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收缩的世界壁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虽然只是得到阴阳稀壤中的阴壤,还需要另外的阳壤才能发挥出这件宝贝的真正功用,但刑烈并不是很在意,相信这个问题在回归高校后,解决起来不会很困难。

这次收获的战利品让刑烈和苏熏儿都是非常满意,接下来由苏熏儿驾车,刑烈则是坐在宽敞的路虎车后座上闭目假寐,苏熏儿透过后视镜看到刑烈的样子并没有任何抱怨,能猜到刑烈应该是在思考某些问题。

三个小时过去后,路虎车急速行驶在狭窄的乡道上,道路两旁种植着玉米,此时已经生长到一人多高,微风和月光让投放在道路上的桔梗影子摇曳不定,要不是车内还放着轻柔的钢琴曲,恐怕路上会更为枯燥。

忽然,刑烈睁开双目,开着车的苏熏儿也是精神一振,脚下轻踩刹车,稳稳的停靠在路边。

苏熏儿先是回身看了刑烈一眼,然后二人同时掏出高校学员通用的小本翻开,查看上面更新出来的信息。

触发唯一支线任务:陈家老宅的迅速覆灭,让世界体系发生些许改变,该次世界将推行不断缩减世界壁障的方式继续进行,世界壁障缩减时速为20公里,完成主线任务统计奖励信息时,身处世界壁障外累计超过72小时的学员,将收获双倍任务奖励。

任务难度:无

失败惩罚:无

任务信息下方是世界壁障的收缩起点以及终点的地图,起点正是在陈家老宅,而终点,则是在邓家村,也就是最后一处凶地包公祠的附近。

看过小本上更新出来的支线任务信息后,刑烈和苏熏儿不由对视一眼,苏熏儿眼中带着些许敬佩,新的任务果然就如同刑烈对缩减安全区的猜测那样,高校这明摆着是在逼迫他们前往另外两处凶地。

另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世界壁障的收拢速度并不快,时速只有二十公里,正常情况下,赶路三个多小时的刑烈二人已经处在当前壁障起点和终点的中心地点,完全能避免挑战世界规则所带来的种种困难,只是仍然留在陈家老宅的马一飞二人就没那么轻易挣脱困境了。

原因很简单,世界壁障的收缩速度虽然不快,可是当二人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是脱离了任务世界的范围,那么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意外都将接踵而至,在这些意外情况的纠缠下,马一飞二人将会寸步难行,估计很难追的上保持二十公里匀速缩减的世界壁障。

对于那两个人,刑烈和苏熏儿都没过多考虑,他们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苏熏儿略作思考后说道:“刑烈学长,咱们这三个小时至少跑出了二百公里,预计再有两个小时就能抵达跃进纺织厂,也就是说,世界壁障将会在一天时间后缩减到跃进纺织厂的位置,你看在时间上咱们是否来得及对那处凶地进行探索?”

苏熏儿这是担心在跃进纺织厂耽误时间,如果在那里被拖上一天时间,自己二人也将脱离世界范围,出现在世界壁障之外,同样会迎来许许多多的意外事件,肯定也要和马一飞以及宋福利一样落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在刑烈的脸上看不到如同苏熏儿那样的些许凝重,他微微一笑说道:“既然高校会搞出缩减世界壁障的手段,那么咱们肯定无法逃避,所以与其现在考虑这些,还不如抓紧时间前往另外两处凶地解决麻烦,实在不行就放弃包公祠那处凶地,直接前往邓家村。”

苏熏儿本来是想征询刑烈的看法,还以为他能拿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结果说了也是白说。

见刑烈重新闭目假寐,苏熏儿摇了摇头,暗道这家伙还真是没什么绅士风度,竟把自己这个柔弱女人当成司机。

其实苏熏儿绝不会想到,刑烈并非毫无绅士风度,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他倒是愿意为女人服务,尤其是养眼的美女,只是此时的刑烈脑海中正在不断推演盘算新的傀儡制作方法。

先前在陈家老宅一战,所有的厉鬼都被击杀,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刑烈当然不会放弃那些宝贵的厉鬼尸体,只是厉鬼死亡后身体阴怨之气会很快消散一空,一旦阴怨之气消耗殆尽,厉鬼的尸身也同样会化为虚无,彻底涅化在这天地间。

不过先前刑烈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仍是抓准时机,在最后几个厉鬼死亡的霎那,将其收入紫金龙棺。

紫金龙棺内蕴含有极其浓郁的阴怨之气,厉鬼尸身在里面就如同冰冻在冰箱内的冰块,不可能消融。

用灵异生物当成材料制作成的傀儡,无论是能力还是作用都非常不错,只是获取材料方面是个难题,即使刑烈拥有紫金龙棺可以保存灵异生物的尸体,先前也仅仅是得到三具吊死鬼尸体,以及两具红色卫兵的尸体。

因为傀儡材料实在有限,刑烈不得不去考虑如何借助有限的吊死鬼和红色卫兵的尸体来制作出更为强大和实用的傀儡。

路虎车在路上风驰电掣的行驶,沿途并没遇到任何突发状况,相比刑烈和苏熏儿此时的安逸,马一飞和宋福利二人简直快要被气炸了。

起初感受到小本传递来的异样,二人在第一时间就开始查看,当得知世界壁障将会以陈家老宅为起始点开始收缩的时候,他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知道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一旦落到世界壁障之外,等待他们的必将是天降横祸。

当二人跑到前院时,听见一男一女仍是发出旖旎之音,还特意嘲笑刑烈二人一番,尤其是那个苏熏儿,平时故作清高,可到了男人身下,还不是化身成了只知道索取的荡妇?

马一飞和宋福利当然不会好心的去打扰,直接奔向来时驾驶的那辆车。

周围放眼望去,就只有这么一辆车,结果在他们幸灾乐祸的以为轮到刑烈二人倒霉的时候,属于马一飞和宋福利二人的杯具,就在这一刻开始充满戏剧性的上演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