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借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8月8日,又是一年过去了,今天女儿三周岁生日,祝咱家小公举每年都这样开心茁壮的成长,如果有正在北戴河旅游度假的书友兄弟看到了,欢迎来纹茫这里热闹热闹,吹上几瓶冰啤,再掰几个大螃蟹吃】

等到了小王村的村口,由于前车之鉴,众人并没莽撞入村,还是先由道士乾阳开天眼查看,确认并无危险后,这才踏入村门。

“你完成了主线任务1,在天黑前抵达小王村,任务难度2,奖励属性2点、恐慌积分20点。”

“你此前的恐惧值为0点,任务奖励结算时,恐惧值低于10点,则得到的全部奖励x2,你得到自由分配属性4点,你得到恐慌积分40点。”

踏入小王村的瞬间,邢烈就有所察觉,掏出小本查看之下,立即就有奖励明细呈现在眼前,同时小本第三页的任务更新,也随之发生变化。

主线任务2:存活十天,第十天正午可回返高校。

任务难度4,完成奖励:属性4点、恐慌积分40点。

任务失败惩罚:无

五人面面相觑,显然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任务变化。

“大家都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乾阳眉头拧成一个疙瘩,语气有些沉重。

徐炳燃清了下嗓子道:“我个人觉得压力很大,之前完成的主线任务1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完全是因为道长的准确指引。可现在来看,主线任务2的难度不仅高达4级,主要是我们仍是一头雾水,甚至都不知道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究竟是什么东西,就连这个世界的背景暂时都无法被确认。”

徐炳燃说的这些,想必在场众人心里都有数,任务难度高达4级,让每个人的神情或多或少都有些不自然。

王鹏展一路时常对徐炳燃眉来眼去的,这时突然咧嘴一笑,很是自来熟的搭着徐炳燃的肩膀说道:“是福不是祸,没事的,有压力,大家一起承担嘛,而且这条主线似乎也不存在利益冲突,我看咱们的合作完全可以继续下去,咱俩相互也能有个照应不是!”

徐炳燃拍开王鹏展的手,却并没恼怒。

“邢医生的意见呢?”乾阳看向邢烈。

(本章未完,请翻页)“啊,我?”邢烈显得有些紧张,很勉强的笑道:“我没意见,还是听大家的。”

邢烈一路表现的很没主见,乾阳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之所以明知故问,可能也只是为了照顾队伍中唯一一名医生的面子而已。

“我觉得大家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建议维持半合作关系!”关宁这时开口了,声音清冷,任谁都听得出她的言下之意。

就主线任务而言,众人的确不存在利益冲突,可换了谁都清楚,想在任务世界获得最大收益,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挖掘支线任务,而支线任务大多具有唯一性,所以彼此间想不发生冲突都难!

众人沉默了会儿,还是乾阳打破沉寂:“就按关宁所说,在彼此不发生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尽量合作,如果大家都没意见,那就此解散吧!”

似乎每个人都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五个人分别朝着小王村四面八方走去,邢烈随便找了户人家敲开门。

开门的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五官还不错,只是脸上有些雀斑,梳着麻花辫子,穿一件蓝色碎花衬衣,看到邢烈后面色一红,下意识地垂下头,却又忍不住偷看。

邢烈在敲门前就脱下了白大褂,搭在臂弯中,此时穿着一套得体的休闲西装,卖相还算出色。

“你好,我叫邢烈,在山里迷了路,想在贵地借宿,不知方不方便?”

邢烈面色温和,开门的女人却慌了,赶忙道:“大兄弟你先进来,等俺问过公公爹。”

邢烈走进院子四下打量一番,世界背景是现代,那错综复杂的电线、玻璃窗、和瓦房屋檐下一架接收电视信号的大锅盖,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家院子不大,有一间正房和两间厢房,正房门前摆着地桌,围着三个男人吃饭,旁边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光屁股的孩子嬉戏。

女人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说了些什么,中年放下碗筷,对邢烈招了下手,同时拿起烟斗点了一锅。

邢烈走上前去,被他们看稀有动物似得盯着,也没感到丝毫不适。

“爹,他跟上回村里来那几个人,好像不一样咧。”一个壮年盯着邢烈眼都不眨,筷子上夹着的面条掉在地上也不自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二狗,你给俺闭嘴!”

中年男人沉声喝道,继而又面向邢烈,语气不善:“后生,你真要是在山里迷了路,想借宿也行,只怕你是有啥别的想法吧!”

“大叔你多虑了,我只是想借宿而已。”

邢烈也不玩虚的,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放在桌上。

谁想,这中年男人看到钱后当即拍桌起身,吼道:“和上次那群盗墓贼一个样,又想用钱糊弄人,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别让俺们用棍棒撵你!”

看中年发火,两个壮年当即一人抄起一把锄头,对邢烈怒目而视。

邢烈皱了下眉头,盗墓贼?这或许是一条有用的线索!

双方僵持起来,突然,孩子的哭声打破僵局,邢烈看去,就见那两岁左右的男孩儿放生大哭,腿根鼓出一个大包,并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

“原来是疝气。”

邢烈心中了然,这算是小儿较为常见的病症,可能是受到惊吓从而引发。

一家人把邢烈晾在那,急得团团转,愣是一个有办法的人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听着孩子哭闹。

“我是医生,能让我看看吗?”邢烈说话的同时将白大褂套在身上,或许这样看起来更有说服力。

这家人也没了主见,许也不是阻也不是,邢烈却不管这些,走上前手法轻重不一的给孩子按摩起来。

很快,孩子的哭声逐渐收敛,直至停止哭闹。

这家人又惊又喜,对邢烈连番感谢。

“后生,刚才是俺不好,把你当成……唉,不提了,俺王有根给你赔个不是,山里人都是有啥说啥,你别往心里去。”

叫王有根的中年一脸歉然,邢烈笑道:“大叔不用自责,不过我的确是一名医生,和你说的什么盗墓贼没关系。”

提起盗墓贼,王有根情绪再次变得激动起来:“那群该天杀的盗墓贼,要是再敢来,俺就一镰刀割下他们的脑袋!”

看王有根的神情,邢烈暗笑一声,看来只要能打听出关于盗墓贼的事情,这个世界的背景,应该也就能浮出水面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