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张靖的态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化学实验室外,目测不下二十多个寄生者在轮流撞门,邢烈和关琳琳的到来,顿时吸引了大部分寄生者的注意。

可能是对鲜活生命的感应力很强的缘故,这二十多条狰狞的口器齐齐对准了邢烈二人,张牙舞爪的样子,显得极为贪婪。

其实不怪关琳琳见到这一幕心中发憷,如果是随便三个五个寄生者,关琳琳虽然没有把握能够对付,但相信邢烈出手的话,将其解决掉完全不成问题。

但眼前这寄生者的数量未免也太多了,如果陷入包围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关琳琳已经做好随时冲下楼梯的准备,不过却被邢烈拽着手臂一步步缓慢的向走廊上寄生者所在之处的反方向退去。

寄生者们放弃了继续撞化学实验室的门,齐齐朝着邢烈二人逼近。

他们的身躯都很僵硬,行走时的动作显得有些滑稽,速度也并不快,和正常人快步行走的速度差不多,但尽管如此,不管是邢烈还是关琳琳,都不敢生出半分轻视之心。

由于寄生者数量太多,邢烈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在近身作战中突围出来,就算用厉鬼蝮蛇,可在二十多条口器的鞭笞之下,估计也挺不了多长时间。

想要将这些寄生者尽数解决掉,至少也需要再多一具拿得出手的傀儡,不过现在留给邢烈的时间实在有限,根本无暇准备。

关琳琳虽然不懂邢烈为什么不通过楼梯逃走,反而要前往楼道死角,将自己逼上一条死路,但看邢烈一脸的镇定,同时也出于信任,并没有丝毫反抗。

当这些寄生者逼近到距离不足十米远时,邢烈一把揽住关琳琳的腰,将她给挟了起来,接着助跑起跳一气呵成,并消耗3点充能发动风暴之魂的特效3御空,带着关琳琳从这些寄生者的头顶上方飞掠过去。

强烈的失重感让关琳琳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当脚踏实地的感觉再度传来时,她惊奇的发现,已经被邢烈带着将那些寄生者远远的甩在身后,同时自己二人也出现在了化学实验室的门口。

此时在关琳琳的眼中,邢烈变得更是神秘难测,原以为他身为高校学员,强大是因为擅长拳脚,没想到后来见识了厉鬼蝮蛇,现在又见识到了飞行能力,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保留着更为强力的后手。

“张靖,我知道你在里面,那些寄生者已经暂时被甩开了,你想活命的话,就开门让我们进去。”

邢烈并没去敲门,而且声音也不大,他不担心张靖听不到,由于野兽感知能力的不凡,能清楚的在这道厚实的门板后,察觉到人紧张的心跳声。

寄生者们回身再次摇摇晃晃的向邢烈二人快步走来,关琳琳一脸的焦急之色,可看邢烈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带给他的这份自信。

实验室内并没有声音传出,邢烈也不急,继续说道:“让我们进去,你有活命的可能,不然最多再有两个小时,这些寄生者就会破门而入,想想被一口口争抢分食的下场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邢烈的声音中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但却仿佛透着某种魔力,话音落下还不出三秒钟,那足有一寸多厚上面已经满是冲撞痕迹的板门应声而开。

一个面色煞白,神情异常憔悴的青年,眼中带着无尽的怯意出现在门后。

邢烈走进化学实验室,先是在周围环视一番,接着问道:“你就是张靖?”

对眼前这个青年的身份,邢烈也是全凭猜测,并不能十分笃定的说他就是主线任务1的目标。

“对,我叫张靖,请问你是?”

起初张靖眼中满是怯意,但当看到邢烈身后跟着的关琳琳后,可见他的表情也放松不少,显然二人应该认识,对邢烈自然也就放下了几分提防。

邢烈看向关琳琳,见她点了下头,显然是肯定了张靖的身份。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可以帮你解决掉外面那些麻烦,现在轮到你说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邢烈没那闲工夫和这个张靖废话,只想从他口中得知寄生物的来历,和下一步的主线指引。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让邢烈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张靖把头转向一旁,语气也变得有些生硬起来,就像邢烈的某句话,或是某个举动引起了他极大的反感。

邢烈心中微微一叹,说道:“用你的命,来换关于寄生物来历的信息,这不是很划算吗。”

这时关琳琳将记事本拿到张靖面前,对着他很勉强的笑了下。

记事本上被关琳琳写下的内容也不外乎是让他相信邢烈,将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邢烈会帮他逃出这里等等。

“那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帮我逃走?难道随便一只阿猫阿狗的过来说能帮到我,我就要听之任之吗?别忘了,是我给你们开的门,现在是我张靖救了你们的命!”

张靖此话一经脱口,关琳琳面色顿时就是一变,近乎条件反射般的去拉邢烈。

在关琳琳的理解中,恐慌高校里出来的强者,那都是如同神魔般的存在,本应该眼高于顶,蔑视凡俗世界的一切,可眼前这个不知趣的张靖简直就是在打脸,就像一介贱民辱骂王侯是阿猫阿狗,如果邢烈这都能忍的话,那就太难以置信了。

而且主线任务1现在还没完成,如果张靖被邢烈给杀掉的话,任务自然也就失败了,邢烈身为资深者学长,或许不在意那些微不足道的惩罚,但遭殃的却是自己这个还并没有正式加入高校的新人。

邢烈揶揄笑道:“呵呵,你这丫头拉住我干什么,难道还担心我会动手杀了他?”

关琳琳有些尴尬的松开抓住邢烈手臂的手,仅仅刚才那瞬间,她发现由于紧张,手心都已经变得潮湿一片。

不过让她实在想不到的是,邢烈此时的表现竟然如此的淡定,仿佛根本不在乎张靖的出言不逊,张靖的那一番话,就是她自己都有些忍不住要发飙,难道说恐慌高校的学长们一个个都这么好说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脾气都这么好?

关琳琳微微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邢烈也是一声没吭,这让张靖显得十分尴尬,过了会儿还是由张靖打破了沉寂。

“既然你没打算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也根本不感兴趣,这样吧,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座教学楼,我再考虑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好,希望到时候你不会食言。”

邢烈笑了下,接着看向关琳琳:“记得先前你说过,只要带你来到化学实验室,就向我证明你并不是花瓶。”

关琳琳从刚才就一直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邢烈的话让她回过神,眼中的迷茫尽数消退,重重的点了下头,在实验室内忙活起来。

邢烈看她准备那些瓶瓶罐罐的,又在记事本上不断写出一串串的公式进行计算,也就没再打扰他。

门外发出咚咚的声响,自然是寄生者们砸门的声音。

邢烈看了下时间,按照主线任务给出的信息,要在三个小时内找到并救出张靖,很显然,从任务颁布下来的那一刻开始计算,寄生者需要三个小时,才能攻破化学实验室的大门。

现在距离大门被攻破还有两个小时左右,手脚麻利一些的话,应该足够制作出一具傀儡。

张靖见邢烈将几个试验台拼到一起,将上面的东西全部清空,和关琳琳一样忙碌起来,不由皱起眉头。

“你不是说能帮我解决掉外面那些麻烦吗?现在还磨蹭什么,倒是拿出个方案啊,不然等下那群寄生者破门闯进来,我死了的话,你就别想知道那些寄生者的来历!”

邢烈对张靖的话置若罔闻,抬手一托,紫金龙棺凭空出现,分明封闭的化学实验室不知从哪卷来一阵阴风,接着地面上已经多出几具尸体。

对这些寄生者的尸体,张靖自然不陌生,本想询问邢烈要这些尸体做什么,但先前彼此闹得很不愉快,现在倒是不好开口了。

邢烈和关琳琳都在忙碌,唯独剩下他张靖一个闲人,在这里显得毫无存在感,索性来到墙角蹲了下来,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上。

从始至终,邢烈都没多看张靖一眼,一个蹬鼻子上脸的可怜小丑罢了!

这次邢烈要实施的手术比较繁琐,早在先前打算通过寄生者的尸体当做傀儡素材的时候,脑海中就已经出现了一个傀儡的雏形。

普通寄生者的尸体比正常人强不了多少,最多也就相当于正常人中以一敌三的猛汉,虽然普通的寄生者身体僵硬,速度十分缓慢,远没有正常人那般灵活,可身体的抗打击能力和力量,绝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

要说寄生者最强大的地方,当属心脏部位那颗种子生长出的胚芽,也就是口中吐出的那条狰狞口器。

不提先前遭遇过的巨型寄生者,就算是门外那二十多个普通的寄生者,邢烈都不敢说能一次性将其解决掉。

所以这即将组合成的傀儡,最不能忽略的就是这口器!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