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古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如果大家看着还可以,就收藏红票一起甩起来吧,第三更奉上,今天是纹茫女儿的生日,好开心,希望新书的成绩也别让纹茫失望,兄弟们的支持,才是纹茫写作的动力!】

“后生,你要是愿意,就住下吧,想住多久住多久。”

王有根平复情绪后,赶忙对邢烈露出一张笑脸,前后态度反差极大。

邢烈入住精心收拾过的厢房中,很快王有根的二儿子二狗,就端来两盘炒菜和半坛子米酒,放到炕桌上,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响。

二狗今年十九岁,非常憨厚的壮小伙,邢烈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有着盲目的兴趣和崇拜,可能是因为向往村外的世界的缘故。

“二狗,添副碗筷,来陪我喝两杯。”

二狗拗之不过,只得依着邢烈。

几杯酒下肚,二狗也放开不少,邢烈简单说了些现代社会很平常的见闻,二狗却神驰不已,邢烈知道差不多是时候了,便询问起小王村最近发生了什么怪事。

起初二狗还有些犹豫,可架不住邢烈巧言套问,最终将知道的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

与此同时,小王村的村头聚集了一群村民,大多手持棍棒,将四个男女孤立出来,气氛凝重,剑拔弩张。

四个人正是乾阳、王鹏展、徐炳燃、和关宁。

原来他们分别敲开村民家的门,想要借宿和打探情报,不过面对贫苦的山中村民,每个人表现出的姿态都各不相同,乾阳对邢烈等人客客气气,可凡俗村民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王鹏展是张狂,徐炳燃是高傲,关宁要好一些,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很难与人沟通,不过四人有一点是相同的,就连邢烈都未能免俗,就是用‘钱’来解决问题!

邢烈一直表现的很客气,并不摆架子,可提到钱后,还是引来王有根一家人的震怒,甚至要动手,可想而知,迎接乾阳等人的会是什么下场。

结果四个人全被赶到村头,重新碰面后,王鹏展决定既然软的不行,索性就来硬的,反正一群贱民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其余三人也支持王鹏展的提议,结果王鹏展就郁闷了,只是将一个村民打伤,却被高校惩罚20点恐慌积

(本章未完,请翻页)分,这要是失手打死,那还了得!

同时此举也彻底激怒了村民,也就有了此时剑拔弩张的一幕。

如果让他们四个得知邢烈此时正美滋滋地喝着小酒,听着二狗讲述村里接连发生的怪事,同时已经开始分析寻找支线任务的可能,保准一个个都要被气得牙痒痒。

乾阳等四人一个个面色极为难看,上百村民要赶他们出村,眼看就要夜幕降临,现在离开恐怕会平添许多难以预测的变数,通过主线任务1不难推测,夜幕下的山林,不可能有白天那么平静!

可这群村民偏偏还打杀不得,不依不饶,软硬不吃,哪怕危急关头面不改色的关宁,此时都有种想哭的冲动。

邢烈自然不知道乾阳等人身处的窘境,就算知道,也只会是在背后幸灾乐祸。

二狗喝了几杯酒,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己知道一股脑倒了出来。

听起来的确疑点重重,小王村原本很平静,村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可就在四天前,发生了一连串怪事!

第一天夜里,村里丢了三十多只鸡,村民以为是被黄鼠狼拉走了,也就没在意,可第二天又丢了五十多只鸡,这也引起村民的重视,家家户户挑选壮年持着棍棒、大网,夜里守鸡待黄鼬。

这一晚鸡是保住了,可却丢了五个人!

白天倾全村之力搜寻无果后,小王村人心惶惶。

到了第四天,也就是昨天夜里,二十几个胆子大的壮年继续守夜,狗蛋也身在其中,结果怪事还是发生了,这次丢了七个人。

失踪的无一不是气血方刚的壮小伙子,偏偏消失的极为突兀,毫无征兆,这也让村里人猜想到一种可能。

当二狗说到这里时,邢烈已经猜到,这可能就涉及到了王有根口中的盗墓贼。

果然,在大概一个月前,村里来了十几个外人,说是国家要开山修路,让村民们脱贫致富,他们此行的任务就是来勘察地形。

这些外来人自然得到村民的热情款待,可结果恰恰事与愿违,等村民发现这伙人其实就是盗墓贼,并且盗了自家祖宗的墓后,这群人已经是带着盗墓所得跑没了踪影,并且卷走许多村民家值些钱的物件儿,驻

(本章未完,请翻页)村期间还巧言祸害了几个黄花闺女。

所以有人猜测,村民无故失踪,一定是老祖宗在天之灵不得安息,惩罚后人护墓不周。

邢烈对村民所谓的猜测嗤之以鼻,以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大概可以整理出一些可能触发支线任务的条件,比如失踪的村民,比如逃离的盗墓贼……

邢烈目光闪烁,相对而言,寻找失踪的村民要容易许多,只要去探查古墓,或许就能找到线索;至于盗墓贼,这将是最难以攻克的难题!

一是没有更多关于盗墓贼的线索,寻找起来毫无头绪;再就是盗墓贼已经逃离山林,回返现代都市,可这个世界的背景和故事,却发生在山林之中,如果贸然离开山林,也等于是破坏了游戏规则,将要面临的危险和惩罚力度,一定会非常极端!

重新将线索整理一遍,邢烈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今晚,就去探一探这古墓。

午夜,整个小王村安静的显得诡异,没有犬吠声,甚至蛐蛐儿和知了好像都慑于一种恐怖力量的压迫下,不敢吭声。

然而在这种让人紧张的氛围下,一道手电筒的光亮,和两道人影,却悄悄地离开小村。

“邢大哥,依俺看咱还是回吧!”二狗悄声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意。

邢烈轻笑道:“怎么,还没到古墓,你就怕了?不想把村里失踪的人找回来?”

二狗毕竟是不到二十岁的大小伙子,最容易脑袋一热干出傻事的年龄,被邢烈言语相激,立马拍着胸脯壮胆道:“怕?俺长这么大怕过啥?当年偷看陈寡妇尿尿被抓住一阵毒打,俺都没皱一下眉头!走,前面不远就是祖宗墓了。”

天色漆黑,邢烈六感全开,指尖锋利的骨爪也藏在半攥着的拳头中,神经紧绷着,一旦遇到危险,保证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运气不错,一路上平静的很,只是氛围显得有些阴森诡异,但也仅此而已!

站在古墓前,墓碑已经破败不堪,闭墓石门被炸得支离破碎,只有几根椽子支撑着,借着暗淡的月光,可见墓中漆黑的宛如恶魔之口,欲要择人而噬!

墓中的漆黑,似乎手电筒的光都会被吞噬,站在墓前,给人一种跨出一步,就会堕入深渊地狱的感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