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暗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摇了摇头,这时陈薇再次打开房门,探出半截充满无限诱惑的身子。

“嗨,学弟,看你还算顺眼,提醒你一句,找个编号高的空房间进去,或者对自己实力有信心的话,抢一间编号高的也行,对你有好处哦!”

说完,又是“砰”的一声关上门。

“性子还真急!”邢烈目光扫视一圈,发现所有房门上都有编号,从1到25号不等,可除了1到4号房门是开着的,其余都是紧紧闭合,显然是被四班其余学员所占据。

邢烈决定就选择4号,这时,11号房门突然敞开,不过并没有人从中走出。

看房间里空荡荡的,邢烈心中一动,难不成11号房的原主人挂在了任务世界?

邢烈也没多想,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面积不除了卫生间和一张木床,以及简单的桌椅之外,别无他物,显得极为空旷。

原本还在疑惑陈薇为何让自己选择编号高的房间,这时就见床上放着一张写满字迹的纸张,拿起来浏览一遍后,才明白了陈薇的用意。

原来占据房间可以得到‘占据奖励’,每天都能获得等同房间编号的恐慌积分,难怪只有少数几个最低编号的房间被闲置下来。

只不过虽然幸运的得到了11号房间的占据权,可邢烈却高兴不起来,当有人得知这间房已经易主之后,尤其还是被自己这个小新人所占据,恐怕麻烦将会接连找上门来。

此外,纸张上还记载了一些别的内容,如每个月的10号和20号两天,学员都必须要进入任务世界,另外每月的1号当天,还要进行一次月考,虽然死亡率较高,但奖励也十分丰厚。

纸张上记述的内容中,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何离开恐慌高校,回返现实世界。

方法只有一个,就是不断参加晋级考试,不断的升学,只有拿到‘毕业证明’,才能带着一身超然能力回返到现实世界。

不过邢烈对此兴趣不大,要说唯一的期望,就是通过天堂般的恐慌高校,治好自己不畏恐惧的怪病!

(本章未完,请翻页)“咚咚咚!”

邢烈皱了下眉头,被敲门声打断了思绪,看来麻烦比料想中来的还要快。

打开门,外面站着个看起来不足二十岁的青年,穿着很休闲,个头不高,有些腼腆,只是看了邢烈一眼,就赶忙垂下头去。

“有事吗?”邢烈看着只到自己肩膀高的青年,语气有些不快。

青年咬了下嘴唇,目光闪躲,似乎不敢与邢烈对视,低声呢喃道:“我叫罗锐,经历过两次任务世界,我想……要这11号房。”

板凳还没坐热乎呢,就有人来找事,看来高编号的房间,也不是那么好占据的。

邢烈看了下手表,摇头道:“等发放完今天的占据奖励后,我会离开的。”

邢烈当然有自知之明,作为一个新人,就算现在占据了11号房,也没有保住它的实力,不过眼看就到午夜了,今天的占据奖励如果不拿,也实在过于可惜。

况且对方只是经历两次任务世界的学员,同样没脱离新人范畴,如果是朱子傲那种级别的强人找上门来,邢烈一准儿就撤了。

“可是,我现在就想要11号,所以才来和你商量。”罗锐面色微红,声音中带着些委屈的腔调,就差蹲下画圈圈了。

邢烈耸了下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当即就要关门。

突然,邢烈感到头皮微微一痛,霍然转身冷眼看向罗锐,竟是他拔下自己一根头发。

“啊,不要误会,是你头上有个小虫子,我只是想帮忙。”罗锐展开手,手心果真趴着个小飞虫。

邢烈点点头,姑且算是接受了罗锐的说法。

“对了,我住9号房,千万要记好了!”

罗锐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还冲着邢烈笑了下,这才埋头离开。

这倒让邢烈有些诧异,本以为对方还要纠缠一番,却没想到如此轻易的就离开了。

还有这个罗锐竟然占据着9号房,通过先前的短暂接触,并没在这个青年身上察觉到任何威胁,难道对方是扮猪吃

(本章未完,请翻页)虎的行家?

邢烈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眼看就到午夜发放当天占据奖励的时间,能多拿一些恐慌积分奖励,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没过多久,邢烈正要拿出小本,联系朱子傲过来坐坐,这时突然感到手心一痛,一道寸长的伤口凭空出现,鲜血顿时染红了半个手掌。

邢烈猛吸口气,还来不及仔细查看伤口,全身就有多处传来痛感,衣服很快就被鲜血浸透。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邢烈双手拄地,咬着牙,如野兽般发出低沉的吼声,就这么会儿,全身上下已经多出50道伤口,而且看伤口的切口平滑,像是被锋利的刀具割伤。

也幸好上一世界得到的属性点全部加在体质上,细胞活力与肌肉强度得到大幅增强,恢复能力更是远超常人数倍,不然只怕会由于失血过多而产生异状。

疼痛仅仅平息了两分钟,便再度接踵而至,不多不少,又是五十次钻心的疼痛,那些凭空出现的伤口,不断的外溢着鲜血。

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诡异状况,简直让人崩溃,邢烈紧咬牙关,鲜血混合着唾液从齿缝中淌出,垂成一条条血线。

“难道是巫毒娃娃?”

邢烈没被疼痛冲昏头脑,念头一经生出,不禁心中一寒。

曾经看过多部关于巫毒娃娃的恐怖片,知道这是一种通过受术者指甲或毛发为激活媒介的恶毒诅咒,可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

在这发生任何奇怪的事都不会让人感到意外的恐慌高校中,某些学员得到操控巫毒娃娃的能力,似乎也说得过去。

“罗锐,一定是他!”

邢烈已经肯定了施术者的身份,毕竟初入高校,也只和罗锐接触过,而且刚才他以虫子为借口,明目张胆的拔掉自己一根头发,临走时还没头没脑的说出当前所占据的房间号码,也许是想让自己主动去找他让出11号房,或是干脆想将自己折磨致死。

原以为学员之间就算无法和睦相处,彼此间也不至于动辄痛下杀手,看来还是将高校人与人之间所展露出来的人性,想得太过简单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