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冲破最后的壁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若躺在刑烈的床上,脸色红润,脸蛋儿绷得紧紧的,她虽然闭着眼睛,可长长的睫毛却不时的颤动一下,说明此时的她并没睡着。

刑烈脱掉外衣,半躺在床上,用手指抚过紫若那精致的下巴,轻声说道:“别装睡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必要害羞吗?”

果然,紫若闻言睁开美目,突然坐起身来没好气的说道:“你呀,这个时候就不能粗鲁一些吗?非要拆穿人家的矜持。”

“呵呵,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你根本不够矜持,况且做事当然要有始有终,啪你固然重要,可也要讲前戏不是。”

见刑烈脸上挂着坏笑,紫若的羞涩反倒是不见了,眉梢轻挑,媚声说道:“那好啊,既然你不着急,我就先去洗个澡清醒一下,回头好好收拾你!”

说完紫若就走向浴室,并且边走边将身上的连衣裙褪下,露出带有神秘韵味的紫色文胸和内裤,而且紫若的动作并没停顿,双手探到身后解开文胸,当走到浴室门前的时候,那光洁的后背已经完全暴露在刑烈眼前。

随着紫若转身进入浴室,胸前双峰也几乎大半落入刑烈眼中,简直是赏心悦目啊!

刑烈深吸口气,强行压制内心中不断攀升的浴火,忍住冲进浴室的冲动,倒了两杯红酒放在床头,接着就是相对漫长的等待。

也不知过了多久,浴室门被推开,紫若赤着一对玉足,穿着一件白色浴袍走出来,湿漉漉的头发垂在肩膀上,可见些许水珠顺着秀发淌下,整个人如同出水芙蓉。

“你呀,还真是耐得住性子。”

紫若柔媚一笑,十分大方的走到床前,端起床头上的一个酒杯,刑烈以为她要递给自己,谁想紫若倒是一口把杯中酒吞入口中,一滴深红色的酒滴顺着紫若嘴角淌下,配合此时那媚眼如丝的神态,简直让人心醉。

“难道你希望我耐不住性子,刚才就冲进浴室吗?”

刑烈打趣道,只是紫若并没开口,来到刑烈身前,身子很是自然地朝刑烈怀里跌去,同时身上那碍事的浴袍也在瞬间滑落。

刑烈没想到紫若会如此主动,赶紧将她抱住,紫若那光洁的玉背落入刑烈手中,光滑如镜,触感美妙,刑烈早就忍耐的辛苦,先前等待时更是已经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加上紫若此时的主动,这一刻再也不需要任何克制。

可还不等刑烈主动做出下一步动作,紫若火热的唇就已经印在刑烈的嘴上,一缕甘冽醇香的甜酒流入刑烈口中,也有一部分顺着刑烈的下巴流淌,淌过胸口,滑过长枪,带着一线凉意。

二人一番热吻,紫若口中的酒已经流空,也许是为此感到口干舌燥,她埋下头,灵巧的小舌舔/舐刑烈下巴、脖子、到胸口和腹间尚存的酒液,一路向下,动作青涩中不失热情。

终于,刑烈深吸口气,感觉身体一麻,心中生出无限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此时的刑烈那是无比享受,欣赏着眼前女人的表演,体会着软玉贴身,真是秀色可餐。

良久,紫若重新爬到刑烈身上,然后翻身躺下,她看着刑烈,脸色就如同红透的苹果,媚眼如丝,带着些许渴望。

“刑烈,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一定是我最后一个男人,要了我吧!”

说出如此羞人的话,紫若一双美目立即闭了起来,做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刑烈伏在紫若身上,知道她是第一次,所以并没一上来就开始狂轰滥炸,而是轻轻一送,紫若的下巴顿时高高杨了起来。

刹那间,房间内响起婉转醉人的美妙声音。

次日傍晚,太阳西斜,刑烈侧身躺在床上,望着身边仍在熟睡中的紫若,伸手拨开挡住她半边脸的秀发,让那张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脸庞露出来,经过昨天一整夜,加上今天整个上午的驰骋,紫若完成了几乎所有女人都要经历的蜕变。

昨晚刑烈和紫若说的没错,在历史并未被更改之前,紫若死在刑烈眼前,当时的刑烈是第一次感到彻骨的绝望,这种绝望虽然并不致命,但却比丢掉性命更令人难以承受。

所以先前在高校食堂见到那记忆中无法抹去的身影时,刑烈才会出现那么剧烈的情绪波动。

无论是昨天还是今天,对刑烈来说过得真是太充实了,谋划那么久,拼了性命想要挽救紫若等人,最终得偿所愿,简直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了,别说是付出的代价尚在承受范围之内,哪怕为了换来这一切付出再怎么大的代价,刑烈也绝不会犹豫。

曾经在骷髅岛上众人诀别的场景时常萦绕在刑烈的脑海中挥散不去,现在好了,再也不会受到这种负面情绪的影响。

紫若仍在熟睡,微微蹙着眉头,也许是先前的驰骋过于剧烈,加上紫若还是初经人事,难免会带来痛楚。

紫若的呼吸十分绵长,一缕缕香甜气息间歇着扑向刑烈面门,这让他本来已经沉寂下去的内火再次燃烧起来,只是考虑到紫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刑烈还是强行压下心中的火焰,只是把一只大手压在紫若胸前,感受并玩弄这手心中的绵软。

紫若微微皱眉,显然是被刑烈的动作惊醒,她睁开美目第一眼就看到刑烈,心中顿时生出无尽的满足。

“讨厌,大早上的不让人家睡觉。”

紫若抱怨一句,然后埋头在刑烈腋下。

“早上?太阳这都快落山了,别忘了今晚和朱胖子他们约好在烈风楼见面呢。”

紫若这才惊醒,意识到快要到约定的时间,一旦自己和紫若迟到,那可恶的朱胖子难免会借题发挥。

“刑烈,那你先过去吧,我洗个澡,稍后就到。”

紫若身上被刑烈留下无数痕迹,当然要好好洗洗再出门,她说完就撑着身体坐起来,但紧接着她身子一颤,胸前硕大的果实也跟着不住颤动,就见紫若捂着腹部做出吃痛的神情。

“怎么了?”

刑烈下意识的问道,但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紫若一脸委屈的看着刑烈,微微撅着嘴说道:“都怪你,都肿了,不信你摸摸?”

刑烈闻言微微一愣,旋即笑着说道:“我可不摸,万一再赖上我怎么办,这十个小时我可是把公粮都交干净了,看来俗话说的果然没错,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啊!”

“哼,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谁会让你摸!”

紫若心中甜蜜,其实她也知道,刑烈虽然在自己身上驰骋了超过十个小时,但要说把他榨干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刑烈的身体素质别人不清楚,紫若却明白,就算是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也仍能做到金枪不倒,之所以那样说,无非是担心自己身体吃不消罢了。

刑烈性情淡然,能得到他无声的关心,这让紫若如同掉入蜜罐中一样,若非昨天就和朱子傲他们约好要见面,紫若是真想就这样抱着刑烈,哪也不去。

刑烈简单冲了个冷水澡,然后换伤最喜欢的休闲西装,整个人精神抖擞的离开房间,只留下紫若一人慢慢冲洗身体。

他不是不想和紫若结伴前往烈风楼,而是紫若不想让朱胖子借题发挥,所以才要求先后前往烈风楼。

出门后,刑烈掏出小本,翻到通讯页面,本来是想给白雅清发消息过去,但想想昨天那丫头也没少喝,也许此时还在蒙被大睡也说不定。

于是刑烈收起小本,直接前往烈风楼。

果然,并没在这里见到白雅清的身影,现在时间还有些早,朱子傲和倪娜也都没出现。

烈风楼内的服务人员多是雇佣的高校学员,他们当然认识刑烈,左右要等白雅清那些人,于是刑烈就和这些人随便聊了起来,话题自然与烈风楼的发展过程脱不开干系。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白雅清终于来了,她第一眼就看到刑烈,稍显诧异,接着笑着打趣道:“哟,咱们的甩手掌柜今天很是悠闲呢。”

刑烈摸了摸鼻子,稍显尴尬,烈风楼这边一直都是白雅清在经营,刑烈作为合伙人,却是很少露面,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这不是为了给你送战利品嘛,担心打扰你休息,就来等你了。”

刑烈脸上的尴尬之色很快收敛,这时白雅清已经走到近前,看她脸上仍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态,其实也难怪,同为高校学员,但是她和紫若的主要强化方向并不在身体上,昨天喝了太多酒,身体恢复速度自然比不过刑烈和朱子傲。

白雅清听闻刑烈所言,歪过头哼了声说道:“本小姐昨天虽然喝了不少,但仿佛也听到某人说今天要在烈风楼发放福利,怎么样,我做了你这么久的秘书,福利是不是应该让我优先挑选呢?”

“那当然,小白你可是烈风楼最大的功臣,战利品就算都给你,我也舍得。”

“哼,油腔滑调!”

白雅清故作不满的说话,但神色间却掩饰不住内心中的喜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