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身为恐慌高校的一员,或者说,是身为一名合格的学员,都应该拥有其细腻的一面,这一点就连表面看起来异常粗鄙的徐莽也并不例外,显然是都考虑到了高校之所以并没颁布主线任务以及世界背景,就是想让他们以游客的身份,顺路成长的进入动物园内,或许等真正进去后,所有想要得知的东西,也自然就会浮出水面了。

徐莽和蒋书豪都没说话,闷声跟着队伍朝着动物园的入口走去,那个眼神空洞的女人从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看起来也并没有要和邢烈他们为伍的意思,这样一来,尽管在邢烈三人眼中,这个女人似乎被蒙上了一层略显神秘的色彩,但所谓人各有志,也许对方有其他别的想法,这一点也轮不到邢烈他们去勉强。

在前往动物园入口的途中,邢烈总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就好像正在被人窥视。

这种感觉若有若无,可以肯定,如果不是前些天把剑齿虎血统进行过多次强化,并且还让这一血统突破了评价等级,带来的野兽感知能力也得到极大的提升,现在绝不可能捕捉到这种若有若无的微妙感觉。

邢烈表面上看起来神色如常,可心裂却愈发觉得没底,之所以说这种感觉十分微妙,是因为被窥视的感觉从身前某处传来,可偏偏另外三名高校学员都走在身后,而且身前的所有游客都是正常行走,就连左顾右盼者都不存在,更别提有人偷眼进行窥视了。

邢烈的目光十分隐晦的在身前扫了几眼,可却毫无发现,于是微微垂下头,将精神集中到眼睛周围,顿时邢烈的眼瞳变成灰白色,眼睛旁边的青筋也都鼓胀起来。

没错,邢烈正是开启了白眼。

白眼的开启显得有些突兀,消失的也同样迅速,几乎就只持续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眼瞳就重新恢复如常,眼睛旁边鼓胀的青筋也迅速隐没下去。

两秒钟的时间,的确是太短了,但对于辅助能力超强的白眼而言,却已经足够了,在这两秒钟的时间内,由于视觉折射的关系,让邢烈的视角范围扩张到360度,可以说,身体前后左右的每一处,就像可以无限次回放的动态画面一样,被印刻在脑海中。

通过这一刻回馈到脑海中的画面,注视着自己的就只有那个从来都不曾说过一句话的女人。

不论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至少邢烈可以肯定一点,在刚刚那一段时间内,就只有这一个女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省下的其余游客,以及包括徐莽和蒋书豪两个高校成员在内,都没看向这边。

也正是因此,才让邢烈觉得奇怪,分明只有这一个女人用那空洞的双眼看向自己,可她却在身后,偏偏身后并没出现到任何被窥视的感觉,而那种窥视感还是来自于前方。

邢烈面无表情,可一门心思却完全集中在脑海中先前通过白眼回馈过来的画面上。

突然邢烈心中一动,脚步变缓,等蒋书豪哆里哆嗦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走到近前时,这才主动说道:“蒋书豪,我进入恐慌高校也有一段时间了,见过各种强化能力稀奇古怪的学员,不过你这种穿得这么厚实,却还感觉冰寒无比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所以对你有些感兴趣,能和我说说你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吗,”

蒋书豪闻言面色出现一丝变化,神色间变得有些尴尬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也许是我自身强化过的血统还并不完善的缘故。”

说完这些,蒋书豪看向邢烈的眼神多少带有一些变化,在他看来,邢烈也不过如此,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尤其在高校学员之间,如果有一方十分直白的询问出对方的某些事情,尤其是关于强化能力的事情,这会被视为是非常愚蠢的表现,而此时邢烈问出的东西,很明显就是蒋书豪强化能力的方面。

蒋书豪十分含糊的一语带过,就连不远处的听到他们二人谈话的徐莽,也不由多看了邢烈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徐莽看起来十分邋遢,杂乱的头发和满脸络腮胡子让他整个人显得十分粗扩,但不得不说,他的内心中还是有着十分细腻的一面。

就如现在,徐莽十分费解邢烈为何会问出这个近乎于白痴的问题,依照传言中发生在邢烈身上的种种事迹,很显然他并不是这种冒失的性格,但邢烈这样做,究竟是关于传言的人言可畏,还是邢烈有什么其他目的,这一点估计就只有当事人才明白了。

得到蒋书豪的回答后,邢烈并没继续追问,只是笑了笑,接着遍不再言语,可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可见先前出现在邢烈眼中的一丝迷惑已经消失不见。

导游在售票窗口用团体签单兑换过门票后,将动物园的门票分别发放到每一名游客手中,接着就带领众人进入到园内。

进入动物园后,最先入目的是一个三米多高的铁笼,笼内有一座小巧的假山,假山上做出的人工瀑布被五彩缤纷的灯光点缀,显得有些炫目。

旁边有两棵并不算茂密的树木,树下是几只长相给人感觉十分憨厚的狒狒,其中有些狒狒对着过往游客呲牙咧嘴,或是做出投降的滑稽举动,还有一些在相互摘取身上的盐粒,放入口中吧唧吧唧的品尝。

另外别的笼中还有一些稀有鸟类,这让很多游客都路出兴致勃勃的神色,凑过去或是逗弄,或是拍照。

现在动物园也进来了,可是该来的主线任务,以及任务世界的背景,却还是没出现,这让邢烈、徐莽、以及蒋书豪三人面色都变得有些异样,唯有那个身穿黑色斗篷的女人,双眼还是一如既往的空洞,面上也没有任何表情,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在她的身上,或许也只有那被涂抹的如同沾染鲜血的红唇,才能带给人一种怪异的鲜活感,如果不是嘴唇的颜色,恐怕更是没人会愿意接近这个女人,尽管她长得十分美艳。

“轰隆隆——”

(本章未完,请翻页)突然,伴随着一阵闷响,大地开始摇晃,一些地方出现了裂缝和塌陷,引得许多动物受到惊吓,发出各种各要的吼叫声。

闷响只持续了大概三秒钟的时间,就像远处有人结婚放的礼炮声响,地面很快也停止摇晃,先前出现裂缝和塌陷的地方,也在声响过后平稳下来。

一切似乎只是虚惊一场,不过有些细心的人却发现,天色似乎不再如同先前那般晴朗,好像被一层淡淡的霾所覆盖,如果不仔细看,或许还会感觉是云朵暂时遮蔽了阳光。

弥漫在周围的这一层霾非常淡,如果要用比喻的方式来形容,或许先前正常时的可见度能达到20米,但当这一层霾毫无征兆的出现后,周围的可见范围,已经缩短到十六或十七米。

就算是细心的游客都能发现这里前后之间存在的反差,那么身为恐慌高校的学员,邢烈等人更是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

“操,说啥来着?在家里的时候就说过别去动物园,去海底世界看看不是挺好的?这里动物这么多,蚊子也多,你看看,这么会儿身上起了一片疱,痒死我了!”

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对身旁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说道,这个男人带着一条足有小智粗的金链子,长得也是满脸横肉,一副凶相,他指着毛发十分浓密的手背,对身旁的女人十分不客气的怒声斥责。

由于主线任务和世界背景还是没得到交代,邢烈这时也是在四下打量,观察周围的变化,而那个戴着大金链子的中年男人声音异常洪亮,不仅是邢烈,很多游客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过去。

邢烈的视力自然是不用说,尽管相隔七米多远,但还是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手背。

这一看之下,邢烈微微皱了下眉头,大步走了过去。

“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手背?”

邢烈本能的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危机感,也顾不得客气,直接出言说道。

“看看,你看看,这该死的蚊子给我咬的,整整七个疱!”中年男人说着再次爆起粗口。

“不对,你这可不是被咬的。”邢烈皱着眉头,十分笃定的说道。

“哎呀我艹,痒死我了,这咋还不是被蚊子咬的?难不成还是自己起的?小伙子我跟你说,排毒药物我可从来没断过,不可能是风疹。”

中年男人说话间,再也忍受不住,用指甲盖在上面一顿扎,接着明显长出口气。

但很快,这种一时的解痒感又得不到满足,中年男人脸上又露出狰狞之色,忍不住开始下手去挠。

指甲接触皮肤发出的沙沙声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直到将手背给挠得鲜血淋淋,中年男人脸上的狰狞之色这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舒爽,就好像一个老烟民被憋了一天后,吸入第一口烟后的样子。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