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恐怖的胖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袭上心头,蔡宝健的反应速度也快到了极限,处于‘旋风飞猿刺突’的浮空状态下,身形竟然能违反物理定理猛地向上空窜去。

同时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原来是被邢烈一爪在背上扯掉一片血肉。

蔡宝健一阵后怕,如果刚才慢上那么一点点,恐怕现在的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蔡宝健单脚落地后,面色变得愈加疯狂,同时这股疯狂的神情中,还夹杂着一丝得意,好像在告诉邢烈,刚才是掉以轻心,并没拿你当格斗家来对待,既然你错过了机会,那么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

只不过还不等蔡宝健站稳身体组织下一步的进攻,周围草丛中猛地窜出数道黑影,那速度相对来说虽然不是快到离谱,可却封死了周围所有可供躲避的方向。

一连串噗嗤声传出,蔡宝健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身体,前后左右多处被惨白的手臂给洞穿,正是蛰伏已久的僵尸跳蚤出手了。

“都给我滚开!”

蔡宝健扯破嗓子尖声喊道,猛地一个拧身旋转起来,顿时一阵散发着冷硬金属光泽的旋风凭空肆虐起来,最为强盛时竟高达十余米,周围草木皆被席卷的一片狼藉。

被邢烈操控的四个僵尸跳蚤齐齐被掀飞出去,饶是每个僵尸跳蚤的体质属性高达17点,也难以承受蔡宝健这持续性超必杀技的一个碰撞。

邢烈吃惊的暗吸口气,没想到蔡宝健身受重伤之下,所爆发出来的战力仍不可小觑,四个僵尸跳蚤的生命值急剧滑落,不过好在附身于僵尸跳蚤体内的血灵并没有出现死亡,还可以勉强一战。

充满金属色泽的旋风很快平息下来,蔡宝健半跪在地大口喘息,原本重伤的他在强行施展超必杀技之后,身体状况变得更为不堪,甚至最基本的行动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这也让了解蔡宝健此时状态的邢烈心中叫好。

不过当看到蔡宝健脸上露出些许玩味的神情时,邢烈不由皱起眉头,想到一种可能。

(本章未完,请翻页)“你刚才的招式,是在召唤你的队友?”

邢烈回想在高校时看过的拳皇所有格斗家的资料,对他们的必杀技基本了然于胸,蔡宝健身为知名格斗家,格斗经验自然无比丰富,就像刚才,看似身陷死局,可如果用一招‘龙卷疾风斩’,应该也能暂时逼退四个僵尸跳蚤,完全没必要透支自己使用超必杀技。

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搞出更大的动静,召唤身在不远处的同伴前来助拳。

“嘿嘿嘿,看来你这家伙还不笨,想杀我蔡宝健的人没一千也有八百,可我至今还能好好活着,你想要我的命,更是不可能!”

蔡宝健声音尖利有些刺耳,邢烈不想和他废话,当即指挥一个僵尸跳蚤扑上去。

就在僵尸跳蚤的手臂即将刺透蔡宝健的胸口时,从远处的黑暗中突然传来破空之声,接着一颗巨大的铁球猛地撞在僵尸跳蚤的身上,将其砸得四分五裂。

见此一幕,蔡宝健脸上更是冷笑连连,邢烈心道不好,可以肯定是同为韩国队的陈国汉已经赶来,丝毫不敢怠慢,立即指挥剩余的三个僵尸跳蚤扑上前去,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但还没触碰到蔡宝健,天空中突然一道巨大的身影就砸了下来,轰隆一声,烟尘弥漫,土石飞溅,大地龟裂,冲在最前方的僵尸跳蚤生生被砸成肉泥,另外两个僵尸跳蚤虽然被邢烈及时撤回,得以幸免,但还是被余波冲击的险些让体内的血灵死亡。

“别怕,国汉来了!”

激起的烟尘中传来浑厚的男声,当烟尘散去,邢烈才终于看清来者。

对方身高需要仰视,肥硕的身躯像是一座小山耸立人前,那身超大号的练功服被撑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裂,足有手臂粗的巨大铁链缠绕在身上,铁链的另一端,链接在那颗巨大的铁球上,的确如邢烈所料,正是韩国队的格斗家——陈国汉!

“胖子,给我砸碎他!”

蔡宝健躲在陈国汉身后,厉声叫道。

陈国汉哦了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举重若轻的提起铁球,抡起砸向邢烈。

邢烈狼狈的扑向一旁,躲过这致命的一击,铁球轰隆一声将不远处的假山给轰得四分五裂,如此攻击强度,简直能惊爆眼球!

面对如此恐怖的陈国汉,邢烈根本不敢硬撼其锋,只能在僵尸跳蚤的不断骚扰下进行缠斗。

邢烈心中很清楚,这场战斗拖的越久,对自己就越是不利,胜负关键就在蔡宝健身上,一旦拖延的时间过长,让蔡宝健得以恢复些许战力,届时怕是再难有机会拿下这二人。

破局的方法很简单,先找机会解决掉蔡宝健,至于陈国汉这个傻大个,完全可以生生磨死他!

时间一点点过去,邢烈也逐渐掌握了陈国汉的格斗方式,这个大家伙攻击能力堪称恐怖,不过却过于笨拙,只要抓住时机,并非没有突进的可能。

“死胖子,球玩的好溜啊,没想到在监狱里还能对着一群基佬练出这么高明的手活。”

邢烈话中所蕴含的深意,陈国汉自然听得明白,脾气暴躁如他,自然受不了这番言语上的讥讽,咆哮一声,抡起铁球开始蓄力,正是杀招铁球粉碎击的起手式。

见此邢烈眼睛一亮,在对手并未倒地之前,使用铁球粉碎击,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邢烈不退反进,矮身堪堪避过陈国汉经过蓄力的铁球粉碎击,接着扑到已经毫无反击之力的蔡宝健身前,看到蔡宝健一脸满是惊恐欲绝之色,邢烈微微一笑,一爪撕开了他的喉咙。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陈国汉艰难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悲吼一声,反手抓住邢烈的衣襟,猛地一记铁头撞,将邢烈撞飞出去。

可能由于悲愤所致,陈国汉抱起铁球用头连续撞击,传出好比敲钟般的巨大声响。

“呵呵,胖子,现在就剩你一个了!”

满脸鲜血的邢烈轻笑一声,摇摇晃晃几次才站起身,冷峻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平光眼镜下的目光中,却平静有如死水。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