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月芒护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从邢烈将寄生水母投掷出去,到开启风暴之魂的特效3御空,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在邢烈抓着孙文和红莲离开的同时,吴倩连续好几枪都击中原本的像素大鸟,让其就像一个彻底破碎的气球,下坠速度变得更快,直接淹没在兽群当中。

将二人稳稳的放在那只新的像素大鸟背上后,御空的持续时间还剩一秒钟,邢烈可没打算安逸的留在像素大鸟背上,尾随寄生水母之后,朝着一班小队众人冲去。

月光虽然吃惊于吴倩那精准的枪法,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眼看着一只吓人的生物和邢烈一前一后朝着自己这边冲来,虽惊不乱,立即布置起最拿手的月芒护盾。

一道皓白光幕开始扩散,瞬间就把小队五人全部笼罩在内,让他们在护盾的光幕遮盖下,显得有些似真似幻。

在这道光幕撑起来的同时,寄生水母的身体也重重砸了上去,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撞击过后,可见光幕上一小块区域内出现细小的裂纹,照说以寄生水母的撞击力度,就算是一道三十公分厚的水泥墙,都会被撞得粉碎。

对此,还是身在空中朝着这边俯冲的邢烈到是并没有任何意外,月芒护盾的强悍防御力,先前红莲就已经提到过了,说是就连她的法系强攻技能,一时间也无法攻破这道护盾,算是月光的成名技,也是因为这一技能,让她不会被任何人当成一个花瓶去看待。

寄生水母的身体强度远超想象,这势大力沉的一撞对它的身体似乎并没造成任何损伤,被邢烈操控着挺起身体,舞动全身上下多达十九条粗壮的口器,认准月芒护盾上已经被撞出裂纹的那一小块区域,开始了凶猛的攻击。

而且挥舞口器的寄生水母,根本没有任何一只持斧兽人能够近身,不论从哪个角度,但凡进入到口器挥舞的范围,顷刻间就会被抽打成一块块碎肉。

寄生水母的攻击强度毋庸置疑,持斧兽人经过邢烈等人的强化后,身体素质已经今非昔比,甚至和邢烈的身体强度相比,也是不遑多让,可尽管如此,在寄生水母的并不具备针对性的攻击下,还是就连一下都承受不来,可想而知,此时的月光将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先前红莲简单介绍过月芒护盾,说是这一防御技能与施术者本身的精神力存在着联系,施术者的精神力越强,月芒护盾能够减免的伤害自然也就更加出色,而且要维持这一技能,要不断的消耗精神力,护盾一旦遭受攻击,会按照受到攻击的强弱,来消耗施术者的精神力。

邢烈终于双脚着地,稳稳的紧贴在寄生水母身边,这样一来,那些持斧兽人同样无法威胁到邢烈分毫,而且寄生水母是由邢烈来操控,根本不会让自身被那些条口器波及。

邢烈如此近距离的站在月芒护盾近前,这也让一般小队所有的五个人全部将目光集中到他身上。

范逸轩正处在驱动剑阵的紧要关头,无法移动,也无法开口,但盯着邢烈的目光,却满是疯狂之意。

夜枯丸虽然也在施

(本章未完,请翻页)展某种看起来威力同样不俗的术法,但并不影响开口说话,他那一双三角眼中闪烁着阴狠的目光,嘴角则是不断的泛出冷笑。

吴倩已经把手枪交还给月光,被月光收了起来。

虽然她的枪法很准,可以对天空中的孙文和红莲造成极大的威胁,但因为月芒护盾的撑起,外界无法攻破护盾的同时,受到护盾保护者同样也无法对外进行攻击。

那驼背男人这时也终于得到喘息之机,双目有些充血,大口大口的喘息,但尽管如此,他那张如同猩猩般的脸上,却还是透着意犹未尽的神色。

月光看起来最是痛苦,面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显然是寄生水母的攻击过于强猛,月芒护盾招架起来让她感到异常吃力,或许要不了多久,月芒护盾就会由于她的精神力不足而破碎。

“邢烈,我会记住你的名字,不得不承认,你们三个人的确胆识过人,竟敢强闯我方战场,但正因为你的这份胆识,所以我想给你一个忠告,不想那么快就死掉的话,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让邢烈没想到的是,双方关系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月光竟然还在看似好心的出言劝告,不过她那点小心思别说是邢烈,换成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得异常通透,无非是难以招架寄生水母的强猛攻击,想要将他劝退,这样一来,等夜枯丸和范逸轩完成杀招,打出一波致命的反击,邢烈等人同样逃不脱死亡的结局。

“拖延时间而已,与其说这些没有半点营养的话,还不如脱光了衣服来吸引我的眼球。”

邢烈话中充满了讽刺的味道,说话间,从衣兜里掏出逆魔匕首,狠狠刺在月芒护盾上。

以逆魔匕首的锋利,这一下也只是在月芒护盾上刺出一道细小的裂纹,但尽管如此,还是让月光身体微微一顿,面色变得更加难看,显然是察觉到邢烈那把匕首的不凡,毕竟月芒护盾是靠她的精神力来维持的,越是受创,她的精神力消耗的也就越多。

“哼,邢烈,难不成你还以为我是在单纯的拖延时间?”月光苍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好吧,我承认,但看看你的头顶上方,只要我方两大杀招准备就绪,就是你想逃也不可能了,如果现在返回你所在的战场,或许还能组织一波防守,而且我有足够的把握,凭你一个人,不可能在杀招落下来之前攻破我的月芒护盾!”

“我一个人?”邢烈朝着上空看了一眼,表情有些怪异的说道:“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月光顺着邢烈的目光向上空看去,顿时面色一变,就见孙文扔出一张画纸,画纸看似轻飘飘的落了下,可在半空中时猛地燃烧起来,接着幻化成一支支利箭,带着破空声疾射而来。

红莲的举动更是让一班小队数名成员忍不住吸了口气,作为和红莲交过手的月光,更是面色巨变。

此时的红莲,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闭着眼,轻轻扬着头,面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可在她的身上却怪异的冒出一股股赤红色气息,就像一层淡淡的薄烟,向四面八方弥漫开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很快,以红莲为中心,层层火云翻滚起来,一颗颗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细小火星飘落而下,落在下方众多兽人身上,顿时引来一片吃痛愤怒的咆哮。

“星云火雨,这是星云火雨?怎么可能,上次见红莲施展,还没有这么大的声势!”

月光原本一张清纯的脸,此时变得有些扭曲,这句话也像是从齿缝中蹦出来的一样。

“不行,我要撤除月芒护盾,吴倩,把那个红莲给我打下来,绝不能让她完成这次星云火雨的施放!”

月光把她那把手枪重新交到吴倩手上,不过吴倩却满是惧意的看向寄生水母,显然是在担心如果月芒护盾被撤除的话,以眼前这只可怕生物那恐怖的攻击强度,尤其是在范逸轩和夜枯丸暂时无法脱身的情况下,自己等人的性命或许会受到极大的威胁。

“没时间犹豫了,你不知道红莲的这一招攻击技能有多恐怖,一旦让她施放出来,加上邢烈的攻击,月芒护盾一定无法承受,不过那个红莲的身体强度和普通人差不多,要杀掉她并不难,只有把她给解决掉,我才有信心能抵挡邢烈的攻击直到咱们一方两大杀招的完成!”

“放心,那两个家伙交给我!”

这时,驼背男人一脸兴奋的开口说道,他的目光一直盯在邢烈身上,从来都不曾移动半分。

“好吧,我尽力!”吴倩答应一声,接过枪,深吸口气平复情绪,看向空中的红莲,眼神重新变得平静下来。

不得不说,月光的判断力和这份果断,都让人十分佩服,撤除月芒护盾,虽然有机会解决掉红莲,可是必将要面对邢烈这个巨大的威胁,可如果不不使用这种方法,稍后很有可能会陷入到无解的死局。

月光等人的声音并没刻意遮掩,况且邢烈本就在近前,遮掩也毫无作用。

当听到月光的等人的谈论,邢烈也只是微不可查的冷冷一笑,手持逆魔匕首刺击月芒护盾的动作丝毫不见停顿。

眼看着变得愈发暗淡的月芒护盾,月光一咬牙,终究还是将它给撤掉了,与此同时,吴倩抬手就是一枪,甚至都没看她如何瞄准。

关键时刻,还是同样站在像素大鸟背上的孙文上前一步,帮红莲挡下这一枪。

虽然没能一枪射杀红莲,不过却让孙文受了伤,这的确也足够鼓舞士气。

月光精神一振,吴倩的精准枪法,对她来说的确算得上是个惊喜,这样一来,对于射杀红莲,似乎也没有了任何悬念。

料想队伍中的黑驼应该已经挡住邢烈了,虽然邢烈的攻击能力十分强悍,但只要黑驼能抵挡上那么几秒钟,等吴倩把红莲给射杀,就可以重新撑起月芒护盾。

念及于此,月光也就不再理会高空中的红莲,目光落在前方的黑驼和邢烈身上,不过下一刻,让月光感到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就见邢烈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幻,面对黑驼那毫无破绽的阻拦,竟然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从黑驼的身体中穿行而过,就如同一个鬼魅……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