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童话般的小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哐啷啷”的推开蜡像馆那陈旧的铁门,入目所见并不如想象中那样漆黑一片,整间大厅中灯火通明,一条足有两米宽的鲜红地毯从邢烈脚下延伸到前方的楼梯上。

二楼和三楼的四面全部都是房间,走廊和护栏围成一个正方形,整座建筑就像一个‘回’字,邢烈站在一层大厅中,就像站在‘回’字中间那个‘口’中。

“嗒、嗒、嗒!”

邢烈的皮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传出清脆并带有回音的声响,一层只有两个房间,邢烈走上前去推了推,发现两个房间都被锁住了,以高达34点的力量属性,竟然根本推不开。

这时邢烈心有所感,知道是有任务更新,立即掏出小本翻开第五页查看。

触发支线任务——被锁住的房间:

支线任务1:前往蜡像馆第二层和第三层分别寻找开启第一层两个房间的钥匙,蜡像馆内有一些颇具艺术价值的蜡像,请不要破坏它们。

任务难度3,完成奖励属性3点、恐慌积分30点。

任务失败惩罚:找到两把钥匙前,每破坏一具正常的蜡像,惩罚恐慌积分200点,积分不足抹杀。

“蜡像也分正常和不正常吗?”

邢烈摇头一笑,顺着楼梯上了二楼,随意走到最近的一扇门前,轻轻拧动球形门锁,“吧嗒”,门应声开了。

这是个布置的带有童话色彩的房间,墙壁上是白雪公主贴纸,一旁书架上摆放很多童话故事书,一张公主床上堆满了毛绒玩具,床边正有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在竞相追逐嬉戏。

当然,这一切画面都是静止的,两个长得十分相似的女孩儿,都只是蜡像。

两个女孩儿同样留着公主发,带着水果发卡,一个作势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不管是口中的小白牙,还是脸上的小酒窝,制作的都极其自然,那黑白分明的眼珠也是极其传神,看着她们雀跃的神情,就连邢烈也不由会心一笑。

(本章未完,请翻页)两个小女孩儿的粉色裙子上都只有一个小兜,兜里隐约露出一些轮廓,应该是装着什么东西。

邢烈上前,用两根手指探入前面那个女孩儿的小兜里,夹住一样东西。

“啊!!!”

突然,一声凄厉到让人灵魂都为之颤栗的尖叫声从第一个女孩儿口中发出,她长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由于面部表情的变化,她的眼角扯开细密的裂纹,长大的嘴巴将脸部两旁的皮肉全部撕裂,拉着粘稠的血丝,死死瞪着邢烈发出尖叫。

看着如此突如其来的恐怖一幕,邢烈猛地打了个寒颤,感觉好像心脏被狠狠地扭了一下,那种直达灵魂的颤栗,让邢烈整个人都愣住了。

就在这时,从原本一张天真烂漫的脸庞变成死鱼眼、蛤蟆嘴的女孩儿,一口咬在邢烈的手臂上,猛地一撕,扯下一大块皮肉,接着又一口咬了上去。

只不过这一口还未触及到手臂,就被邢烈一拳给轰飞了出去。

“呵呵呵,哈哈哈,对,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邢烈突然状若疯狂,死死攥着两只拳头,脸上的狂喜之色显得有些狰狞。

刚才那种感觉,才是他真正追求的恐惧,而且刚才的恐惧不同于第一次进入任务世界时那么短暂,那么轻微,就像触及静电一样;而是触碰到内心深处,甚至触碰到灵魂的恐惧,就像高/潮一样让人迷恋!

先前的画面,如果换成胆小者,或许恐惧值一下子就能达到满值的一百点,虽然作用到邢烈身上,恐惧值只是达到了7点,但也让他无比满意。

“呵呵,可爱小妹妹,为了表达我的谢意,如果你愿意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说不定等下我会直接离开。”

邢烈对着满嘴鲜血,样子已经变得极端恐怖的女孩儿露出温和的笑容,接着走到第二个女孩近前,带着一脸期待之色的将手伸进她的衣兜里,等抽出来一看,原来只是块糖果。

邢烈脸上闪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失望之色,也不知是因为没找到开启一层房间的钥匙,还是这个女孩儿只是一具普通蜡像的缘故。

“啊!!”

那所谓的‘不正常’的蜡像女孩儿,似乎根本听不懂邢烈先前的话,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

随着跑动她的身体多处渗透出粘稠的血液,就像稍许凝固的糖水一样,每跨出一步,她的皮肉都会在地面上拉起粘稠的血丝。

邢烈双手屈指成爪,尖锐的骨质利爪生长到四公分长,一把将女孩儿给甩了出去。

女孩儿的胸口处多处狰狞可怖的五道爪印,不过她似乎并没受到影响,再次张开大嘴扑向邢烈。

一连将对方击出去三次,见女孩儿再次悍不畏死的站起身来,邢烈脸上也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

34点力量属性究竟意味着什么,邢烈心中比谁都清楚,换做普通人来承受自己这一爪,就算能侥幸活命,但估计也很难再站起身,而这个女孩儿被抓了那么多下,还能站起身速度丝毫不减的扑上来,这种身体强度已经绝非是普通人身体的范畴之内。

这次邢烈双手抓住有如恶鬼的女孩儿的肩膀,猛一发力,将她彻底撕碎,房间内这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一道淡灰色的影子从女孩儿的尸体中飞向邢烈,这次邢烈并没躲避或者反击,任凭这团东西撞在白大褂上。

与此同时,白大褂上多出一张灰白色的狰狞人脸,正是小女孩儿的模样。

现在邢烈这件白大褂上,已经有五张狰狞脸孔了,前胸、腹部、和肩膀部位,都有恶灵的脸孔做出死亡时那一刹那的狰狞表情,看着极其怪异。

这里并没找到开启第一层房间的钥匙,邢烈再次打量房间,见地面上、墙壁上、床上、以及第二个小女孩儿的脸上和身上,都被迸溅上了鲜血和碎肉,可那第二个蜡像女孩儿,却还是一脸雀跃的做追逐状。

宁静与死寂的交相呼应,俨然成了这个小小的童话世界中最为血腥的一笔。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