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厉鬼血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纺织厂外分布着许多杂草与树木,可是如此炎热的天气,却听不到知了蚊虫的叫声,这将周围渲染得更是诡异。

表面上虽然是沉寂无声,可是刑烈和苏熏儿的内心中仿佛总有无数声音在发出痛苦的呼喊,就如同多重人格突然出现一样。

也许所谓的痛苦呼喊声只是一种错觉,但足以无形中带给人莫大的压力,如果换成普通人的话,别说是推开锁住的铁门进入跃进纺织厂,就算是周边的氛围,都足以吓得人肝胆俱裂。

铁门上的锁链当然无法阻住刑烈和苏熏儿的脚步,只是正当苏熏儿打算上前推开铁门进入车间时,却被刑烈拦住了。

“苏小姐,一路辛苦了,不如先休息一下。”

苏熏儿下意识的就要出言拒绝,世界壁障在不断收缩,耽误的时间越长,自己二人或许就要承受更大的危险,所以当务之急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探索跃进纺织厂,尽可能的拿够好处,然后前往最后一处凶地或是直接前往邓家村等待任务期限结束。

只是不等苏熏儿开口,她就意识到刑烈话中蕴含的深意,实际上应该是刑烈本人需要进行一番休整。

苏熏儿莞尔笑道:“刑烈学长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些累了,那咱们就休息一会儿,我也趁这个机会制作几个金木之灵,以备不时之需。”

金木之灵刑烈也算是见识过了,先前在陈家老宅的时候,苏熏儿就使用过可以折射红色卫兵攻击的金灵,木灵也许就是多次使用过的藤蔓手段,对敌时效果都不错,提前有所准备也好。

“对了苏小姐,先前你得到了双头阴阳蛇的尸体,不知那蛇毒能不能分给我一些?”

刑烈表现的很客气,就像是在讨要一件十分平常的东西。

苏熏儿面色微微一变,紧接着就恢复正常,翻手拿出一个寸许高的细小瓶子递给刑烈,眼中的不舍也只是昙花一现。

双头阴阳蛇的蛇毒非常贵重,可是以彼此目前的合作关系,就算是刑烈想要整条双头阴阳蛇的尸体,苏熏儿也不好拒绝。

刑烈十分满意的收下蛇毒,小心翼翼的揣进宽大的衣兜里,这才转身离去。

刑烈并没说明讨要蛇毒的目的,苏熏儿也没多问,彼此目前的关系还没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二人拉开一段距离,各自鼓捣自己的东西,每个人都需要保留隐私,刑烈需要制作灵异傀儡,同样苏熏儿也要制作所谓的金木之灵,二人虽说保持着合作关系,但还是要保持住应有的距离。

在不远处,刑烈从储物空间中取出折叠手术台,以及能够无视灵异生物虚无之体特性的逆魔匕首,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开始着手这次手术。

先前乘车几个小时,刑烈一直在思考新的傀儡能创造出多大的价值,思考究竟应该如何利用手中有限的资源来制造出更具针对性的傀儡。

红色卫兵和吊死鬼的尸体并不多,想要制作出更具价值的傀儡,首先要清楚两种尸体的特性特长。

比如红色卫兵,这种厉鬼的攻击力非常强大,但却仅限于借助外力的情况下,也就是手中持着的红色语录。

现在既然变成了尸体,就算被制作成傀儡,红色语录也无法再投入使用,可想而知,没有红色语录的厉害,红色卫兵的战力也必将大打折扣。

不过红色卫兵还有一项优点,那就是身体素质强大,至少是远超吊死鬼,所以作为近战傀儡再合适不过。

吊死鬼的特性与特长恰恰与红色卫兵相反,这种厉鬼的攻击力强大,完全是在那条舌头上,用舌头当做武器,当然不属于红色语录那样的外物,所以说吊死鬼比红色卫兵更适合制作成傀儡。

只是放着红色卫兵的尸体不去使用未免也太可惜了,于是也就有了刑烈眼下对傀儡设计方面的创意。

这次刑烈早就已经给新的傀儡取好名字,就叫厉鬼血蟾。

没错,刑烈是用红色卫兵的身体制作成蟾蜍身体,吊死鬼的头部则是作为脑袋,主要起到进攻作用,组合起来新的傀儡不仅拥有较强的机动性,属于吊死鬼那强悍的舌头也完全被利用起来。

说起来把灵异生物当成材料制作傀儡的过程并不算煎熬,灵异生物的特性是有形无质,死亡后尸体强度更是被大幅削弱,用逆魔匕首可以轻而易举的进行切割,再利用针对灵异生物的医用器具进行缝合,过程远比制作普通傀儡要省时省力。

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苏熏儿几乎快要忍不住想要前去打断刑烈的时候,刑烈这边终于把三个厉鬼血蟾制作完成。

苏熏儿急的在原地踱步,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淡然从容早已经消失不见,她看向刑烈的眼神中也都带着些许责怪。

其实倒也不能怪苏熏儿性子急,世界壁障虽然只是以时速二十公里的速度收缩,可谁也说不准在什么地方自己二人就会被某些不确定因素困住无法脱身,一旦脱离世界壁障的范畴,结果简直不堪设想。

如此的时间紧迫,刑烈却平白耽误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若非想要依仗刑烈,同时也忌惮马一飞二人的话,苏熏儿早就独身一人前往邓家村了。

“苏小姐,休息好了吗?”

刑烈毫无营养的问了句,苏熏儿的回应则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二人距离更近了,苏熏儿这才发现在刑烈那一直保持淡淡笑容的脸上竟然带着些许喜色,难不成是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发生了某些自己不知道的好事?

心中这样想着,苏熏儿朝刑烈身后看去,顿时她的脸色就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只见三个形态古怪的生物正排成纵队跟在刑烈身后,动作极为迅疾的爬动,每次要超过刑烈的时候,都会停在原地一会儿,就仿佛和刑烈平行的位置是一条看不见的壁障。

“刑烈学长,这些东西是?”

苏熏儿起初并没认出来刑烈身后的生物是什么鬼,只是刚刚问完这句话,就突然想到了先前那场死战中见到的红色卫兵和吊死鬼,更是不由得一阵胆寒。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