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巨型寄生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关琳琳长这么大就连一只鸡都没杀过,现在让她去杀人,尽管这三个昔日的同窗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人,可身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儿,又怎能克服得了内心的抗拒!

被邢烈那不容置疑的目光瞪着,关琳琳只感觉大脑已经变得一片空白,在这片空白中就只剩下邢烈那张冷峻的面庞。

关琳琳持着尖刀,一步步略显木然的走到两个……不对,应该说是三个寄生者面前,可却迟迟也下不去手。

“哼,真是可笑,就连面对走肉行尸都下不去手,看来恐慌高校并不适合你,第一步都踏不出去,还谈什么梦想?”

邢烈的话让关琳琳表情一僵,这番话就仿佛化作一柄重锤,每一个字都捶打得关琳琳几乎要崩溃。

“女人啊,到什么时候都放不下那种优柔寡断的性子,或许是我选错了,先前那个矮个子的怂货都比你强!”

关琳琳咬着下唇,尖刀在手中被握了再握,却始终还是下不去手,感觉手中尖刀仿佛重达千斤,只要一举起来,或许下一刻,自己就会被压得崩溃。

“杀呀!”

邢烈大喊一声,这一声就像压倒关琳琳十多年来所坚持的人生观的最后一颗砝码。

此时的关琳琳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杀’字,紧咬牙关,闭上眼睛猛一顿砍。

眼看着关琳琳状若疯狂的样子,邢烈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由于盲目攻击所致,这一番砍杀就只有一刀颇为奏效,将那男寄生者的口器给斩成两段,可紧接着关琳琳所要面对的,却是另外两个寄生者那根本无力躲避的攻击。

“他会出手吗?”

关琳琳经过先前的发泄,眼看着一道挂着粘液的恶心口器向自己咬来,内心中反倒变得出奇的清明,闭上眼睛,脑海里再次出现邢烈那道身影。

并没有预料当中的疼痛,关琳琳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邢烈挡在身前,另外两具寄生者已经全部葬身在了他的利爪之下。

邢烈笑呵呵的看着关琳琳,点头赞道:“刚才的表现虽然有些差强人意,但能突破心理障碍,总的来说还不错。”

关琳琳十分勉强的扯了下嘴角,姑且就算是同样以笑容做出了回应。

邢烈有考验关琳琳的意思,如果她能突破自身的极限,那就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只要在接下来的接触中,她能体现出自身的价值,或许选择当她的助教,也不是没可能。

邢烈的目的达到了,这次也就没再继续为难她,率先走进篮球场。

视野突然变得开阔,不过篮球场上正在上演的一幕,却让关琳琳刚刚恢复些血色的脸,再次变得煞白,忍不住别过头不敢再看。

邢烈轻轻皱了下眉头,道了声有趣。

篮球场上有四个寄生者,其中三个将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目测足有两米五高的寄生者围在正中,这身材高大的寄生者的嘴已经被撕

(本章未完,请翻页)裂,探出三根口器,正在蚕食着另外三个寄生者的口器,随着大口咀嚼,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看起来这些寄生者像是在自相残杀,不过拥有剑齿虎附带野兽感知天赋的邢烈却并不这样认为。

随着那三个寄生者的口器被一口口的吞食,身材高大的寄生者浑身上下流露出的恐怖气息迅速升腾,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正是这个寄生者在剥夺同类中弱者的力量为己用。

此时那三条口器已经被吞食多半,邢烈面色一冷,或许现在还有一搏之力,如果等到那三条口器被吞食殆尽后,恐怕这巨型寄生者的实力还要再提升一大截,到时候手段尽出之下,就算将他解决掉,也必定是惨胜。

从储物空间中取出白大褂一抖,将它穿在身上,那架平光眼镜也被重新戴了上去,见到邢烈突然改变着装,倒是让关琳琳有几分意外。

在她看来,邢烈的近战能力很强,但穿上这么一件近乎垂到膝盖上方的大褂,不会对行动造成影响吗?

邢烈一翻手,在召唤出血灵的同时,逆魔匕首也已经被握在手心。

消耗2点充能,发动风暴之魂中的特效2风行,扑向巨型寄生者的速度陡增三分。

关琳琳实在想不到一个人的速度竟然可以快到这种地步,先前已经十分高看邢烈这个所谓的‘学长’了,可却没想到这个邢烈学长的真正实力,还远不止先前自己看到的那些。

在关琳琳难以置信的注视下,邢烈风驰电掣般突破了进去,连续手起刀落,砍在巨型寄生者其中那一条狰狞的口器上。

以逆魔匕首的锋利程度,竟然连续两次出手,才将一条口器斩断,如果换做普通的寄生者,逆魔匕首斩在他们身上,比切豆腐也差不多,足以看出眼前这大家伙吞食了其余寄生者口器之后,实力提升之巨!

乌黑粘稠血液从断掉的那根口器中疯狂四溢,那巨型寄生者也发出痛苦的咆哮声。

这次的突袭成功,并没让邢烈心生大意,知道机会难得,趁着眼前这家伙还没抽出另外两条口器,用逆魔匕首又向另外一条斩去。

又是两刀下去,巨型寄生者的另外一条口气再次被邢烈斩断,不过同时这巨型寄生者也抽回了仅剩下的一条的口器,快如闪电般扫在邢烈身上,速度之快,就是拥有野兽感知也来不及预警,被抽飞出去不下十米远。

被抽飞出去的瞬间,邢烈的心中非但没有任何负面情绪滋生,反倒觉得非常庆幸,如果不是先前的及时突袭,断了巨型寄生者两条口器,那现在的下场绝对没有这么乐观。

寄生者口器的攻击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如果刚才是两条甚至三条口器同时发起攻击,邢烈自认为就是连施展鬼步的机会都没有。

“嘭”的一声闷响,邢烈的身体被抽飞出十多米远后,将身后的墙壁都撞出了几道裂纹。

关琳琳急忙跑上前,扶住邢烈,可却手忙脚乱的不知应该如何进行救治。

(本章未完,请翻页)看她一脸着急的神情,邢烈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块,接着露出一丝笑容。

“没事的,这点伤还要不了我的命。”

邢烈十分艰难的站起身,关琳琳这时抓住邢烈的手臂,伸手揽住邢烈的腰,虽然她不方便开口,可那一双明亮的眼眸中所透露出的含义,和此时的举动,却不难判断她的用意,显然是想帮助重伤的邢烈逃走。

“想在任务世界中活得更长久,收获更大的利益,就要懂得什么时候应该硬着头皮蛮干,什么时候应该退避三舍。”

邢烈摆摆手,阻止关琳琳要带着自己逃走的举动,对那不远处张牙舞爪的巨型寄生者也根本没多看一眼,反倒给关琳琳传授起了经验。

“就像眼前这种状况,如果是你一个人面对的话,记住,只有拼命,不能逃走。虽然这巨型寄生者已经进化到十分难以对付的程度,但他的身体行动速度最多也就是比平常人要强出一些,所以只要拉开距离,还是有机会磨死他的。但如果这次逃走的话,给了这巨型寄生者更多的时间去进行吞食进化,那么当下次他主动找上你时,或许你会发现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关琳琳看着正快步朝这边走来的巨型寄生者,眼中露出明悟之色,突然她的神情变得很是激动,赶忙拿出记事本写给邢烈看:我懂了,谢谢邢烈学长,稍后咱们去化学实验室,我会向你证明我并不是一个花瓶!

邢烈有些意外,也不知道这丫头哪里来的这么强烈的自信心,不过还是笑着点头道:“好,我等着你的证明。”

不过显然这种场合并不适合在这类话题上拖延时间,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巨型寄生者,邢烈伸出手,掌心朝上,随着空间发生轻微的扭曲,一口小巧精致的棺材把件出现在手掌心中。

接着邢烈变魔术似得探手在虚空一抓,一口至少需要两人合抱的大缸凭空出现,被邢烈举重若轻的单手擎着,轻轻放在地面上。

关琳琳始终在一旁注视着邢烈的举动,这一切已经惊得她眼中异彩连连,可真正让她感到难以置信的还在后面。

就见邢烈手中那小巧的棺盖嵌起一丝缝隙,一个小巧的团状物体从中飞出。

见到此物,关琳琳下意识的以为是老毛子的套娃,又像是一个不倒翁,只不过头做的太小了,身躯反倒显得极为臃肿,但不管怎么说,小巧精致的东西总是惹人喜爱,甚至关琳琳还在想,如果自己二人能活下来,稍后一定让邢烈把这可爱的小东西拿给自己好好看看。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关琳琳的嘴张得足以塞进去一个灯泡,就见原以为小巧精致的可爱物体,在离开棺材后,体积迅速膨胀,最终变成一堆看着极为恶心恐怖的臃肿人身,那种臃肿并不同于胖得臃肿,而就像是被水泡了不知多久,已经严重浮肿的尸体,看上一眼,保准终生难忘。

这么一大堆极度浮肿的身躯准确的落入那口大缸中,关琳琳看了下尸体的那张脸,近半尺长的血红长舌,没有眼白并且已经严重水化的眼球,这一切,让她被吓得连连向后退去。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