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通行证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由于起初范逸轩的托大,并没有遮蔽战场阻隔,以至于邢烈一方可以清晰的了解到一班战场上的全部动向,而且既然先前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事后也无法进行更改,根本无法再次选择遮蔽己方的战场阻隔。

或许此时的范逸轩非常后悔当时的托大,但这的确给邢烈一方带来极大的便利。

就如此时,邢烈几人近乎已经压力全无,先前最糟的时候,己方战场上已经被对方的持弓兽人完全占据,但那一波强势的反击,算是摧枯拉朽的将战场重新洗牌。

现在邢烈小队众人所在的这片战场上,存活的兽人甚至不够双手之数,虽然时不时的会从战场边缘处爬上来几只兽人,但往往对方的兽人刚刚露头,就会被众人直接解决掉。

而且在解决兽人方面,邢烈的手段让小队其余人都纷纷出言称赞,就是闷葫芦一个的孙文,都不免对邢烈竖起大拇指。

邢烈的做法很简单,让寄生水母在战场中不断收割落单兽人的性命,他则是悠哉的站在战场边缘,而且还用血灵控制了四只盾甲兽人的尸体,分别守住几个方位,只要附近有兽人要爬上战场,都会直接将其撞下深渊。

原本盾甲兽人就属于身强体壮的类型,就是单独对上强化等级要高出不少的持弓兽人,也能做到一个冲撞要了对方半条命,更别提被邢烈那高达e级评价的血灵附体后的属性了。

目前血灵的最大生命值已经达到了170点,因此附身盾甲兽人的话,可以让尸体的身体属性全部增加17点,等同于多强化了近十级的兵器属性,这样一来,用于看护战场边缘,自然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就当邢烈一方战场上的兽人几乎被收割殆尽时,朱子傲和孙文等四人全部聚集到邢烈这边。

朱子傲更是凑到近前,对着另一方战场上扬了下头说道:“嗨,一班那群家伙不会是魔怔了吧?战场上都要被咱们的兽人给堵满了,现在还能笑得出来?”

邢烈顺着朱子傲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一班小队成员一个个神采飞扬,那副班长范逸轩更是眉飞色舞,唾沫星子乱喷的讲述着什么,看样子士气明显有所回升,不同于先前人人面色沉凝的氛围。

邢烈似乎并没感到意外,笑了下说道:“可能是想到破局的方法,准备各自亮出底牌,再组织一波反击吧。”

“哈哈,反击?得了吧!”朱子傲嗤笑道:“咱们把血焰斧都强化到这么高等级了,兽人们拿着斧头,身体属性都快赶超老朱我了,而且那边兽人的数量都快过千了,那些一班的家伙们又怎么能组织得起反击?”

邢烈摇头道:“我相信对方每个人都保留着底牌,并不是不存在反击的机会,如果换做是我,一定会想办法提升持弓兽人的生存能力,然后各自亮出底牌,通过大肆击杀兽人,让咱们这边的战场上重新被持弓兽人占据,只要到时候能弥补兽人生存能力上的不足,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做

(本章未完,请翻页)到翻盘的。”

这时陈薇也走上前来,看了邢烈一眼,接着目光再次落在一班战场上,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邢烈说的有道理,我对那个范逸轩多少有些了解,那个人平时虽然高傲惯了,可冷静下来后,头脑还是很清晰的,我想他一定是想要在助战上面做文章。”

邢烈眼中闪过一道赞赏之色,都说女人细心,看来陈薇也不例外,先前在查看助战的时候,应该是对一些能力较为特别的助战都了解过一番,现在只是遥遥看向一班战场上小队中几人脸上泛出的表情,就能直接把问题考虑到助战身上。

“那怎么办?咱们眼睁睁看着他们反击?还是再制造点什么麻烦出来?”

朱子傲继续开口询问,小队中邢烈和陈薇二人俨然已经成为了决策者般的存在。

这次陈薇率先开口:“经过先前的一波反击,现在咱们每个人身上至少也有两三百点杀怪积分,我觉得可以召唤辅助类的助战,来提升对方战场上兽人的战力,或是召唤强力助战,直接对一班小队进行致命的打击。”

其实陈薇的办法邢烈多少也算是赞同,自己一方有五个人,每人召唤一个助战的杀怪积分还是具备的,如果分别召唤出可以增强对方战场上兽人的攻击、防御、速度、以及生存能力的助战,那么无疑将会给一班小队造成极大的麻烦。

“不好,快看对面战场上!”

正当邢烈和陈薇都各自在考虑想象中最为理想的强化兽人方式的同时,红莲突然惊声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投向对方战场,就见范逸轩几人已经不在被动的原地防守,而是已经五人抱团推进到兽魂强化处,显然是准备要获得杀怪积分后,在助战方面做文章了。

而且范逸轩的双手正在不断掐诀,他那把长剑已经窜飞到头顶上方,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不断的分裂,只是几次呼吸间,头顶上方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剑影,覆盖范围极大,就像一片连绵的劫云。

而且此时范逸轩的面色变得愈发苍白,并且嘴角在时不时的淌出缕缕鲜血,看他此时的状态,显然是在准备施展某些压箱底的手段。

仅仅从那漫天剑影所带来的强大威势,就能看得出这一招一定不简单,甚至邢烈等人所在的战场和对方战场还有段距离,都能让几人真切的体会到那漫天剑光中隐含的近乎能毁天灭地的威压。

“操,这个范逸轩能当上初级一班的副班长,果然有些料!”朱子傲颇为吃惊的看着对方战场上的一幕,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喃喃嘀咕道:“从那剑光覆盖的范围来看,这一招下去,就算范围内的兽人不死,至少也都要被重伤,如果再有别人补刀,岂不是真能成功打出一波反击?”

朱子傲话音落下的同时,对方的夜枯丸也行动起来,在他身前堆积了一些瓶瓶罐罐,随着他那显得有些滑稽的动作,一股股的黑烟从那些器皿中升腾而起,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头顶上方逐渐凝成两张异常狰狞的人脸。

那烟雾凝成的人脸看向周围如同浪潮般的兽人,露出非常人性化的渴望和贪婪,人脸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看样子正急切的想要冲破束缚,投身进入到兽群中去。

“邢烈,你倒是拿个主意呀,咱们是被动防守,还是主动进攻?不管是那种,我觉得都离不开助战的选择,如果再晚一点,对方的手段真正施展出来,留给我们的时间就显得更加仓促了。”

说话的是陈薇,或许就连她本身都没发觉,向来都喜欢作为一个决策者的自己,有一天也会迫切的需要别人的建议。

邢烈忽然露出一丝笑容,并没回答陈薇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范逸轩和夜枯丸正在着手准备的杀招,看来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而且看样子现在就已经遭受到了技能的反噬,过程中不能被打断,所以我觉得想要阻止对方的这一波来势可能会很凶猛的反击,只需要把他们二人正在着手准备的杀招打断,或是干脆解决掉他们,这场副本之战也就可以稳操胜券了。”

邢烈的话,遭来了朱子傲的严重鄙视,看他撇着嘴并没说话,但意思却已经不言而喻,分明是想说这个道理还大家都懂,关键是要怎么才能阻止对方的杀招啊?

邢烈说完,迈开步子朝着不远处的战争商贩处走去,小队的其余四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也只能跟上去。

“先前你们应该也看到了,在战争商贩处,不仅有治疗药剂出售,还有一些很很有趣的道具出售,就比如可以穿透战场阻隔,强入对方战场的通行证!”

邢烈虽然并没明说,但在场众人反应也都足够快,陈薇第一时间就吃惊的说道:“邢烈,你这疯子不会是打算亲入对方战场,去阻止范逸轩和夜枯丸吧?”

邢烈看起来颇有些认真的反问道:“这个办法不行吗?我倒是觉得自己比那些所谓的强攻型助战好用多了。”

“我说兄弟,这个玩笑可是有些没趣,况且就算要进入敌方战场,也应该是我老朱和红莲去,你跟着凑啥热闹!”

朱子傲第一个表示反对,陈薇也是连连摇头道:“穿梭战场的通行证我也看过了,售价300点战场积分,虽然不贵,但有效时间很短,只有一分钟,而且对方战场上的持斧兽人可不会认为你也算是同伙,它们只会把你当成是一班小队成员那样对待,所以就算你进入到敌方战场,也必须要在一分钟的时间内回返,不然绝对是死路一条!”

陈薇目光很坚定,看来她还是在坚持先前的两个打算,要么召唤强力助战,或许有希望可以打断范逸轩和夜枯丸的杀招,但由于助战也没什么智商,所以希望很渺茫;再就是被动防守,只要能挺过对方一波反击,或许坚持下去的话还是有希望在这次副本之战中取胜的。

邢烈似乎根本没听进去陈薇的劝告,直接在战争商贩处买下一张穿梭战场的通行证明。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