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白锦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算身为恐慌高校的一名学员,就算已经脱离了新生学员的范畴,但对于邢烈,还是可以用孤陋寡闻来形容,那三名挤出人群的执法队成员,邢烈自然不会认得。

这时白雅清走到邢烈身后,压低声音说道:“那三个人都是中级班的学员,也是执法队的成员,负责黑市的治安管理,走在最前的是白锦宏,一个很臭屁的家伙,也算是执法队的负责人,他身后的只是两个跟着混些恐慌积分的跟班,但你放心,就算他们平时一个个眼高于顶,但遇事也会秉公办理,不会偏袒同一年级的人,况且是王学兵率先对你出手的,我会为你作证。”

邢烈回头冲着白雅清一笑,他的笑容里看不出丝毫异样,就像和熟人坐在咖啡厅里聊天说笑一样,完全无法和眼前这个刚刚进行过**解剖的人联想到一起。

白雅清愣了下,眼角余光偷偷瞄了神情异常萎靡的王学兵一眼,回以邢烈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

“这里怎么回事?敢在黑市大打出手,我看你们是活腻味了吧!”

白锦宏上前先是看了倒在地上的王学兵一眼,接着目光落在邢烈身上,沉声问道:“你是谁?看你面生的很,是中级几班的学员?”

“初级四班,邢烈。”

邢烈没有丝毫隐瞒,而且非常配合,脸上带着略显谦逊的笑容,这让白锦宏面色一变。

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人并不是中级班学员,还只是属于初级班,而且是被传得沸沸扬扬那件事的主角。

王学兵他认识,而且还算熟悉,可对上眼前这个邢烈,就只在对方的手上和肩膀上留下两个弹洞,可他自己却凄惨成那副模样,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让白锦宏惊讶的还有邢烈此时的表现,面对故意将气势放出来的自己,竟然毫无胆怯,说话也是不卑不亢,看他手上还沾染着鲜血,王学兵身上的杰作必定是出自他手,可即使如此,也没流露出丝毫异样的情绪,这人真的是初级班的学员吗?如果真是如此,等到他真正成长起来那还了得?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对方是谁,只要在黑市惹是生非,就必然要得到我们执法队的处罚,并且在一个月内不允许再踏入黑市半步,对此你有异议吗?”

白锦宏说话时展露出的锋芒就像一把脱鞘一半的利剑,让人丝毫都不怀疑,一旦邢烈敢开口说出一个不字,这把利剑就会完全脱鞘而出。

邢烈还没开口,他身后的白雅清站了出来,毫不客气的说道:“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威风凛凛的白队长!”

白雅清的话像是充斥着某些魔力,让先前还如同一把利剑的白锦宏顿时蔫儿了下来,一脸苦笑着说道:“是雅清啊,哥处理事情的时候,你能不能老老实实的在一旁看着?你看看,好不容易营造出的气势,都被你给破坏了,这样哥很没面子呀!”

(本章未完,请翻页)邢烈露出了然之色,难怪这个白雅清看起来应该只是初级班学员,却能在黑市中的黄金地段开设这样一家店铺,不说一个普通的初级班学员是否拥有这样的底蕴,单就背景而言,估计也难免会引来各种觊觎背后所带来的麻烦。

但如果白雅清的哥哥是白锦宏的话,这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而且对于白锦宏为何看到白雅清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这一点也不难理解,到现在为止,邢烈也摸不透进入恐慌高校的条件,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非是任何一个学员能够决定的,能在恐慌高校这个小圈子里碰到自己的亲人,本就是一件比买中彩票还要困难的事情,身为兄长的白锦宏,对这个妹妹自然要百般呵护。

“哥,你身为执法队的队长,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就能妄下定论呢?邢烈是我的顾客,我们正在店里商谈生意,是王学兵突然开枪击伤邢烈,这一点不仅是我,在场很多人都可以为邢烈作证。”

白锦宏面色不为所动,也没人站出来为邢烈说话。

场面安静了大概十几秒钟,这时,在围观人群中突然一个大嗓门儿扯着嗓子喊道:“我可以作证,是王学兵先开的枪,身为中级班学员,就可以不把我们初级班的学员当人看吗?想打杀就打杀,还在黑市公然行凶,这个王学兵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邢烈心中一笑,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正是朱子傲。

朱子傲不敢上前招惹任何人,只能选择在背后冷不防的开冷枪,这次更是借助舆论来帮邢烈脱身。

但不得不说,朱子傲的方法颇具成效,经过他的带头,一些同为初级班的好事者纷纷在人群中指责起王学兵,都说三人成虎,或许将任意一个指责王学兵的人给拎出来,说话都会变得诚惶诚恐,但在人群的掩护下,再怎么难听的话,也能说得出口。

“雅清,这件事一定事出有因,对王学兵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应该不会无故对一个初级班学员出手,不过你放心,哥心里有一杆秤,谁对谁错,一定会有分晓的。”

白锦宏这样说,显然是不想再听旁人说辞,要亲自进行判断,不过白雅清显然没打算袖手旁观,眼中带着些许水雾,瘪嘴哽咽道:“哥,邢烈是我的贵客,在我的店里发生这种事,我当然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而且当时我就站在邢烈身边,王学兵开枪打出的子弹可是擦着我的侧脸划过去的,不会有假,不信你让我去和那个差点儿把我毁容的家伙对峙!”

“什么?你说子弹是擦着你的脸过去的?怎么样?伤到哪了没有?”

白锦宏也顾不得周围这么多人围观,直接扑过去抓住白雅清的双肩目光上下打量。

见到这一幕,邢烈知道自己没事了,不过恐怕王学兵这次就没那么走运了。

在邢烈眼中,这对极品兄妹

(本章未完,请翻页)还真是会演戏,白雅清那是说哭就哭,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像真有这回事似得。

白锦宏的行为落在邢烈眼中,那才是影帝的表演,他此时表现出来的紧张,一点都不做作,这的确是一个兄长关爱至亲妹妹的正常表现,之所以说是在演戏,只是因为白锦宏身为中级班学员中的佼佼者,不可能看不出白雅清根本没受到丝毫的伤害,况且以王学兵的枪法,就是让他相隔几十米外一枪打断白雅清的一根头发,都能确保不会让她受到丝毫伤害。

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给在场这些人看,再借助这些人把今天的事给传出去,让人了解到他白锦宏这个人,究竟有多护短。

也许是王学兵的行为的确让白锦宏感觉到了某些可能并不存在的危机感,不论子弹是否是擦着白雅清的脸飞过去,白锦宏都可以确定一点,当时自己的妹妹的确是和邢烈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王学兵还敢开枪,这分明是没把他这个人放在眼里。

也许王学兵并没有挑衅的意思,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能让白雅清更加安全,更加被人忌惮的在恐慌高校活下去,或许趁此机会杀鸡儆猴,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哥你放心吧,我没事,就是有点被吓到了,不要耽误时间在我身上了,还是赶快处理这边的事情吧,我和邢烈还有笔交易没做完呢。”

听闻白雅清的话,邢烈差点儿忍不住失声笑出来,套路,一切都是套路,看她此时楚楚可怜的摸样,可偏偏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偏袒着自己,这样的女人,也有可能是宫廷小说看多了。

“王学兵,究竟是怎么回事?黑市里不允许人与人之间大打出手,你身为中级班学员,这个道理还需要我再重新给你灌输一边吗?”

王学兵被此时样子异常凄惨,半扇肋骨和一截臂骨完全暴露出来,他挣扎着站起身,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邢烈,竟敢,把我的枪,拿出来卖,你说他该死不该死!”

王学兵说话一顿一顿的,显然是受伤过重所致,他被面色同样变得异常难看的月光驾着,十分勉强的站起身,就算是和白锦宏对话,目光也一刻都没从邢烈脸上挪开。

而此时的邢烈,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像是将自己置身事外成了一个看官,邢烈越是这样,王学兵就越被气得胸膛起伏不定。

这就像引起了连锁反应,邢烈的心思都在白锦宏身上,这种态度,让王学兵觉得自己被无视,愈发气急之下,将白锦宏也给抛到脑后,甚至和他说话都没去看他一眼,这也让白锦宏愈发觉得自己在人前丢了脸面。

三人之间似乎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循环,见事态发展到现在,就像一根绳子被系上好几个死结,想解开都不可能了!

邢烈心中暗笑,白锦宏为了给自己找回面子,同样也为了给妹妹白雅清造势,看来今天这件事没那么容易收场了!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