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跃进纺织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一飞和宋福利用最快的速度冲出陈家老宅,他们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停在不远处的汽车,而是正处在移动中的一层半透明状的天幕。

现在这层天幕距离马一飞和宋福利只有不超过十米远,以二人的眼力,即便是千米外的景象也可以轻松捕捉在眼中,可是当这层半透明状的天幕出现后,他们的视线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至少十米外的天幕另一端的景象在他们二人眼前就足够模糊了。

“还好,世界壁障距离咱们只有十几米距离,赶快冲过去,免得等会儿大难临头”

马一飞语速很快,但看得出来,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急切的表情流露,他们此时虽然处在世界壁障之外,算是在挑战世界规则,可是世界壁障的缩减时速只有二十公里,以二人的速度随时都能冲进安全区。

宋福利回身看了陈家老宅一眼,现在隐约还能听见里面传来的些许男女粗重的喘息,他有些犹豫的说道“没有刑烈他俩,咱们能解决另外两处凶地的麻烦吗”

马一飞闻言不屑的说道“到时候能解决就解决,实在不行就逃呗,主线任务不过是存活七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又没要求咱们必须前往另外两处凶地解决麻烦。”

宋福利一想也是这么回事,能捞到好处的话固然是最好,可即便是从现在起什么都得不到,那也没什么可惋惜的,在这次任务世界中收获的已经足够多了

马一飞和宋福利倒是希望刑烈和苏熏儿在攀登巅峰的时候被一道闪电劈死,所以毫无愧疚的登上来时乘坐的那辆车,只是刚刚发动汽车,异变就出现了,无数藤蔓毫无征兆的疯狂生长起来,几乎是在顷刻间,就将汽车通体死死缠绕起来。

二人刚刚意识到不妙,可是为时已晚,车门已经很难再推开。

“操,一定是姓苏那丫头搞的鬼”

马一飞怒声咆哮,他很清楚,以自己和宋福利的力量,别说捆绑汽车的是区区藤蔓,即便是钢索也仍能轻易挣断,可现在无论如何去推去踹车门,最多也只是崩断几根藤蔓而已,联想先前在陈家老宅中的战斗,苏熏儿用藤蔓盘结成的壁障,就算是吊死鬼和红色卫兵那么强悍的攻击能力,一时间也无法攻破。

现在的时间对马一飞和宋福利来说十分的紧迫,目前已经身处在世界壁障之外,多停留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就算拼了性命,也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逃回安全区。

就在二人准备孤注一掷逃离时,突然一丝火光照亮了周边的黑暗,二人本能的意识到更大的麻烦来了,就在下一刻,火光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把汽车吞没。

先前那牢不可摧的藤蔓在高温火焰下瞬间被吞没,连带一起被吞没的当然还有马一飞和宋福利二人。

此时的他们就算再怎么愚笨,也知道自己肯定是着了刑烈和苏熏儿的道,而此时不远处的房间内仍是传出一男一女粗重的喘息,至于发出声音的是不是刑烈二人,这个问题简直在明显不过了。

无论是困住马一飞二人的藤蔓,还是后来吞没一切的火焰,仅凭这些想要二人的性命还差得远,毕竟身为中级班学员,那可是如同超人般的存在。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世界壁障距离被困的二人越来越远,这也意味着无数致命的天灾正在悄然降临。

刑烈和苏熏儿因为处在正常的任务世界范围内,一路疾驰倒也还算顺利,并没遇到任何麻烦,不然如果处在世界壁障之外的话,别说是驾驶汽车,哪怕是开一辆坦克,恐怕也不会安稳。

又经过几个小时的赶路,路越走越窄,周边明显更加荒凉,直到最后甚至已经无路可走,终于,路虎停在一处明显已经荒废的厂房之外,这时的刑烈和苏熏儿也都不由松了口气。

不说苏熏儿,就以刑烈的神经,都十分抗拒世界壁障,路上他很担心会在高校的影响下出现某些无法抗拒的力量缠住自己二人,直到被排挤出世界壁障之外,那种时刻处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氛围下的滋味实在是很折磨人。

好在一切都还顺利,新时代跃进纺织厂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刑烈率先开门下车,对周围环境打量一番,见这里的院墙是由青砖砌成,岁月已经磨掉了砖块的棱角,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似乎随便一场雨就能毁掉这片上了年份的建筑。

周围地面杂草丛生,墙头草伴随着夜风不住的摇曳不定,看起来这里应该很久都没有人来过,找不到任何人为留下的痕迹。

两扇破旧的厂房大铁门歪歪斜斜的并在一起,被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锁住,估计如果不是这里凶名在外,过于邪门,早就有不法之徒闯进来将破铜烂铁一锅端走了。

在初入这次任务世界的时候,刑烈几人就已经看过对于三处凶地的介绍,对于跃进纺织厂的介绍是它起初的规模很大,有上千员工,结果因为一次事故导致一场特大惨剧的发生。

43名无辜的员工被卷入梳棉机内,当时纺织厂如同被血洗,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场面犹如修罗地狱。

从那以后,跃进纺织厂事故频发,经常有人死亡,似乎这里被一种无形的诅咒力量所充斥。

甚至听说有时候在夜间梳棉机会自己启动,转动时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好似在搅动什么东西,时间一长,搞得人心惶惶,许多员工放弃了这份铁饭碗,久而久之,原本的千人大厂也不得不面临倒闭的结果。

听说后来这里仍会发生各种诡异事件,以至于如此大面积的一块地一直荒废至今,因为这一颗毒瘤,没有任何开发商敢要周边地皮,原本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也都相继搬离此处。

现在刑烈和苏熏儿站在跃进纺织厂门外,还没进门,就能清晰的感应到周围充斥着浓重的阴怨之气,陈家老宅的阴怨之气和这里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