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一语中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刑烈学长,你看这两位还真是有趣呢。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苏熏儿对刑烈一笑,话语中不失讥讽的说道:“位于陈家老宅的十万积分宝藏还没找到,让咱们彻底决裂的契机也还没出现,可这两位就打算结成同盟了,搞不好接下来还打算拉拢咱们中任意一位呢。”

这番话表面上看是在讥讽马一飞和宋福利二人,可实际上大家都听得出来,这明显是在对刑烈表达结盟的意向。

苏熏儿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只要小队中任意三人结成同盟,那么一定会联手对付最后一人,一旦彻底翻脸,那这最后一人的人选也一定会出现在她苏熏儿和刑烈之间。

经历过先前的那场大战,大家各自有几斤几两每个人心里都有数,一旦形成三打一的局面,那么被孤立出来的人很难会有活路。

如果刑烈同意苏熏儿的拉拢,达成两两结盟,至少和马一飞一方彼此还能继续保持忌惮,不至于沦落到大打出手的地步,让高校可能会布置出的离间手段得逞。

马一飞目光扫过刑烈,一丝忌惮之色在他眼中闪现,如果说在场所有人中有谁让他忌惮,那就是刑烈无疑了,不到万不得已,他可不想和刑烈翻脸。

至于苏熏儿,她隐藏的虽然很深,可谁又没几张底牌呢,也许这个女人很难缠,可人的名树的影,和刑烈相比的话,她还不够看。

趁现在还没彻底撕破脸,马一飞决定拉拢刑烈,一旦刑烈和苏熏儿联手,那么他和宋福利说不定还真捞不着好处。

想到这里,马一飞冷哼一声,对苏熏儿展开回击:“熏儿学妹,话可不能乱说,我和福利兄弟本就在同一个班级,很早以前就开始打交道,共同进退也是理所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当然希望咱们四人还能像先前那样合作下去,只是你那番话明摆着是在挑拨离间,咱们中你隐藏的最深,而且还挑拨大家的关系,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但我马一飞干不出来恩将仇报的事情,刚才一战刑烈兄弟居功至伟,无论如何我们也不可能对他出手。”

马一飞的话说的十分直白,言下之意就是一旦高校给出足以让大家翻脸的契机,那么隐藏最深的苏熏儿就是第一个开炮对象,而且也隐晦的表达出拉拢刑烈的意思,他相信刑烈会做出稳妥的选择。

果然,苏熏儿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知道自己隐藏最深这一点有些不地道,现在果然被马一飞拿出来当成借口炮轰自己。

现在刑烈的态度很重要,他选择的立场,将直接决定苏熏儿的最终命运。

前一刻还能保持和睦共处的临时小队,此时却已经走到了决裂的边缘,陈家老宅内一时间气氛变得极为凝重,虽然暂时没有了厉鬼作祟,可还是显得极为压抑。

目前也只有刑烈还能保持原有的平静,似乎并不担心大家就此反目,或者换句话说,即便是自己成为众矢之的那又如何?真正开战的话,就算不敌,也不至于走不掉。

“三位,如果你们去拍电影,相信一定会票房大卖的。”

刑烈的话让三人都是一愣,他们听得出来其中带有讽刺的味道。

“接下来的主线任务是在这里生存七天时间,表面上来看,陈家老宅的威胁都已经被除去,所以给大家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咱们互相产生矛盾,自己人变成威胁,否则主线任务的难度根本达不到5级这么高,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其中也许会发生某些意外事件,从而将主线任务的难度强行提高这一点?”

见三人都露出思索之色,一时间没人说话,刑烈就继续说道:“并不是说反目成仇的猜测不可能发生,只是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就算咱们四人自相残杀,难道就能抵得过5级任务难度吗?”

刑烈的话一语中的,是啊,高校在背后推手,只要随便提高一点点好处,就有可能让学员之间反目成仇,可是按照刑烈所说,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就算四人决裂,那么活下去的难度也不可能达到5级,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窝里反的难度最多只能达到3级,所以说这其中一定会有令人无法预测的意外事情发生。

“刑烈学长,你的意思是高校准备先用离间咱们,等各受损失后再安排后续的主线或支线任务?”

苏熏儿原本平静的美目中闪过一道异彩,虽然是在询问刑烈,可似乎她已经认同了刑烈的观点。

刑烈点点头,目光扫过三人,然后补充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如果大家还能继续合作,那当然最好,可你们还要继续划分阵营的话,那么请把我排除在外。”

说完,刑烈留下自己应得的宝箱钥匙,将多出的钥匙放在原地,然后走向陈家老宅内院。

马一飞三人相视一眼,从先前开始就没开过口的宋福利一拍大腿嚷道:“你们俩还真是复杂,看人家刑烈兄弟多豁达,在这里还有六天时间,想打以后时间多的是,现在俺也要去找宝藏了。”

说完,宋福利追刑烈而去,临走前还不忘从刑烈留下的宝箱钥匙中摸走属于自己的那几把。

马一飞看向苏熏儿,一张汉奸脸显得有些尴尬,他干笑一声说道:“熏儿学妹,身在恐慌高校,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先前的不愉快咱们就此揭过,对阴险的高校,咱们应该同仇敌忾才对。”

苏熏儿暗中松了口气,如果没有刑烈站在她自己这边,一旦真和马一飞以及宋福利动手,她还真没多少把握能活下来。

“学长说得对,高校才是咱们真正的敌人,总之先找到这里的宝藏吧,熏儿我资历最浅,到时候就算少分到一些恐慌积分,也是没什么关系的。”

先前还剑拔弩张的二人此时倒是有说有笑,似乎先前互怼的矛盾冲突根本就没发生过。

由此可见,挣扎在恐慌高校中的学员基本上都是虚伪的,只有真金白银的利益,才会凌驾于一切之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