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停尸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选择性隐藏支线?”

邢烈心中一喜,没想到,只不过是因为不想备受良心的谴责,才选择救下的方峥,却是触发隐藏任务的关键!

得到任务变更信息之后,邢烈的思绪立即活络起来。

选择任务1的话,意味着隐藏任务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由于当前世界自身的恐惧值没超过10点,所以奖励翻倍,能得到2点属性和20点恐慌积分;选择任务2的话,就是将隐藏任务进行下去,代价是放弃来之不易的奖励,任务难度2,最艹性的是完成后没有任何属性和恐慌积分的奖励!

这个选择似乎并不困难,不过邢烈还是经过仔细衡量,才终于有了决定。

“方博士,你说的那份实验报告在哪?”

“小伙子,难道……你愿意帮我?”方峥显得有些激动,一把抓住邢烈的裤腿。

邢烈点头,或许选择任务2很不理智,有些做雷锋的感觉,可职业病使然,让邢烈对所谓的‘实验报告’很感兴趣,想知道究竟有多邪恶,尤其在这无法以常理度之的世界观影响下,不见识一番医学知识,实在心痒难耐。

方峥是个感性的人,再次喜极而泣。

良久,就在邢烈的耐心即将被消磨殆尽时,方峥终于平静下来,将地点告诉邢烈。

听闻实验室所在的地方,邢烈兴趣更浓,暗叹这个方峥还真是会选址。

眼下需要完成的任务有两个,不管是邪恶的实验报告,还是去院长办公室,都算是有了明确的目标,不过邢烈并没急着行动,任务所限时间还很充裕,如果不趁机增添一些自身筹码,仅凭着不畏恐惧这一点就想完成两个任务,简直是痴心妄想!

邢烈在药房忙碌起来,先是筛选了许多味中药,堆在一起熬制,时而看一眼手表,每过一段时间,加入几种新的中药。

方峥看邢烈动作麻利的操作一切,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刚才你熬制的那些中药,我大概辨认了一下,多少都带有一些毒素,可现在你又放入那么大量的蟾酥等中药,难道你是想……”

(本章未完,请翻页)方峥也是从医多年,看样子已经猜到邢烈想要做什么,不过邢烈并没理会方峥,不置可否的一笑,又在西药这边鼓捣起来,找到的巴比妥酸盐、肌肉松弛剂和钾溶液等物,混合着熬制好的中药,调制出一小瓶乌黑粘稠的东西。

邢烈有些兴奋,在没有朱胖子这不靠谱的学长帮忙的情况下,这一小瓶东西,就算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了!相信就算是一头大象,在这几滴剧毒药剂的作用下,也会短时间毙命!

几分钟后,邢烈出现在医院地下二层的一条走廊里,这里灯光虽然明亮,却给人阴森的感觉。

皮鞋接触地面发出的声响,回荡在这空旷的走廊里,俨然成了最吓人的节奏。

当然邢烈不可能被自己的脚步声吓到,到了走廊尽头,看向‘停尸间’三个大字,喃喃说道:“任务难度2,难不成会见到尸体复生的一幕?”

邢烈想想觉得可笑,拧开瓶盖,用手术刀蘸了下乌黑粘稠的液体,接着一脚踹开停尸房的门,同时里面的场景也尽收眼底。

可能是这所医院的医护人员较少,相反发疯的病患却太多,二者基数比例悬殊,偏偏疯子们对解剖学有极大的兴趣,僧多肉少之下,自然有人把血淋淋的手伸向了停尸间。

邢烈踹开门的同时,十多道赤红的目光扫了过来,这十多个疯子有的拿着手术刀,有的用锯骨刀和钳子,围着一具具尸体,显然刚才正玩的不亦乐乎,而现在却被邢烈这不速之客打扰,从那剧烈起伏的胸膛便不难看出,此时的疯子们并不高兴。

邢烈倒是不客气,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既然先前都能骗过疯子们,让他们当自己是‘同类’,现在应该也没问题。

气氛很凝重,邢烈就好像进了鬼窝,被一群狰狞的厉鬼死死盯视着,换做常人保准会被吓得瘫软在地。

邢烈深入停尸房,与疯子们擦肩而过,这让邢烈的眼神从原本的淡漠变得有些凝重。

这群疯子的目光直到现在,都没离开过自己身上,难道是发现了什么破绽?

邢烈心中忍不住嘀咕,方峥交代的地方近在咫尺,可如果这时出现任何变

(本章未完,请翻页)数,被一群身体素质可达常人1.5倍的疯子围攻,逃命的希望几近于无。

“同样的血腥,同样的平静,为什么这群疯子却还是盯着我看?”

邢烈心中也是没底,突然,目光瞥见一道较为熟悉的身影,三个小时前还见过面,正是在病房被砍掉手臂的疯子!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停尸间?”

邢烈目光一凝,终于意识到自己与这群疯子们的不同之处!

原来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缺的地方,总而言之,这里似乎只有自己,手脚最为健全!

邢烈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或许疯子之间也有明朗的等级划分?只要是身体残缺,就无法享受到折磨**的待遇,就应该来停尸间折磨尸体?

邢烈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更是闷不作声,逐渐加快步伐,埋头走向目的地。

突然,那被砍掉一条手臂的疯子对着邢烈咆哮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这一举动就像引燃了导火/索,其余疯子们顿时也跟着炸了,紧随其后扑向邢烈。

“我艹,跟方峥那祸包沾上关系果然没好事!”

邢烈哪还顾得上继续装,几大步扑出去,一把拉开s341号冰屉,与此同时,断臂疯子也冲上前来,邢烈仿佛脑后长了眼睛,紧握手术刀,猛地拧身刺入断臂疯子的心脏。

手术刀的锋利无视对方体内传来的阻力,照说如此致命的一刀,能十分轻易的收割一个人的生命,不过疯子的体质无法以常理度之,哪怕之前挂号室的女疯子,用尖刀搅烂她的心脏后,还是挣扎了一分钟才彻底死亡。

断臂疯子一把掐住邢烈的脖子,邢烈当然相信以对方的身体素质,能轻易的撕开自己的喉咙,不过尽管如此,邢烈倒是不怎么紧张。

突然,疯子身体一僵,猛地抽搐几下,收手捂住胸口打了几个极为夸张的嗝,随后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邢烈干咳几声,对精心调配出来的剧毒效果十分满意,用这种可以瞬间导致一个人的全部身体机能麻痹并坏死的毒素,简直是无往不利!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