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绝佳的傀儡素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徐莽的血月三杀竟然如此犀利,说实话,的确是让邢烈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仅仅三刀下去,竟然收割走二十只变异大猿的性命,在前方杀出一条血路,单就这一点,邢烈就算用尽全部手段,也无法做到。

这让邢烈更是高看了这个徐莽一眼,同时心中也做出了一个衡量,如果这一招作用在自己身上,结果会怎样?

无法躲避是肯定的,甚至能否来得急施展鬼步还是两说,看来恐慌高校中果然是藏龙卧虎!

不过这血月三杀的威力是足够了,但所谓物极必反,在拥有了极端的攻击能力,和难以躲避的速度之下,需要付出的代价同样让人难以接受,就如此时的徐莽,身体经过强烈的透支,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一样软到在邢烈身上。

而且徐莽此时的状态不仅仅是全身无力,甚至意识都已经变得模糊,处于半昏迷状态。

现在他被邢烈一手提着,比一只小猫小狗也强不到哪去,如果邢烈惦记他的血腥钥匙,或许只是动动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命。

徐莽应该感到庆幸,邢烈不是一个喜欢出尔反尔的人,先前他说的没错,在这种身陷生命倒计时的处境下,同样身为来自恐慌高校的学员,如果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还是相互合作才能更快的从局内跳脱出来。

徐莽一招杀出一条血路,邢烈自然不会放过这次突破猿群的机会,猛地一步踏出,同时消耗2点充能发动风暴之魂的特效二风行,速度再次得到提升,提着徐莽大步冲向那座二层建筑。

奔跑这条堆满残肢断臂的血路上,邢烈不忘顺手抄起身边的一些变异大猿死亡掉落的钥匙,由于这条血路也就只有四五米宽,飘浮起来的钥匙间距很小,往往邢烈一伸手,就能抓住个两三把。

同样也正是因为血路的狭窄,而且两旁还是存在许多变异大猿,邢烈在强行突破时,还要集中起全部精力躲避这些大猿从旁攻击,于是对邢烈而言最佳的辅助瞳术白眼,这时也发挥出了它强大的作用。

在开启白眼的状态下,通过光线折射,邢烈的视角扩

(本章未完,请翻页)展到360度,身体前后左右所有方位,就像一张平面图一样呈现在脑海之中,就算是来自身后的攻击,也能十分精准的避过。

即将冲破猿群的包围时,邢烈身后的大猿也纷纷围了上来,眼看不下五只如同小簸箕般大的巴掌拍来,邢烈面色一变,心里却并不慌乱,将徐莽的身体向前抛了出去,提着他实在碍事。

接着猛地踏出一大步,脚步还没落地之前,突然回身,转瞬之间用逆魔匕首割断两个巴掌的筋和韧带,卸去大半的力道,加上身体还在保持着前冲的惯性,因此又能减轻一些承受的力道,可尽管如此,被这两个巴掌拍在肩膀和胸口,还是让邢烈感觉一阵气血翻涌,喉咙一甜,仿佛胸口有一口气无处宣泄,顺着喉咙顶了上来,直到一口鲜血吐出,这才好受许多。

脚踏实地的感觉再次传来,邢烈也顾不得狼狈,直接矮身就地一滚,躲过拍来的另外两只巨大的巴掌,以及一只大猿咬来的一口。

但凡事有取就有舍,成功躲过三次变异大猿的攻击后,邢烈还没站稳身体,身旁就有两只巴掌拍了过来,这次却是再也无法躲避。

邢烈一咬牙,放弃动用鬼步的念头,毕竟那是保命的手段,况且身上有整套的囚徒套装,伤害抵挡属性可以减免33%的伤害。

邢烈只来得及略微调整身体,用后背和肩膀硬抗下这两次攻击。

啪啪两声闷响,邢烈感觉仿佛全身骨头都被拍得离体而出,但也正是借助着两次攻击所带来的惯性,终于让他脱离了猿群。

快跑几步提起徐莽的身体,邢烈强忍肩膀和后背处传来的痛感,闷头闯进这座二层建筑。

这次邢烈算是体会到了变异大猿的恐怖,仅仅是强闯二十余米的血路,都险些栽在这里。

在先前并不了解变异大猿的攻击能力时,邢烈甚至还在保守的猜想过,单从外在形象表现出的威猛,一巴掌下去应该能拍断一棵碗口粗的小树,可事实上,大猿真正的攻击能力,还是被想得太过于简单了。

“砰”的一声,邢烈重重的关上入口处的防盗铁门,尤其

(本章未完,请翻页)在切身体会过变异大猿的攻击能力后,料想这道门也并不能支撑多久。

不过总算是不必那么提心吊胆了,建筑内空间狭窄,就算面对更多的变异大猿,也不至于像先前那么被动。

暂时脱离了危险,一朝得以松懈,邢烈立即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同时也牵动了肩膀和后背的伤处。

“这变异大猿的巴掌还真是凶猛,看来力量属性应该能接近50点,倒是制作傀儡的好材料。”

如此状态下的邢烈,还扯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只不过满嘴的血沫子配上这道笑容,显得有些吓人。

制作傀儡的念头的确让邢烈有些兴奋,这就像是根雕艺术家找到了绝佳的材料,迫不及待的想要着手雕琢。

野兽的身体,本就强于人体,况且还是身体各方面强度都如此出色的野兽,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数量!

这么多的变异体大猿,用来制作成任何傀儡都足够了!

但显然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也好应付任何即将到来的异变。

邢烈本来就是个外科医生,对于此时的身体状态就算不通过白眼去查看,也十分清楚。

脏腑受到一些震伤是不可避免的,肩膀处连续两次受创,骨骼应该是受到些损伤,最多也就是骨裂而已。

邢烈取出瓶装的巫医心血,抽出十几毫升,完成了静脉注射。

巫医心血的效果还是那么立竿见影,邢烈能明显的感到呼吸变得畅快许多,就仿佛长久以来压在胸口处的一块大石被移开的感觉,而且肩膀骨裂处的疼痛也得到很大的缓解,估计要不了几分钟,就能再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门外传来咚咚的砸门声,可见防盗铁门上已经多处鼓胀,料想最多还能坚持十几分钟。

徐莽还是处于半昏迷状态,可能还存有一些意识,但却无法完全苏醒。

邢烈也不管他,抱着手臂,靠在墙上垂头休息起来。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