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主线任务变更:由于没有僵尸存活,主线任务‘存活十天’提前被完成,三十分钟后,可回返高校。”

没人在意高校提示,可见关宁和邢烈受伤最重,无力做出丝毫反应,乾阳、王鹏展、以及徐炳燃却目光呆滞了瞬间,紧接着均是面现狂喜之色。

“黄金钥匙!”三人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

此时密密麻麻的蜣螂分兵四路,根本无力做出任何反应的关宁和邢烈,瞬间便被爬满全身,接着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最终只剩下一身皮囊。

解决掉邢烈和关宁之后,这些蜣螂又加入到围攻徐炳燃和乾阳的大军中去。

徐炳燃被厚实的野草护在其中,一时倒也安全,只不过这些蜣螂实在凶残,疯狂啃噬层层野草,看来攻破防御,也是迟早的事!

乾阳就没那么轻松了,失去了一条手臂,用仅剩的一只手挥舞着桃木剑,且战且退。

不过蜣螂的数量实在太多,乾阳仅仅坚持少顷,就再也招架不住,转瞬之间,便被无数蜣螂爬满身躯。

王鹏展冷笑着看着这一切,此时他已经恢复不少体力,缓缓站起身,一步步挪向从王五身上飘飞出来的黄金钥匙。

这时乾阳发疯般的笑声传来,只见他手中多出一张血色符纸,猛地拍在自己额头上。

血雾翻涌,随着乾阳的惨叫,一道血色身影从他身体中被强行吸扯出来,最终变成乾阳的模样,身材气质都与之一般无二。

此时的乾阳皮肤细腻宛如婴孩,全身不着寸缕,冰冷的目光瞪着王鹏展,嘴角却挂着狞笑。

“能逼出道爷的血道分身,并借助分身重生,你也足以自傲了!嘿嘿,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道爷就让你知道,谁才是那只黄雀!”

乾阳气势逼人,与先前老好人的样子截然相反,捡起地上的桃木剑,在王鹏展难以置信的注目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胸膛被木剑刺穿。

原本被蜣螂爬满身的乾阳在施展过血道分身之后,身体便软到在地,此时血肉已经被啃噬一空,而乾阳新的身体,则虚空画符,印在被刺穿胸膛的王鹏展身上,顿时一团金色火焰升腾而起,将王鹏展焚成飞灰。

(本章未完,请翻页)王鹏展一死,先前肆虐的蜣螂也全部化作一滩滩脓水,极为酸臭的腐烂味道,顷刻间弥漫整间石室。

“王鹏展?哼哼!”乾阳冷笑道:“好厉害的手段,只是演技还不到家,起初被邢烈拿着手术刀上前救治,表现出的惊恐与提防之意,竟比被虫子袭击更甚!可若非如此,道爷又岂会忍你到现在?”

乾阳愈发得意,就差为自己的隐忍点赞了!

乾阳扯开王鹏展的衣襟,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癖好,而是拾取紧贴在他胸前的一把血色钥匙。

学员死亡后,会有一把开启私人储物空间的血色钥匙出现在胸口,开启血色宝箱后,能得到该名学员储物空间内随机半数的物品,以及半数的恐慌积分。

也正是因此人们之间有了利益冲突,即便是处于合作关系,彼此也在无时无刻的相互提防。

“嗯?”乾阳刚刚拾取王鹏展的血色钥匙,忽有所觉,猛地拧身,就看徐炳燃一把抓起黄金钥匙,发疯似得逃出石室,进入甬道中。

乾阳怒极反笑:“徐姓丫头,本想着如果你识趣,就留你一命,看来是道爷想多了啊!”

看不出乾阳有丝毫紧张,也难怪,此时他的身体状态已经恢复到最佳,反观徐炳燃,则重伤加身,逃离时步履蹒跚,恐怕就是从未强化过敏捷属性的邢烈,都能轻易追得上。

乾阳急忙追逐而去,同时怪笑道:“徐姓丫头,你最好跑快一点,不然被道爷抓住了,定要抽了你的精血和魂魄,将你活炼成新的分身血符!”

话音落下的同时,乾阳也大步冲出石室,进入甬道之中。

可突然,乾阳止住脚步,楞在原地,眼中闪过慌乱之色,猛地回身看向石室内。

“唉,还真是老天都帮我,刚才那群臭虫散发出的味道,正巧能掩盖幻觉迷粉的香腻味道。”徐炳燃拂了下长发,得意的笑着,露出一口小白牙。

原来徐炳燃一直站在原地,根本没去拿黄金钥匙,更没逃出石室,先前的一幕,不过是乾阳看到的幻象而已。

乾阳突然想到初入世界时,遭遇食人花的场景,当时那毫无破绽的幻境,险些让所有人都着了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当时斩杀食人花后,本来还疑惑为何没出现钥匙,结果被徐炳燃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打消了怀疑,难怪当时她那么积极的解释,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的手段!

乾阳绝望了,再看周围,这哪里是什么甬道,自己分明是在一株巨大食人花的……口中!

“呵呵呵,乾阳道长,你可知,黄雀的身后,还一直潜伏着一条美丽的毒蛇?”

随着徐炳燃声音落下,食人花大口闭合,疯狂咀嚼起来,传出咕叽咕叽的声音,鲜血顺着食人花的齿缝喷溅,类似咀嚼脆骨的声音让人听着脊背发凉。

徐炳燃神情亢奋,伸手去拿黄金钥匙,可就在这时,徐炳燃感到一阵剧痛从背后传来,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去,就见前胸突兀探出一条手臂,一条指甲锋利,苍白毫无血色的手臂。

一个身穿风衣,戴着墨镜的身影,正站在徐炳燃身后,面色同样苍白毫无血色。

“踏、踏、踏……”

一阵皮鞋接触地面传出的声响,不疾不徐地从甬道外传来,徐炳燃嘴角淌血,下意识地看去,就见自己那株食人花被一只利爪撕碎根茎,迅速枯萎,直到食人花彻底变成一地脓液,才真切地看清那道身影。

一身休闲西装,一双休闲皮鞋,嘴角挂着轻笑,眼神却平静的宛如一潭死水。

“邢烈,是你!”

徐炳燃从齿缝中挤出这个名字,接着看向被无数蜣螂啃噬成皮囊的身穿白大褂的尸体,凄然一笑,原来那只是一具傀儡而已,自己等人都被算计在内了啊!

一种名为心灰意冷的情绪悄然滋生,徐炳燃仿佛从云端摔落,彻底的绝望了!

徐炳燃失魂落魄地喃喃道:“蝉身后是性子急切的螳螂,螳螂身后是傲慢的雀,雀身后是自以为最能隐忍、将一切都算计在内的蛇,可天上,还有一头一直俯瞰着的……鹰啊!”

食人花已经将乾阳的尸体咀嚼成烂肉,邢烈也不在意,在其中翻出乾阳和王鹏展的血色钥匙,接着缓步走到徐炳燃身前。

“你的形容倒也贴切,不过并不完全。”邢烈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其实暗中始终还有个猎人,现在正用枪瞄着那头鹰呢!”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