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关琳琳的抉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再次割了崔英辰的喉,邢烈并不贪功冒进,一击即退。

在邢烈抽身而退的同时,一道黑影几乎是擦着身前一扫而过,正是崔英辰其中一条细长的口器。

由于两个傀儡都被血灵附体,血灵则是邢烈和傀儡之间建立联系的桥梁,因此它们的身体属性随时都可以回馈到邢烈的脑海中。

目前厉鬼蝮蛇的生命值还剩下不足二百点,全身上下的蜡层已经多处被破坏,露出来的本体也变得很淡,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

寄生水母更惨,生命值已经跌落到一百以下,全身上下如同被严刑鞭笞过,几乎找不到一处好地方,最致命的伤处在肩膀,那是崔英辰将四条口器合并成一股,猛地抽打下来所致。

这道伤害将寄生水母肩膀处的一条口器斩裂大半,伤口向下延伸,险些触及心脏。

如果说寄生水母全身上下唯一致命之处,那自然就是所有种子寄生之所,也就是心脏,一旦被破坏,这些口器也就失去了作用。

似乎胜利的天平在向崔英辰那一方倾斜,若是再僵持片刻,怕是两具傀儡都要完蛋!

邢烈退出战圈后,立即控制寄生水母退后,厉鬼蝮蛇则是将崔英辰的身体给缠了起来。

邢烈知道厉鬼蝮蛇坚持不了多久,当即伸出手,手中突兀出现一捆看似小巧精致,可实际威力却令人难以想象的化学制剂。

原本邢烈让关琳琳将三支试管捆在一起,结果关琳琳建议另取一支试管加入,试管中就盛放一些混合而成的有机氧化剂,这样一来可以释放出更多更强的热量,提升化学制剂的威力。

四根捆在一起的试管出现在手中,邢烈也不敢大意,不敢用力去握,一旦这东西在手中碎裂,恐怕自己这一只手也就废了。

趁着厉鬼蝮蛇缠住崔英辰的机会,邢烈经过蓄力,用出最大的力道将投出手中的四根试管。

砰的一声,试管准确的命中崔英辰的脖子,薄薄的管壁顷刻间被撞击粉碎,所有的化学制剂全部混合在一起,第一时间便出现了反应。

一连串气爆声响伴随摇曳着炫目蓝光的火焰,从崔英辰身上燃了起来。

这还不算完,邢烈再次取出一捆化学制剂,砸在崔英辰的胸腹间,它身上伤口最多的地方在两侧腰身,火焰和高强酸会在第一时间蔓延过去。

火焰腾起一米多高,崔英辰痛苦的疯狂舞动起细长的口器,将厉鬼蝮蛇抽打的身体一阵扭曲,本就已经暗淡的身影更是几乎一阵风都能将其吹散。

邢烈可舍不得厉鬼蝮蛇葬身再次,毕竟这是极为难得的灵异生物,可以说是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强肉盾。

邢烈立即将厉鬼蝮蛇召回,挥手间召唤出两只血灵,吸满鲜血后,对厉鬼蝮蛇和寄生水母重新附体,两具傀儡的生命值再次回归满值。

厉鬼蝮蛇

(本章未完,请翻页)原本近乎消散的身体重新凝实,除了护体蜡层被击溃,属性上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只不过寄生水母有些麻烦。

厉鬼蝮蛇是虚无之体,因为没有实体,所以任何攻击在它身上都无法留下伤痕,可寄生水母不同,先前就已经被七级寄生者崔英辰给折磨的伤痕累累,现在血灵附体后,虽然生命值同样恢复到巅峰状态,可全身多处伤口却在止不住的流血。

即便寄生水母现在并没遭受到任何攻击,生命值也是在一点点自行滑落,偏偏邢烈没有时间对它的伤口进行修复。

被两只血灵吸走大量的鲜血,邢烈也并不好过,面色变得苍白如纸。

如果邢烈的身体状态处在巅峰,一次性最多可以喂饱五只血灵,但先前与崔英辰近身交战时,也是受伤不轻,尤其胸前那一道被抽打出来的伤口,看着简直触目惊心。

加上受到厉鬼蝮蛇体内高强酸四下迸溅的波及,全身多处都被强力的腐蚀过,手臂上一块被腐蚀的深可见骨。

邢烈先是取出医疗箱,动作麻利的将胸前最深的伤口缝合起来,接着拿出盛放有巫医之心的小瓶,抽出十五毫升巫医心血,自行完成了静脉注射。

理论上来说,每1毫升巫医心血,可以恢复2%的体力,但由于邢烈身穿的白大褂有外科手术和治疗技能效果15%的加成,所以这15毫升的巫医心血,实际恢复的体力值已经超过35%了!

邢烈面色变得红润一些,他这一方不说全部战力恢复到巅峰,至少也相差不远,反观七级寄生者崔英辰,身上的火焰才刚刚有要熄灭的趋势,看对方狼狈的样子,邢烈冷冷一笑,即便这是一场或许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就有可能全军覆没的苦战,但只要保持先前谨慎的作战方式,完全有可能将对方生生磨到死!

七级寄生者的身体强度果然超乎想象,当火焰熄灭后,虽然极为狼狈,可通过一举一动却不难看出仍有一战之力。

邢烈协同两大傀儡,再次冲上前,与其战在一起,还是按照先前的作战方式,由傀儡进行牵制,邢烈负责用逆魔匕首在它身上留下一道道的伤痕,为接下来投掷化学制剂做准备。

战斗过程异常惊险,以七级寄生者的强悍程度,一旦被那细长的口器扫到身上,如果事先有所准备,将受力点的肌肉全部绷紧,或许最轻也要落得皮开肉绽的下场。

关琳琳独自一人站在四楼走廊的尽头,瞪圆了美目,掩口看着如此疯狂状态下的邢烈,实在无法和他那一直以来都淡然如水的形象联想到一起。

甚至关琳琳在想,如果这次能顺利的活过这场任务世界,并且经历过几次任务世界后,自己是否也能如同眼前的学长一样,有如魔神降临般挥洒热血!

邢烈和七级寄生者崔英辰之间的一场战斗,持续了足有半个小时,这段期间,邢烈总共反复消磨对方三次,三次都以四支试管捆绑在一起的化学制剂来焚烧并腐蚀对方的躯体。

(本章未完,请翻页)每次消磨对方一次后,邢烈总是会趁此时机通过巫医心血恢复体力,并且补充厉鬼蝮蛇和寄生水母的生命值,接着再次投入战圈,继续尽可能多的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这样一来也能做到让化学制剂的焚烧和腐蚀在身体内外一同进行。

七级寄生者的身体就算再怎么强悍,也架不住这样的消磨,当第三次投掷出化学制剂后,化作七级寄生者的崔英辰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缓缓软倒在地。

但尽管如此,它还是没有死绝,那七条同样瘫软在地的口器还在萎靡的蠕动。

邢烈身体一晃,险些跌坐在地,先前精神时刻紧绷着,这一旦放松下来,强烈的疲惫感顿时如同潮/水般涌来。

大口喘息几口后,邢烈重新站起身,发动白大褂的特效,让破损处和沾染鲜血的地方全部恢复如初,疲惫的脸色也重新变得正常。

对着关琳琳招了招手,她立即小跑过来,故作镇定的看了七级寄生者崔英辰一眼,拿出记事本写上一行字:身为七级寄生者,死亡后为什么没有钥匙掉落呢?

邢烈微微一笑,将逆魔匕首递了过去:“因为它还没死,来吧,割开它的胸口,绞碎他的心脏,到时候钥匙和连锁性隐藏支线的奖励也就都会来了。”

关琳琳被邢烈的话吓得退后两步,先前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逼着用尖刀去砍杀寄生者,现在想想也能勉强接受,可现在他又让自己动手去割开崔英辰的胸膛,并且绞碎他的心脏?

虽然此时的崔英辰已经变成了寄生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人,但事实就摆在眼前,躺在地上的这个男人,除了口中多出起跳细长的口器,别处完全与正常人无异,这又让人如何能下得去手?

关琳琳摇头如拨浪鼓,并且拿起笔记本又要开始写些什么,却不料邢烈一把抢过纸笔丢了出去。

“我进入这次任务世界的初衷,并不只是单纯的为了带你们这样的新人,而是为了挑选有潜力的学员,也好去成为这名学员的助教。”

邢烈轻轻一笑,迎着关琳琳疑惑的眼神,继续说道:“助教和学员之间的关系,以后你会明白的,但有一点现在你必须要清楚,我费尽心机护你周全,可是如果你用这种就连杀一个已经不能在被称之为人的东西的胆量都没有的方式来回报我,会让我觉得很失望,或许会后悔带着你这个累赘。所以……”

邢烈再次将逆魔匕首递了过去:“现在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

关琳琳下意识的接过邢烈递来的匕首,咬着下唇,陷入到天人交战的思想斗争中。

邢烈也不说话,静静地凝视着她。

关琳琳并不笨,而且由于先天缺陷,思考问题的方面要比常人丰富许多,她能想象到,邢烈虽然并没明说,但如果自己真下不去手切开崔英辰的胸膛,绞碎它的心脏的话,就算邢烈不杀掉自己,也一定会抛弃自己这个累赘,任凭自生自灭。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