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心怀侥幸的张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没错,邢烈的想法就是让厉鬼蝮蛇喝下关琳琳组合出的高强酸!

由于厉鬼蝮蛇属于虚无之体,根本无法进食,如果强行让它吃下某些东西,就等同于在喂食一个全息影像。

但正是因为厉鬼蝮蛇体表涂抹了护体蜡水,就算将它的躯体内盛放满高强酸,也不会外溢,当然,如果有外力将它的护体蜡层给打破,那高强酸自然会迸溅出来,让攻击者承受腐蚀伤害。

蜡的成分很难被酸分解,也只有超强酸才能将厉鬼蝮蛇体表的蜡层腐蚀掉,所以邢烈现在最想搞清楚的就是关琳琳制造出来的‘琳磷酸’,是否也具有腐蚀蜡的能力。

结果从关琳琳这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琳磷酸的腐蚀能力虽然不及超强酸,可用起来却安全许多,如果将试管内的琳磷酸替换成超强酸的话,不仅玻璃器皿无法盛放,就连与另外两种物质发生的反应也过于激烈,释放出的有毒气体很容易波及到自己一方。

所以,琳磷酸并不具备腐蚀蜡的能力。

得到关琳琳肯定的答复,邢烈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这一想法可行的话,无疑会让厉鬼蝮蛇的战力提升一个档次!

对于邢烈的要求,关琳琳自然不会傻到拒绝,她心里很清楚,邢烈让自己帮忙,那是真正认可了自己,这样一个表现的机会,如果错失掉未免也太可惜了。

关琳琳又回到试验台前忙碌起来,邢烈不想浪费时间,平淡如水的目光看向张靖,声音清冷的道:“现在麻烦都已经解决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张靖表情有些不自然,答非所问的说道:“你该不会是隶属国家特殊部门的人员吧?国家无数人口,不可能不会出现一些会特异功能的人士,国家把你们组织起来,如果哪里出现了灵异事件,或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就轮到你们出动了,我猜的没错吧?”

看张靖那十分笃定的神情,邢烈感觉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很可笑,这家伙一定是小说看多了。

邢烈没承认,但也没否认,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和你不熟,也没兴趣和你说太多,只想知道那寄生者的来历。”

张靖沉吟了下,忽然一笑:“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三学生,又怎么会知道那种可怕的寄生者有什么来历?这位大哥,我想你是找错人了,之前我虽然承诺将一切事情都告诉你,但也只是想让你带我逃出去的权宜之计罢了,实在是对不住了。”

邢烈被张靖的出尔反尔给气笑了,也不知道他在顾忌什么东西,难道说出寄生者来历的话,会对他本身不利?

不过也许是2级难度的主线任务带来的麻烦,这个张靖就像当初第二次任务世界中遇到的侯军一样,属于那种嘴很硬,可却掌握着关键线索的人,正因为很难让对方开口,所以任务难度才会提升。

先前邢烈就考虑过这个问题,虽然这次的主线任务1难度只有2级,可这是因为自己强行介入,大幅提升任务世界难度过后的级别判定,或许这里的2级难度,相当于正常任务世界里4级也有可能!

邢烈注视张靖良久,直到看得他心里发毛,这才说道:“我之前遇到过一个叫侯军的人,他的嘴就很硬,当时他有两个同伴,可当我让他亲眼看着一个同伴一口口吃掉另一个同伴后,他最后也承受不住开口了,那种场面虽然我不介意再上演一次,但我还是愿意再给你一个机会。”

张靖面部表情变了再变,最终咬着牙说道:“我还是个学生,你竟然逼一个学生?如果你隶属国家部门,对一个学生出手的话,真的没问题吗?”

“学生?”邢烈嗤笑道:“其实到了我们所在的那个地方,男女老少根本不存在任何差别,而且你也不必胡乱给我按上什么身份,相信我,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对你没好处。”

“那我不说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还要对我用刑不成?”张靖的目光不住闪动,看得出来,此时他所表现

(本章未完,请翻页)出来的镇静,也只是装出来的罢了。

或许是他看出了邢烈对寄生者来历这件事如此感兴趣,也就吃定了邢烈不敢要他的命。

思索了一会儿,张靖挤出一道十分勉强的笑容,说道:“不过你要逼我说出知道的一切,其实也不难,我这个人骨头软的很,但事情的真实性就很难保证了,除非你再答应我一个条件!对了,如果你杀了我,那就别想知道关于寄生者的一切,就等它们不断的去寄生,去相互吞食,最终大家谁都别想逃命!还是那句话,再答应我一个条件,帮我找到我的女朋友秦雪晴,我保证把一切都告诉你!”

张靖伸出一根手指,目光分毫不让的和邢烈对视。

“呵呵,虽然我不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国家特殊部门的人,我来自的那个地方,叫恐慌高校,是一个可以通过完成任务世界的各种任务,获得恐慌积分和属性点来强化自身的神秘地方。”

邢烈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但是很遗憾,知道恐慌高校任何信息的任何人,都必须要死,而且因为在你身上得不到相关寄生者的线索,所以接下来我也只能去找秦雪晴同学了。”

“你、你要对我女朋友做什么!”

提起秦雪晴,张靖的面色顿时就变了,看得出,他非常在意这个女孩儿。

邢烈耸了耸肩,“当然是用尽一切办法撬开她的嘴,也许可以控制你的尸体去套她的话,也许可以让你的尸体去一口口的吃掉她。”

“魔鬼,你这个魔鬼!”

张靖看着取出一把精致匕首的邢烈在一步步逼近,不住的摇头向后退去,一滴滴细密的冷汗已经布满了他的额头,或许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的性命在眼前这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眼里有多廉价,可笑先前一直以为对方是国家特殊部门的人,不可能对自己出手,况且就算为了得到关于寄生者的消息,他更不可能要自己的性命。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