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朱子傲的提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第一次任务世界中,邢烈发现方峥那部被命名为《邪植》的实验报告后,也是读了好几遍,并且用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自行思考,去理解,去将它融会贯通。

不过这次得到‘庖丁解牛’,邢烈所投入的状态显得更是夸张,直到当天深夜,这才放下画卷和逆魔匕首,尽管神色间带着几分疲惫,但眼中所流露出的兴奋,却丝毫都掩饰不住。

“咚咚咚!”一阵凶猛的砸门声让邢烈神色一动,就算是最为相熟的朱子傲,也不会这么无礼的凶猛砸门,难道是有哪个不开眼的学员来争抢自己的18号房?

邢烈面无表情的打开房门,见门外站着的还真就是朱子傲。

看他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邢烈没好气的笑骂道:“被狗撵了啊?好好敲门我又不是听不到。”

“你还好意思说!”原本看见邢烈打开房门,朱子傲的面色也好看了些,可听闻邢烈的话,火气再次蹿了上来:“什么叫你又不是听不到?老朱我都来三次了,敲了三次门你都没反应,还以为你挂在女人肚皮上了呢!”

“来三次了?”邢烈一愣,继而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显然是先前自己专心研究庖丁解牛精要,而忽视了外在的一切。

摸了摸鼻子,邢烈勉强笑道:“那可能是我在忙,没注意到吧,对了,这么火急火燎的有什么事?”

朱子傲也不用邢烈邀请,大大咧咧的走进房门,扯了几句闲话后,这才直奔正题。

“邢烈,我已经参加过三次月考了,如果下一次月考我能活着回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能升到中级班了,所以有些事情我暂时不方便为你出头,希望你也别见怪,而且在某些方面,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在邢烈眼中,朱子傲难得郑重其事的说话,也就没和他开玩笑,点了下头:“如果是因为初级一班的话,那你的确不用帮我,我想我自己有能力解决。”

邢烈已经猜到了朱子傲的这次过来的目的,毕竟先前就有过耳风,说是一班小队成员中的夜枯丸,还有月光,都有中级班的强者当做靠山。

夜枯丸的助教就是中级班的学员,至于月光,好像有个中级班的学员和她很暧昧,现如今,这两个人都已经得罪了,夜枯丸更是直接被杀,不出意料的话,中级班的成员不可能坐得住。

“你有能力解决?邢烈,你就别逗了!”

朱子傲揉了揉额头说道:“无论是一个死去的人,还是一个女人,或许对中级班的学员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但问题是人家不可能放得下面子,尤其是当时夜枯丸还报出了自己的助教是中级班学员的情况下,还被你毫不犹豫的斩杀,虽说当时换做是咱们中的任何一人,可能都会做出同样的抉择,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枪打出头鸟的典故。”

朱子傲说的道理邢烈都懂,如果哪天在任务世界里,关琳琳被被人所杀,估计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这次过来,主要是告诉你,中级班绰号解剖者的张浩,已经放出话,准备针对你发布一条悬赏,悬赏奖励就是如果有人能摘下你的人头,就可以得到他的庇护,但现在也只是放出话,真正的悬赏还没发布,很显然,解剖者张浩是想你能给出一个交代。”

听闻朱子傲的话,邢烈没忍住,竟然笑了出来:“谁杀了我,就能得到这个张浩的庇护?那个夜枯丸也得到他的庇护了,可他真的护得住吗?”

朱子傲可能也是觉得有些讽刺,也跟着邢烈同样笑了起来。

“我说你这家伙,心还真是够大的,得罪了两个中级班成员,现在还有心思在这发笑!”

“要不然呢?我只是个小小的初级班学员,也没资格去左右人家中级班高手的想法啊。”

邢烈语气上听起来好像颇为无奈,可看样子却没有任何负面情绪流露。

“其实要化解你和张浩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不可能,他之所以放出话,却并没立即发布悬赏,这就是在等你的表示,我觉得如果你愿意拿出这次得到的副本钥匙的话,张浩或许不会追究夜枯丸这件事,毕竟张浩成为中级班学员后,已经自动解除了和夜枯丸之间助教与学员的关系,已经无法享受夜枯丸消费恐慌积分带给他的分红了。”

朱子傲说到这里顿了下,可能是担心被误会,于是立即补充道:“因为我即将升到中级班,如果这次明摆着站在你这一边,和张浩公然作对的话,恐怕以后也就没我的好日子过了,所以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提醒你,尽可能的不要和中级班学员作对,能妥协就委屈一下吧,毕竟中级班学员的实力,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匹敌的。”

在恐慌高校内,也只有朱子傲最了解邢烈,可能是体会到了邢烈骨子里透着的那种对待任何事物的淡漠,甚至对待死亡也并不例外,于是才动了前来劝说的念头。

邢烈走到书桌前,把‘庖丁解牛精要’给拿了起来,递给朱子傲:“副本钥匙已经被我用来开宝箱了,这个就是宝箱里的东西,你看能不能抵得上副本钥匙的价值?”

朱子傲微微一怔,结果画卷仔细看了看,旋即直接塞回给邢烈,一脸的郁闷。

“你那什么庖丁解牛精要,老朱我是听都没听说过,而且既然没有物品评价等级,那就说明没有任何用处,你要是把它给张浩拿去,那简直就是打脸了!”

朱子傲不识货,这一点邢烈早就料到了,就连他第一眼看到庖丁解牛精要的时候,都没把这东西放在眼中,更别说对解剖学一窍不通的朱胖子了。

不过如果真让邢烈把庖丁解牛精要拿出来化解和张浩之间的矛盾,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朱子傲眼拙,认不出宝物,可换到邢烈眼中,庖丁解牛精要的价值,甚至不亚于b级技能卷轴!

而且这幅画卷十分值得推敲,至少在研究透彻之前,邢烈不可能考虑将其脱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唉,你说老朱我怎么就交了你这么个朋友,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朱子傲重重的叹了口气,一翻手,一把黑漆漆的钥匙出现在手中。

“拿去吧,先把来自张浩的麻烦解决掉,至于月光背后的军火狂人王学兵,也许他不会善罢甘休,但不管怎么说,月光那女人还活着,总算还有周旋的余地,实在不行去把红莲的副本钥匙也给借来。”

看着朱子傲手中的副本钥匙,和他急切的样子,邢烈心中一暖,把身前的这只胖手给推了回去。

“钥匙你还是自己收好吧,那个张浩毕竟是中级班学员,在恐慌高校里,他的手应该还伸不到我这里,就算发布悬赏,让同为初级班的学员来找我麻烦,我邢烈的命也没那么好取。”

邢烈有属于他自己的倔强一面,认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更改。

对于恐慌高校的基本准则,邢烈也早就有所了解,就像目前身处的初级四班,学员之间可以大打出手,但却不能取人性命,但在任务世界的话,就没有任何限制和约束。

所以无论是什么解剖者张浩也好,军火狂人王学兵也罢,就算在高校内碰到,他们也不敢冒险对任何学员下杀手。

如果在任务世界的话,因为年级的不同,相遇的可能更是为零,就算发布所谓的悬赏,又能怎么样?

看朱子傲张了张嘴,似乎并没有放弃他的坚持,邢烈摆手道:“行了,这件事就别提了,或许再经历一两次月考,我也能升到中级班了,到时候不论是张浩还是王学兵,想对付我还不得掂量掂量啊!”

朱子傲闻言一脸错愕的神情,正要埋怨邢烈大言不惭,现在才仅仅经历过一次月考,竟然夸下海口,要在第二,或是第三次月考之后,越升到中级班,自己已经经历过三次月考,都没敢说能在第四次月考时凑够升级所需的学分,这话说出来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可是一想到邢烈仅仅是经历过三次任务世界,一次月考,就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尤其是先前在副本世界里见他驱使的傀儡,其战力简直超乎想象,恐怕现在的四班,就是班长孙文,对上邢烈不免也要掂量掂量。

“好吧,听你的,但还是那句话,能妥协的话,就退一步,损失一些眼前的蝇头小利,总好过丢掉性命。”

以邢烈对朱子傲的了解,他不会讲什么大道理,但能说出这些,也真是难为他了。

邢烈一拳捶在朱子傲肩膀上,笑骂道:“从你这胖子嘴里蹦出这些大道理,就像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屠夫深情献诗一样!行了,有没有时间?和我去黑市走一趟。”

自从来到恐慌高校,邢烈还没趣逛过黑市,现在手里一些东西迫切的需要处理掉,而且先前在副本世界中,击杀夜枯丸、范逸轩、以及吴倩三人,他们的血腥钥匙当时邢烈可并没放过。

身为一班学员,而且还都是一班的佼佼者,他们血腥钥匙内的东西,自然颇具价值!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