玻璃容器。

“这是什么?”三个安检人员围上来查看。

“是生物学样本,我有证明文件。”

说着,彼得斯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安检人员。

安检人员并没去接彼得斯手中的证明文件,而是从容器中取出一支试管,在眼前晃了晃,有些疑惑的说:“这里面是空的?哪里有什么样本?”

彼得斯露出略带诡异的笑容,接过试管想了下,然后拔出试管塞,放在鼻间深深嗅了一口,笑了下说道:“虽然你看不见,可我能保证,这绝不是空的,不是空的,不是空的……”

彼得斯连续重复同样的话,只是他的声音却发生了变化,起初还是正常声音,但随着他反复说那句‘这不是空的’,声音也变得越发低沉,最后更是如同野兽在怒吼。

这一变故让周围人都吓了一跳,安检人员的脸也板了起来,三人都不自觉的把手摸向腰间的配枪。

“先生,我想你可以走了,也许你现在还需要一名医生。”

安检人员看到彼得斯状若疯狂的样子,声音也冷了几分。

“相信我,这里面真不是空的,不是空的,不是空的!”

又是反复念叨几句,彼得斯的眼睛突然变得充血般赤红,随着他的咆哮,整个人的身躯也开始膨胀起来,原本宽大的黄颜色冲锋衣只在几眨眼的工夫,就已经被撑的鼓胀,看起来随时有可能爆衫。

其中一名安检人员发现彼得斯状态不对,立即伸手抓了过去,只是还不等碰到彼得斯,对方就猛地一巴掌扇过来,把这名安检人员扇飞出去二十多米远,重重撞在墙上,脑浆迸溅,两颗眼球都掉了出来。

另外两名安检人员都看傻了,下意识的掏出枪对着彼得斯扣动扳机,连续的枪声响彻在候机大厅,乘客们哭喊逃窜,场面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子弹嵌在彼得斯那膨胀到已经撑破衣衫的肌肉里,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此时这种状态下的彼得斯,身高几乎达到三米,粗壮的手臂甚至堪比成人腰身,简直腰身一变成了一台杀戮机器。

他肆虐在人群中,每次挥舞手臂,都会有几名乘客被砸得血肉横飞,而且在他身上开始升腾起一股股白色烟雾,烟雾中透着令人作呕的酸臭味道,站在十多米开外的刑烈很清楚,此时的彼得斯,已经是化身成了病毒携带体,也就是完成了蜕变为终极boss的过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