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王学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对最适合自身的强化早就做好了定位,要提升进攻和辅助能力,血灵契约是不二之选,毕竟这一技能等级每次得到提升,血灵的生命值自然也随之提升,血灵的生命值不仅决定着傀儡的生存能力,还有全属性的增幅。

至于进攻和生存能力方面的强化,剑齿虎血统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或许‘鬼步’的突进和逃生能力无可替代,但却属于保命能力的范畴,每次的使用间隔太长,就算进行升级,使用间隔上还是一大硬伤,但强化剑齿虎血统就不同,提高自身全属性的同时,还能增强野兽感知,也算得上是攻防兼备的不错选择。

这次将5000点恐慌积分投入进去后,血灵契约的技能等级已经达到e级评价的第6级,血灵的生命值上限增加200点,也就是说,血灵附身到傀儡身上后,可以带来傀儡全属性20点的提升。

就算是附身到一个平凡人的尸体上,尸体也能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可以用一己之力,对抗几十人的存在!

剑齿虎血统同样被邢烈连升三级,已经达到f级评价的第8级,体质属性增加到16点,省下力量、敏捷、以及精神属性各增加8点,而且野兽感知的级别得到了三级的提升。

剑齿虎血统的这次强化,让邢烈总共收获15点属性,也能算是一个较大的跨越。

邢烈对自身状态早已经探索的异常通透,所以就算是刚刚强化过技能和血统,也不必去刻意进行尝试,完全可以立即投入到实战使用。

原本鼓囊囊的腰包,再次严重缩水,让邢烈深深的意识到恐慌积分的短缺。

只要再有两千点恐慌积分,就可以让剑齿虎血统的评价等级得到提升。

血统方面的强化,本来就比技能类强化收益要大,投入的恐慌积分数量相对而言也更多,相信突破评价等级,一定能带来很大的飞跃。

“不然……把那把枪卖掉?”

邢烈想到从副本世界得到的那把九二式手枪,那原本是月光的东西,用朱子傲的话来说,算是个烫手山芋。

当时朱子傲说得很明确,如果想要化解来自于月光背后中级班学员的威胁,这把九二式手枪或许可以作为突破口,把枪还回去,再道个歉,任由对方索要补偿,或许可以化解这次危机,毕竟月光使用秘术逃离了副本世界,只要人还活着,就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朱子傲的话,邢烈也只是随便听听,在邢烈看来,委曲求全或许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但却完全没这个必要。

试问,一个就连面对死亡都毫无惧意的人,会在意所谓的威胁吗?

邢烈微微一笑,喊来白雅清,然后从储物空间掏出那把九二式手枪放在桌案上。

“看看这个能值多少?”

白雅清朝着桌上瞄去,一看之下,面色微微一变,赶忙将这把九二式手枪拿了起来,又意味深长的看了邢烈一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道眼神中带着几分复杂,和一些重新打量的成分,邢烈看得出来,应该是白雅清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先前邢烈并没报出自己的名字,白雅清也并没询问,不过邢烈上一次副本世界中,邢烈一手毁掉初级一班小队的事迹,早已经传开了,而且月光侥幸逃脱一命,但却丢了那把军火狂人赠与的珍贵手枪,这件事也并不算秘密,因此别说是白雅清,就是换做随便一人,见到这把手枪后,估计都能联想到邢烈的身份。

“这把枪,高校商城售价3000点恐慌积分,但商城中每月也只会限量出现3把,而且都会在第一时间被疯抢一空,所以流入市场后,售价不会低于3500点恐慌积分。”

白雅清把枪递还给邢烈,同时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说道:“如果你打算卖,我可以给你开出3500点的收购价格。”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白雅清报出价格后,邢烈不免还是微微一惊,想不到一把手枪,或者说,是一把不需要更换弹夹的手枪,价值竟然这么高昂!

让邢烈惊讶的还不仅仅只有这把九二式手枪的价值,同样还有白雅清的关系。

邢烈可以肯定的是,白雅清一定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同样自然也会知道这把枪的原主人是谁。

月光只是初级一班的一名走辅助路线的学员,或许没人会在意她的存在,可是月光背后站着的却是中级班学员,而且那把九二式手枪正是号称军火狂人的王学兵赠与月光的。

现如今这把枪说是烫手山芋也毫不为过,邢烈拿着都觉得烫手,更别说有谁会明目张胆的收购了。

原来邢烈也只是想在白雅清这里探一探这把枪的价值,料想对方也不敢收,打算私下里暗中找人脱手,可是没想到,白雅清竟然真的开价了,而且还有表明自己可以收购!

现在邢烈心中也在不禁猜疑,这个白雅清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有什么过硬的靠山?

不过这些想法只是在邢烈脑海中一闪,并不值得深思,不管白雅清是真不怕招惹麻烦,还是有什么靠山,这些与他邢烈无关,只要她敢收,自己拿了恐慌积分离开就是了,至于是否会旁生枝节,那也就不重要了。

邢烈刚刚伸出手,即将触碰到白雅清递还回来的手枪时,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从门外传来,顿时邢烈就感觉手上一痛,再一看,手背上已经多处一个血洞。

一颗色泽有些泛白的子弹卡在手骨处,由于邢烈体质的强悍,带来的肌肉强度早已今非昔比,因此这一枪并没能把邢烈的手给击穿。

邢烈猛地一闪身躲在店铺内的一面墙壁处,一时无暇顾及门外放黑枪的是谁,目光死死盯着手上的这只手。

就见卡在手骨处的那颗银色中夹杂着灰白之色的子弹头正在快速融化,伤口处传来难以形容的麻痒感。

邢烈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子弹有问题,立即掏出逆魔匕首,由无名指下的骨关节刺入,握住刀柄往下一划,接着手腕一个巧

(本章未完,请翻页)妙的反转,匕首也在邢烈左手手背上划过一个近乎像是用圆规画下的弧线,接着往前一推,手腕再顺时针扭动,向上一剜,一块新鲜的血肉被剃掉,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说是新鲜血肉,也只是指这块肉的边缘处,而在中心处,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溃烂,并且不断蔓延。

大概两次呼吸的时间,被邢烈剜掉的这块肉就已经完全腐烂,甚至可见一条条几毫米长的蛆虫纷纷从这块腐肉中探出头颅。

再看已经少了一块肉的手背,虽然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但好在并没有那种腐烂的迹象,邢烈也总算是放心了,同时也在不禁暗叹,如果不是对庖丁解牛的了解加深了几分,恐怕现在就不是手背上少一块肉那么简单,至少这一只左手是保不住了。

邢烈并没去处理手背上的伤口,冷着一张脸,缓缓从墙后走了出来。

“猜测没错的话,你就是绰号军火狂人的王学兵吧。”

冷着一张脸的可不仅仅只有邢烈,至少此时在白雅清的脸上,更是冷若寒霜,她目光分毫不让的注视着店外街道上的一个男人。

这个黑瘦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身高近一米八,穿着一身灰白色的迷彩服,短发如同钢针般一根根竖在头上。

他的五官十分平凡,略显狭长的眼眸中不经意间会流转一丝亮色,薄薄的嘴唇给人刻薄的感觉,刚毅的面庞如同刀削般,将整个人的气质映衬的如同一把上膛的步枪。

最引人注目的有两点,一是男人斜背着的背带上,有六颗寸长的子弹,左右大腿外侧还挎着两把手枪,衣兜里鼓鼓囊囊的也不知装着什么,手中还持着一把小巧的左轮,此时对着店铺内的枪口还在冒着一丝丝的白烟。

其次惹人注目的,就是男人身边的一个女人,这个清纯靓丽的女人轻轻挽着他的臂弯,站在这个平凡的男人身边形成鲜明的对比,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都抬举这个男人了。

这个男人的身份,已经被白雅清给叫破,正是中级班的学员,被号称军火狂人的王学兵。

既然这个男人就是王学兵,那他身边女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正是先前和邢烈在副本战场交锋过的月光。

王学兵见邢烈走了出来,放下手枪,冷冷一笑说道:“我的枪,你也敢拿出来卖,真不知道你这么愚蠢的家伙,如何会被招进高校。”

邢烈站了出来,根本看不到他脸上出现丝毫怯色,目光异常的平淡,看向这个王学兵,就像在注视着一个死人一样。

邢烈一步步走向王学兵,速度并不快,而且如果用尺子去量的话,会惊人的发现,他每一步的距离都近乎相同,这足以反衬他平静的内心。

“王学兵!”邢烈倒像是在咀嚼这个名字,“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你敬我一尺,我会还你一尺,但如果你捅我一刀,我绝不可能还你两刀。”

邢烈话音落下的同时,手中持着逆魔匕首,脚下一蹬,身形猛地窜了出去。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