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病毒携带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电影原剧情上演的是彼得斯在机场打开装有无色气体病毒的试管,从而让病毒开始传播,并且继续飞往世界各地释放病毒,短时间内就让病毒完全扩散,使得所有国家还没彻底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沦陷。

不过月考世界的剧情倒是做出了的更改,更改幅度更是超出常理,在这里彼得斯吸食病毒变成病毒携带体,不仅个体战力获得极大的提升,从身体中释放出的病毒气体扩散速度也变得更为夸张。

彼得斯完成终极boss化身的全过程都被刑烈收入眼底,他始终站在十多米开外,就算已经有很多人在眼前被乱拳砸得血肉模糊,也没有立即冲上去交战和阻止的意思。

也许有人认为刑烈心性残忍,目睹一条条鲜活生命葬送在眼前也不为所动,但实际上,刑烈虽然看淡生命,但并非喜好杀戮,同样也不愿接受别人展开的杀戮,毕竟曾经他也是救死扶伤的医生,如果可能的话,他也希望这里的乘客们能逃出彼得斯的魔掌。

可现在的彼得斯已经成为了病毒携带体,致命的病毒更是弥漫整个机场,而且会在日后的一段时间内扩散到整个世界,这和他亲自前往世界各地释放病毒没有太多区别,只在于病毒扩散到世界范围的速度快慢而已。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人类还是会灭绝,少部分幸存下来的人们只能是按照历史轨迹那般龟缩地下。

至于刑烈之所以放弃最佳的进攻机会,这其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是彼得斯在蜕变为终极boss之前,高校不可能让他被轻易除掉,这是不可逆的规则。

另外一点是刑烈根本没把握能击杀彼得斯,从对方目前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和身体抗打击能力,刑烈自认为身体属性低于100点的话,上去只能是送人头,除非是想到更合适的办法,或是游走作战,或是借助军方力量将其消灭。

可眼下情况紧急,军方力量不可能快速支援,周围空间有限,彼得斯体型庞大,游走战术似乎也行不通,所以刑烈要趁机在骚乱的人群中寻找破局的最关键因素,也就是幼年时期的自己。

可惜的是就算以刑烈的眼力,也没能在这短时间内找到自己幼年时期的小小身影,他心中远没有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淡然,不同于柳崇棠,对方选择的是开启死循环模式,死亡之后可以在未来获得重生,获得重新来过的机会,只要月考世界没结束,这种死而复生就会不断上演,根本不需担心自身是生是死,因为他做任何事情的容错率几乎等同于百分之百,根本不畏失败,最多一切重来。

可刑烈不同,为了降低终极boss的战力增幅数值,他选择的是关闭死循环模式,这样一来,彼得斯的战力的确被削减到并非不可抗拒的程度,但同样刑烈的容错率也几乎等同于零,一旦被杀,一旦用掉仅剩余的三根救命毫毛,那么等待他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时间很紧迫,如果幼年时期的自己还不出现,那么机场内的所有人都要葬身在彼得斯的一双铁壁和致命病毒的侵袭之下。

原本机场内人群密集,可随着逃离或是被彼得斯击杀,周围已经变得颇为空旷,刑烈孤零零的身影站在那尤为明显,就像是一个活靶子,他穿着合身的休闲西装,在此时强壮到不像话的彼得斯面前显得是如此渺小。

彼得斯豁然回身,一双变得猩红的眸子死死锁定在刑烈身上,也许是受到高校规则的影响,即便陷入疯狂状态下的彼得斯也明白一个道理,他自己对刑烈来说是终极boss,可换而言之,刑烈对他彼得斯来说,又何尝不算是终极boss?不算是最强大的敌人?

彼得斯深吸口气,对着刑烈发出一声沉闷的咆哮,这一声吼造成的音浪肉眼可见,而且非常集中,一道音波以迅雷之势冲向刑烈。

如今刑烈的身体能力被暂时封禁,无法享受野兽感知带来的危险预警,可即便如此,在目光仍是游走在人群中的刑烈也仍能感受到死亡的侵袭,他不假思索的就地一滚,躲过锥形音波冲击力道最大的中心点,可仍是被音波边缘擦中身体,手臂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刑烈不禁吸了口气。

刚刚只是被音波边缘擦中,就硬生生带走手臂上一块皮肉,这要是被正面击中,估计想要活命就太难了。

再看彼得斯的身体状态,他正在大口喘着粗气,明显施展这种音波攻击对他的消耗也是非常大,根本无法连续使用这一招,这对刑烈来说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刑烈还是没能在视线所及之处找到幼年时期的自己,他索性一咬牙,不退反进,利用蛇形走位来迷惑彼得斯,寻找机会展开攻击。

说到战斗经验,刑烈那是绝不欠缺,通过眼下的场面很轻易就能判断出来,最好的防守不是逃跑,反倒是进攻,一旦为了逃离彼得斯的追杀而离开大厅,不说速度上是否能占据优势,至少如果刑烈幼年时期的自己在抵达这里的时候,彼此可能就要错过。

刑烈以双方体型上的差距当做突破口,不断围着彼得斯展开进攻,手中的手术刀极为锋利,加上刑烈的力道,一时间倒是让彼得斯的身体挂上许多道鲜明色彩。

随着彼得斯身上伤口数量的增加,这家伙再次发出惊天怒吼,似乎要将候机大厅的房盖都要掀飞起来。

彼得斯的咆哮并不具备任何杀伤力,最多只能是对人心灵进行震慑,可这却带给他自己气势和战力上的再度增幅。

彼得斯的身体综合能力在突然得到提升,而从他身体中释放出来的病毒气体却在持续侵袭刑烈的身体,让他变得更为虚弱,此消彼长之下,刑烈一个反应不及,一把就被彼得斯抓住脖子,狠狠的摔在墙上。

一声闷响,刑烈背后墙壁出现一片龟裂,整个人也被彼得斯的这致命一击打得有些懵逼,在经过短暂的眩晕后刑烈终于清醒,可恢复意识后的他第一眼就见到彼得斯的一只硕大拳头出现在了眼前,根本是避无可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