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推心置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若被刑烈挑拨的实在是有些难以自持,现在白雅清和倪娜二女也到了,这让紫若的脸羞得更红了。

刑烈也不想让紫若太难堪,手一松,就被她给逃了出去。

“都到了,坐吧。”

相比紫若的尴尬,刑烈倒是若无其事,对白雅清以及倪娜二女招手,然后率先坐了下来。

刑烈的目光落在倪娜身上,这丫头原来的打扮给人的感觉非常叛逆,就如同二次元妖精一样,不过现在倒是好了些,染成天蓝色的头发在头顶梳成两根羊角辫,原来经常涂成黑色的嘴唇现在倒是变成了鲜红色,眼角处画着三颗从小到大的五角星,虽然还是画着烟熏妆,但远比曾经淡了许多。

倪娜扔掉口香糖,坐下的时候叉开腿一脚踩在朱子傲的椅子上,像是根本不懂所谓的矜持,最要命的是她那超短裙下是揉在一起都不足乒乓球大的丁字裤,这一切也都被旁边的朱子傲看在眼中。

朱子傲还是那副老样子,起初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接着就露出一脸猪哥相。

“嫩吗?”倪娜娇声问。

“嫩,嫩啊!”

朱子傲下意识的憨声回答。

“好看吗?”

倪娜再次娇声问,不过眼睛已经瞪了起来,两排小白牙也咬在一起。

“啊,好、好……”

朱子傲还没说完,突然就反应过来,赶忙坐直身体,在嘴上抹了一把,一脸严肃的憨声说道:“那个,刑烈,你突然把大家都约出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大家都不是外人,干脆直说吧。”

朱子傲先前还是一副猪哥模样,紧接着变脸似得一本正经,这份本事把大家都逗笑了,倪娜也不例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走光被刑烈和朱子傲这两个男人看去。

刑烈笑容逐渐收敛,轻咳一声吸引众人注意,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这才说道:“其实这件事我也考虑过是不是要瞒着你们,不过最后我还是决定说出来,至少要让大家明白恐慌高校虽然可以创造无数奇迹,但却并不是万能的。”

刑烈的声音平淡无波,落在众人耳中,以彼此间的了解,都明白刑烈接下来可能要说的事情也许并不简单,所以众人一个个都稍显严肃起来。

“算我自己在内,咱们在场有五个人,其实除了我和雅清,你们都已经死过一次了。”

刑烈语出惊人,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由愣住了,接着朱子傲干笑道:“行啦,这玩笑开起来可没意思,胖爷我现在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难道是死而复生了?”

出乎意料的是,刑烈竟然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朱子傲这句玩笑话。

这次众人更是大吃一惊,以彼此的了解,刑烈不可能会如此严肃的来开这种玩笑,那刑烈刚才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感到费解,急需答案时,刑烈拿起酒杯浅尝辄止,接着才将人生被更改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娓娓道来。

当讲述完后,紫若和朱子傲,还有倪娜才知道自己三人当时在骷髅岛上就已经被张浩小队全部击杀,在众人临死之前,把全部恐慌积分都交给刑烈,才让他逃过一劫,并且反杀张浩小队全部成员。

后来从白雅清口中得知改变人生轨迹的线索,接下来就开始一路筹备。

在那次事件之后,就是经历两次任务世界的空白期,直到上次月考世界,刑烈才终于达成目标,改变了他自身的人生轨迹,让当时身在骷髅岛上的紫若和朱子傲三人不至于身死。

事情听起来的确是足够玄奇,就算是当故事来听,都不由让人觉得难以置信,可既然这件事从刑烈嘴里说出来,那就不可能有任何虚假和添油加醋的成分。

众人都沉默了,刑烈一时间也没继续开口,过了大概能有两三分钟,刑烈的目光突然投向面色复杂的白雅清,歉然一笑道:“雅清,其实我应该和你道歉,原本通过穿梭时间改变过去,从而拯救亡者,这是你带给我的启发,可是现在我的目的达成了,但高校规则却进行了相关休整,弥补了一些漏洞,虽说通过进入时空悬疑世界改变自身过去的方式仍然有效,但正因为被修复的一些漏洞,这让以后再想故技重施的去钻高校的空子,已经几乎是不可能了。”

刑烈这算是为白雅清制造了一些麻烦,所以才真诚道歉,想想也的确如此,就如同想要从a点抵达b点,按照正常路线行走的话,要绕过一个大大的弯路,甚至有可能此生都绕不过去,但是好不容易发现一条捷径,却因为刑烈的关系而让这条捷径被封闭。

白雅清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说道:“其实不用道歉的,我都明白,就算高校对此并没采取任何措施,让我把你经历的一切重新经历一遍的话,也仍是无法改变什么,甚至有可能非但不能挽救我哥的性命,反倒把我自己搭进去。”

说到最后,白雅清叹息道:“一切顺其自然吧。”

其实刑烈大可以不必和白雅清说这些,毕竟刑烈已经改变了历史,连带着白雅清的记忆也被更改,但是彼此间的关系摆在这,如果让刑烈隐瞒下来,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白雅清能如此豁达,倒是最好的结果,的确是这样,如果机会到了,大可以放开手脚去尝试,反之既然一切已成定局,那就实在没必要去勉强了。

在场众人已经明白了刑烈想要表达的意思,恐慌高校能创造许多奇迹,包括这次刑烈通过手段影响历史轨迹,从而让死去之人得以复生,但是言语间也同样表达出其中艰辛,也许同样的事情让刑烈再做一遍的话,根本就没有丝毫成功的把握。

所以说高校可以创造契机,但却并不是万能的。

“好了,无论怎么说,大家如今都好端端的活着,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大家干了这杯酒,这件事就此揭过。”

刑烈举起酒杯,和众人碰了下,紧张的气氛也在这一刻一去不返,朱子傲和紫若等人更是因为听了刑烈讲述的这件事,为自己还能活着感到高兴,紫若放开了女人应有的矜持,和其他人一样大口喝酒。

白雅清起初兴致不是很高,但很快就受到众人影响,似乎也看开了现实,抛开全部的烦恼和大家一起笑闹。

其实要说今天最高兴的那应该是刑烈了,救回紫若等人是最大的喜事,说明自己拼了命的努力并没没有结果,另外还有一点让刑烈十分满意,那就是自己的心性。

刑烈进入恐慌高校最大的追求和目的,就是调整自己的心性,因为缺失恐惧感,连带着对任何事都有些难以提起兴趣,很多时候因为某件事情,分明应该感到高兴,或是愤怒,但却丝毫感觉都没有,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整个人必然会变得无悲无喜,任何事情都无法引起情绪的波动,那样活着就如同一具傀儡,想想都感到绝望可怕。

但是刑烈已经明显能感到自己心性的变化,有些时候会因为任务世界中出现的场景而拨动恐惧的神经,体会到那种美妙的恐惧感觉,刚才在朱子傲进入房间的时候,以及再次见到紫若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庞的时候,刑烈更是感觉眼角都有些湿润,鼻子微微发酸,这和平时表现出来的兴奋和激动不同,感觉是那么真实且久违的心性波动。

刑烈看到了希望,相信在恐慌高校这条路上走到尽头时,一定会达成所愿!

还有值得一提的一点,刑烈改变了历史,但烈风楼却还存在,并没因为历史小幅度的变迁而影响到刑烈和白雅清之间的合作关系,本来是想把月考世界带回来的战利品都交给白雅清拿到烈风楼售卖,可看这丫头现在正和紫若以及倪娜搂在一起喝酒,明显是喝多了,所以战利品的事情还是等到明天再说。

大家都是恐慌高校的学员,酒量当然远非常人可比,但他们喝的酒也同样是出自恐慌高校,所以所谓的千杯不醉那种事根本不存在。

刑烈和朱子傲坐在一起,二人虽然也没少喝,但至少精神状态上比三个女人要好太多了,至少目前还能保持神志清醒的聊天。

朱子傲拿着酒瓶和刑烈碰了一下,二人都灌了一大口,接着朱子傲感叹道:“唉,虽然进入恐慌高校那天起,就明白死亡也许是最终的归宿,但不得不说,活着真好。”

此时的朱子傲已经不见了原有的逗逼形象,整个人显得有些深沉。

“那就好好活着。”

刑烈拿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让辛辣的味道在嗓子里打转,然后扔了一支烟过去。

“可是感觉快要活不起了。”

朱子傲眯着眼,点燃香烟,神色间带着深深的惆怅。

“你这家伙倒是多愁善感起来了,怎么就活不起了?”刑烈饶有兴致的笑骂道。

朱子傲摇头苦笑道:“在我的记忆里,要不是上次从骷髅岛回来收获还不错,后来进入的两次任务世界就足以要我的小命了,我知道自己越来越乏力,所以上次月考世界我选择的是b级难度,可还是差点交代在里边。”

朱子傲这样一说,刑烈也就明白了,根基和底蕴是在恐慌高校里一直挣扎下去的根本,一旦跟不上节奏,那就只能是被淘汰。

“我朋友不多,信任的人更少,但刑烈你是一个,所以有机会的话……希望你能拉兄弟一把。”

朱子傲那略显颓废的气质突然消失不见,满脸的郑重之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