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寄生水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原本属于关琳琳入校考核的任务世界,对她来说,或许很难,但对邢烈而言,应该非常简单,如果不是难度得到了提升,或许面对本世界终极boss的话,也只需一把逆魔匕首就能轻易解决。

但正是由于邢烈的强行介入,并拥有获得任务奖励的资格,才导致难度大幅提升,不然仅仅是2级难度的主线任务,又怎能遭遇到比正常难度下终极boss还厉害的巨型寄生者?

就是邢烈也没想到,任务难度的提升会如此巨大,这也让他对稍后展现在眼前的强大生物有些忌惮,所以接下来将要制作的傀儡,必须要好好计划一番。

既然要花费心思制作傀儡,那么先前甚至动用了厉鬼蝮蛇和技能鬼步才堪堪解决掉的巨型寄生者,绝对是最好的手术材料。

这次要制作的傀儡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复杂,可过程却很繁琐,因为手术全程的百分之九十都要在心脏上进行,这种心脏动脉的编织循环术,比组合各种尸体部件的难度丝毫都不低!

手术主体选择的自然是巨型寄生者,用逆魔匕首切开它的胸口,仔细研究一番它心脏内寄生种子的构造,发现这颗如同黑煤球般的种子生长出的根须,全部吸附在心脏动脉上,这样才能将种子吸收不了的物质通过动脉游走全身,不断增强身体强度。

现在邢烈要做的,就是把从其余寄生者身上小心拆卸下来的寄生种子和胚芽,植入到巨型寄生者的心脏中,再将根须编织到动脉上,增加它的口器数量。

寄生者最强的地方就是口器,现在着手制作的这具傀儡每增加一条口器,实力都将获得很大的提升。

原本巨型寄生者有三条口器,被邢烈割掉其中两条,由于口器断层处密布着数不清的大筋和毛细血管,邢烈根本没有把握将其重新续接,但相信以寄生在心脏部位那种子的奇异能力,只要通过吞食其余寄生者心脏部位寄生的种子和胚芽,另外两条口器应该能再度生长出来。

邢烈总共挑选出十颗连带着胚芽的种子,将其全部植入到这具傀儡的心脏中,对于胚芽,也就是形象狰狞的口器排布,选定在前胸、后背、和双肩处。

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这看似简单,实则极其耗费心神的手术终于完成,再看此时的巨型傀儡,口中那三条口器虽然只有一条是完整的,但另外两条还能生长,姑且算作三条。

双肩处有两条长达一米的口器,前胸处有两排、后背上有三排,每排有两条口器,总共十条,加上口中的三条,这具傀儡身上的狰狞口器竟然多达十三条!

看着手术后傀儡新的形象,邢烈脸上尽管带着疲惫之色,但还是看得出这份疲惫中,掩饰不住那份喜悦和成就感。

一条口器的巨才型寄生者都那么难以对付,现在口器数量增加到十三条,可想而知,被这具傀儡逼近的话,下场一定无比

(本章未完,请翻页)凄惨!

“现在你改头换面变成了我的傀儡,也应该给你改个名字了。”

邢烈略作沉吟,想起几年前在一处海滩见到的一场事故,当时有两名年轻男女在海中嬉戏,就听有游客大喊海水中有毒蜇,俗称毒水母,眼看着周围戏水的游客们都逃到岸上,可这对年轻的情侣却不以为意,见那泛着蓝光的水母游动速度十分缓慢,看起来反倒给人一种很是温和的感觉,也就没当回事,以为和水母保持一定距离就行了,并不影响戏水。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对情侣始终和水母保持在三五米远的距离,可没多长时间,他们二人就发疯般的逃上岸,当上岸后所有游客都发现,这一对男女的身上有无数道淤痕,全身上下根本找不到一处完好的皮肉,像是被鞭笞了许久留下的伤痕。

邢烈身为医生,当时也参与了救治,只不过二人登岸没几分钟就死了,在没有针对性设施的情况下,任何救治都是徒劳的。

不了解毒水母的人或许会以为距离它们远一点,不去触碰它们就没问题,但那样以为就大错特错了,往往一只巴掌大的毒水母,它那数不清的触手在水中的最大扩散和覆盖范围甚至能达到十米,可以说,以毒水母为中心点,直径十米范围内,都属于雷区。

想起那次经历,邢烈满意的点了点头:“行动缓慢,如同触手般的口器却异常致命,倒是与水母的特性十分吻合,那就叫你‘寄生水母’吧。”

邢烈将通过吸食自身鲜血,生命值已经恢复到满值的血灵甩到寄生水母身上,下一刻,十余条生有头颅和利齿的触手摇曳起来,寄生水母也跟着缓缓起身,走到邢烈身前,那些条看起来极为狰狞的触手在邢烈身前轻轻的摆来摆去,看起来相当温顺。

被血灵附体后,寄生水母的身体属性也在同时回馈到邢烈的脑海中。

寄生水母:

生命值:

精力值:

体质:30、力量:28、敏捷:16、精神:12

战力评估:未知

寄生水母的属性有些怪异,至少邢烈自己是这样认为。

由于血灵契约的等级达到了8级,被附体后,可以让傀儡的全属性提升12点,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血灵附体的话,这具尸体的原始属性只有体质18、力量:16、敏捷:4、精神:0,属性虽然相比正常人要强悍许多,但在邢烈看来,根本上不得台面。

而且这个战力评估也十分诡异,按照正常的计算方式,被血灵附体后,战力评估应该达到86点,不过这里却是未知,这还是邢烈碰到的第一具未知战力评估的傀儡。

不过仔细一想,或许这也没什么可意外的,厉鬼蝮蛇身为灵异生物,拥有虚无之体的特性,都能对战力评估加分

(本章未完,请翻页),那么寄生水母真正强大的地方可以说与单纯的身体毫无关系,而是在于那与身体力量和敏捷毫不相干的口器,就像一个孩童抱着一把自动步枪,可以说孩童的战力评估不值一提,但没人能忽略自动步枪的威力!

也许是任意一条口器威力过于强大,而寄生水母身上的口器多达十三条,这种强悍的战力发挥好了可以无限大,发挥的不好,又可以是一无是处,所以数据化的属性才显示的如此模糊。

从邢烈割开巨型寄生者胸口,将那血肉模糊的皮囊翻到两旁时,张靖的目光就始终没离开过邢烈的方向,他的面色变得愈发惨白,或许不是不想转过头不再多看,而根本是被吓得做不出任何反应。

直到此时,张靖才回过神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邢烈。

对这些寄生者的厉害张靖比谁都清楚,先前亲眼目睹这种寄生者冲入人群中,那条狰狞的口器每次挥扫间,都能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可此时,经眼前这个男人的手中,竟然制造出一个拥有这么多条口器的恐怖生物,最可怕的还是这个生物看样子还听命于他,这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这时关琳琳也忙完了,原本背在身后的背包此时被小心翼翼的提在手中,上面的拉链敞开着,可见里面放着一排排试管。

关琳琳看到寄生水母这一新制造出来的傀儡时,只是愣了下,眼中闪过些许惊色,但却并没表现的太过意外。

先前她就见识过厉鬼蝮蛇,现在呈现在眼前寄生水母远没有厉鬼蝮蛇看起来恐怖,加上关琳琳先前一直在专心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注意邢烈进行手术的一幕,自然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关琳琳上下打量着寄生水母,接着在记事本上写出一行字:“邢烈学长,你的这只傀儡应该比在篮球场上杀死的要强出不少吧?”

关琳琳认出了寄生水母就是用在篮球场上解决的巨型寄生者制造出来的,对于邢烈制造和操控傀儡的手段,也是佩服不已,这种手段简直可以称得上以战养战,利用敌人的躯体,制造出傀儡,这种能力无论在哪个任务世界,都能用得上。

邢烈此时也是心情大好,听关琳琳有此一问,呵呵笑了声说道:“很快外面那群寄生者就能破门闯进来了,这具寄生水母实力如何,等下咱们用事实来看。”

关琳琳赶忙摇头,用笔极快的写出几个字:先前不是说好的吗,我要向邢烈学长证明我不是个花瓶!

邢烈颇有些意外的看了关琳琳一眼,她先前也见识过了普通的寄生者和巨型寄生者,对这些生物的实力也有一番了解,以没经过任何强化的关琳琳来说,只要稍有不慎,任何一个寄生者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小命,在邢烈看来,她这个新人只要能单独对付一个寄生者,都算是证明了自己。

可邢烈没想到关琳琳竟然想在这个时候向自己证明,难不成她想以一己之力对付外面二十多个寄生者不成?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