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侯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墓碣文’的大力捧场,如果觉得好看,请帮忙投票、收藏、宣传、捧场!】

邢烈出神的这会儿,拍卖会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又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经过拍卖后,终于轮到重头戏登场。

一些物件动辄几十上百万,邢烈也没想到,在如此简陋的环境、如此不专业的拍卖师主持下,竟能收获如此效果,比一些大城市的专业拍卖会也不遑多让!

“下一件拍品,万年沉香木雕成的‘官财’摆件儿,至少有六百年历史,出土不超过十天,机会难得!底价750万,每次加价不少于1万!”

帐篷内安静许久,落针可闻,可就是没人出价。

想想也是,有哪个冤大头愿意花这么多钱,去买个棺材?尽管扭曲了字意,可摆在家里也不吉利啊!

就在很多人以为这个宝贝又要流拍的时候,终于,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破沉寂。

“我出800万!”

接着就是一片吸气的声音,一下子竟然出到了八百万,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邢烈身上,议论纷纷,更有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瞥了过来,可当接触到四个面色冷硬的‘保镖’时,也不免打消了临时生出的歹意。

最终无人出价,或许经过幕后之人的授意,安排的托儿们也都老实下来,生怕弄巧成拙。

拍卖会结束后,有专人领着邢烈和二狗,以及四个‘保镖’离开帐篷,东拐西绕进入一个老院子。

院内有棵老槐树,也不知原来这户人家是怎么想的,栽种这种容易招来不干净东西的树木在院内。

三间瓦房很破旧,门前生着一堆炭火,身穿灰色迷彩服的男人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不断用匕首从跪坐在旁边的棕色老马身上割下一片片肉,放在炭火中随意翻烤一下,半生不熟地塞入口中大口咀嚼。

见此一幕,邢烈不由深吸口气,这匹老马还活着,只是无力再站起身,尽管根根肋骨被刮得干干净净,暴露在外,可老马的神情却异常平静。

这一幕谈不上诡异,因为邢烈知道,‘马’这种动物,最不善表达疼痛的情绪,再怎么痛苦,也是独自

(本章未完,请翻页)默默承受下来,很少会有太大的反应。

邢烈让自己平静下来,语气不富含任何感情的说道:“把近千万的交易安排在这个破地方,你们的‘待客之道’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对方并未在意邢烈的挖苦,哼了声道:“出价八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这笔买卖要是做成了,我侯军给你赔不是,招待条件任你开,可要是你拿不出钱来……”

说话间,叫侯军的男人又在老马身上剜下一块肉,脸上则是冷笑连连。

这时,邢烈听到拉枪栓的声音,知道是身后的两个人拿出了武器。

邢烈叹了口气,这一任务难度能达到2级,可院外却并未设伏,院内也只有三个人,原本如此阵容,与任务难度完全不符,可现在‘枪’都出现了,倒是直接拉近了与2级难度之间的距离。

不过邢烈心中还是没底,仅凭这种程度的威胁,即便多出两把枪,似乎与难度2这一级别还是存在差距,但究竟是差在了哪?

想不通,邢烈索性也就不想了,不管是哪里存在变数,相信很快也就能浮出水面了!

在两把枪就要指向邢烈时,四个僵尸跳蚤同时动了,一个护住邢烈,一个护住二狗,另外两个扑向身后持枪者。

由于事发突然,其中一个持枪者反应极快,抬手就是一枪,命中了僵尸跳蚤的胸口,可这也仅仅是让僵尸跳蚤的身形顿了顿,下一刻,他们被最为雷厉的手段制服。

眼看着叫侯军的中年男人腰肢一拧,就要越墙逃跑,邢烈捡起一把枪,拿在手中把玩,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定会选择留下来聊聊!”

侯军知道逃生无望,索性放松下来,吐了口没嚼烂的马肉,嘴角挂着戏谑的笑意紧盯邢烈。

邢烈一只手缓缓生出利爪,走到半扇肋骨都被掏空的老马身前,微微一叹,揉了揉马鬃,老马轻轻垂下头。

“嘎巴!”邢烈一把捏碎老马的颈骨,让它解脱。

“现在我来问,你来答。”邢烈微微一笑,没有丝毫审问的姿态,倒像是在与老友叙旧。

不过落在侯军眼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份笑容却让人心中冰寒,尤其是刚刚那一手,让人丝毫都不怀疑,人头在他手中比柿子也强不了多少。

“小王村外的墓,是不是你们盗的?”

侯军别过头,冷声道:“哪那么多废话,要杀要剐随便,但你别想从我嘴里挖出任何消息!”

侯军目光狠厉,说这番话时中气十足,看上去并没有虚张声势的成分在内。

邢烈点点头,只觉得眼前的一片迷雾顷刻间被驱散。

难怪先前一直觉得怪异,两个人两把枪,这种程度的威胁,即便是接近难度2,却也只是接近而已,现在终于明白了,变数就出现在这个侯军身上!

二狗刚刚悄声说过,这三人中,只有侯军是先前去过小王村的盗墓贼,另外二人却是生面孔。

可以肯定,这两个此时面色惶恐,却故作强硬之姿的混混,最多只能算是打酱油的,根本不用妄想能从他们嘴里抠出任何东西。

所以,想要了解盗墓贼的消息,侯军将是唯一的突破口。

以侯军表现出来的态度,显然这货的嘴很硬,甚至硬到了可以提升任务难度的程度。

找到盗墓贼老巢的任务,时限只有六个小时,到现在,只剩下不足四个小时了,时间变得愈发紧迫,所以这个侯军,必须要开口,接下来就是考验‘拷问能力’的时候了!

邢烈笑容不减,摇头道:“话不能说得太死,至少也应该先看看我的手段吧?”

侯军的回应只是鄙夷的眼神,和轻蔑的冷笑。

这时,先前对僵尸跳蚤开枪的微胖男人挣扎一番,故作强硬地吼道:“识相的赶紧放我们走,别当老子这伙人是吃素的,把人剁碎了喂狗这样的事,我们可没少干!你他妈赶动我们一下,老子带人剁了你全家!”

邢烈不理这个微胖的混混,吩咐道:“二狗,去外面守着,顺便关上门。”

“哦!”二狗应了声,狠狠瞪了侯军一眼,出了院子。

二狗虽然为人憨厚,可也猜得出来,邢烈这是要用刑了,应该是不想让自己看到血腥的一幕。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