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一具傀儡而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对于短发女人的挑衅,就是一向沉稳淡然的邢烈,此时面色也是有些难看,脾气本就异常火爆的徐莽就更别提了。|小说排行榜m|

可是如果因为这一时的隐忍,就能化解彼此间不得不大打出手的局面,还是值得的,毕竟目前邢烈和徐莽二人真实的身体状态有多糟糕,也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而且邢烈考虑的层面还要更深一些,如果单单只是这个短发女人的话,也不至于忍她到现在。

“好了,二位学长的照顾,在下一定铭记于心,现在把你们刚刚拾取的宝箱钥匙全都拿出来吧,拿到钥匙,我立即就走。”

短发女人的这一番话,算是彻底引燃了导/火索,徐莽爆了句粗口,锵的一声抽出他那把唐刀,接着用炙热的目光看向邢烈,似乎只要邢烈现在轻轻一下头,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和这个女人死磕到底。

邢烈一翻手,一个盛放如同鲜血般殷红液体的瓶出现在手中,这里面盛放的,自然就是拥有治疗奇效的巫医心血了。

抽出十几毫升,邢烈对自己完成了静脉注射,同时声音不夹杂丝毫感**彩的道:“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你这种贪得无厌的人,还是祈祷自己能顺利活过这次任务世界吧!”

邢烈话音落下的同时,整个人已经扑了出去,他一手握着逆魔匕首,白大褂的衣摆高高的扬了起来,一双变成灰白色的眼瞳,没有丝毫波动的锁定在短发女人身上。

邢烈的举动,让徐莽大笑一声,抡起手臂一刀斩了下去,一道雪亮的弧形气劲尾随邢烈身后撞向短发女人。

先前击杀那么多变异大猿,邢烈和徐莽二人之间的配合也算是变得十分默契,对于徐莽的手段,邢烈也早有准备,身体一跃出现在走廊,同时也让过身后那看起来异常凌厉的气劲,让它后发先至的印在短发女人身上。

不过看起来对方也是料到了邢烈二人会出手,怪笑一声,用那宽大的黑色斗篷一卷,被卷入斗篷中的气劲竟然就这么无声的消失了。

这让前一刻还一脸自信的徐莽表情完全凝固在脸上,他无法想象自己这一击竟然被对方如此轻易的化解,这道气劲或许无法和血月三杀的威力相媲美,但还是能轻易的将一只变异大猿斩得身首异处。

这就像一颗本来十分绚烂的烟花被轰上了天,本来备受瞩目,可到头来才发现,这竟然是一颗废弹。

不提徐莽此时的心中如何复杂,那短发女人轻易的化解威力不俗的气劲后,一条手臂十分突兀的从斗篷中探了出来,手中攥着一把三棱拳剑,刺向的目标正是邢烈。

短发女人的这一剑很快,要不是邢烈处在开启白眼的状态,就算来得急通过野兽感知做出反应,怕是也来不及躲避,但在白眼之下,她的攻击却变得难以遁形。

尽管吃惊于短发女人的手段,但邢烈心中却异常冷静,看对方的行为,应该是想通过这种化攻为守的方式将自己逼退,或是确信能在攻击及身之前,抢先一步将自己解决掉。

邢烈冷笑一声,就算对方掌握有自身的一些情报,但想必也是通过多方打探,将一些零碎的情报全部组合在一起才成型,但这种所谓的情报,总归是过于片面,无论是对白眼的能力,还是已经强化到突破评价等级的剑齿虎血统,恐怕了解的都不会很深。

双方眼看即将触碰在一起,邢烈的左手突然生出骨质利爪,以宇宙幻影的发力方式突然抓了出去,速度比正常快了一倍不止,后发先至的扣在抓着拳剑的那条毫无血色的手臂上。

在阻住对方这一击的同时,邢烈持有逆魔匕首的手腕一翻,按照庖丁解牛的行刀轨迹,快如闪电般在短发女人的喉咙处划过。

一道血箭顿时喷射而出,但无论是对邢烈,还是从庖丁解牛精要中领会到的行刀轨迹而言,注定进攻不会就此为止。

邢烈运刀如飞,身体不断的在短发女人周围游走,逆魔匕首更是几乎从未离开过她的身体,而且运刀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看不到鲜血从短发女人身上溢出。

眼前的这一幕,已经看呆了徐莽,让他震惊的不只是邢烈那速度快到让人眼花缭乱的刀法,还有这份强烈的报复心理。

这个短发女人让人讨厌不假,可直接一刀了结了她岂不是更好?何必还要浪费力气鞭尸?

一想起邢烈身为变/态医生,有可能在现实世界时做出的一些行为,徐莽不由打了个寒颤。

只不过这一徐莽可能还真是误会邢烈了,邢烈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必要,能一刀解决掉的麻烦,绝不会出第二刀,但正是因为先前在出入任务世界时的猜测,才让邢烈此时不惜浪费更多的体力,也要把这个短发女人给拆成零碎。

短发女人身上的皮肉与骨骼大片大片的分离着,然而即使如此,邢烈也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你这个变/态,你好狠的心!”

突然一道声音从走廊入口处传来,邢烈的野兽感知传来极度危险的预警,同时白眼也将身后的一幕完全映衬在脑海中。

“邢烈心!”

走出档案室的徐莽循声望去,也见到了这一幕,立即脱口大吼出声。

就见一道如同箭矢般急速射来的黑色身影在迅速逼近,那种速度已经超乎想象,甚至让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邢烈相信在野兽感知如此强烈的预警之下,这一击必定是致命的,但尽管如此,也并没流露出丝毫凝重之色,而且嘴角还挂着一丝冷笑,心道:等的就是你!

邢烈早就准备好的鬼步,毫不犹豫的交了出去,身躯顿时变得虚幻起来。

与此同时,这道黑影也在邢烈身上透体而过,只不过没碰到丝毫阻碍而已。

那道黑影止步在邢烈身前,背对着邢烈还没来得急转身,不过却可以想象此时那一张还带着几分青涩的脸庞上,一定是写满了惊恐之色。

逆魔匕首就像刺入一块豆腐一样,轻易的刺进这个青年男子的背部,再被邢烈向下一拉,再向上一提,竟然直接把这个青年的脊椎给抽出来一截。

青年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邢烈大口喘了几口粗气,上前用脚把青年的身体翻了过来,他并没死,呲牙咧嘴的样子让人看了都能想象到此时正在经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这时徐莽一脸诧异的过来看了一眼,惊呼道:“你竟然也是高校学员?竟然隐藏得这么深?”

这个躺在地上一脸痛苦和不甘的青年男子,邢烈和徐莽先前都见过,正是在初入任务世界时,被也许是好心人搀扶着的瞎眼青年。

“哼,藏得深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栽在你们手上!”

青年样子虽然很痛苦,但声音中却透着无奈。

徐莽目光落在邢烈身上,一脸诧异的问道:“你不会是早就知道这次进入任务世界的高校学员,不只有咱们四个吧?”

徐莽之所以有此一问,也是看出了邢烈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应对之策,因此才在那几乎无法做出反应的一时间内,不仅躲过这个瞎眼青年飞身而来的冲撞,更是做出了强力的反击。

邢烈笑了下道:“这一你错了,其实进入任务世界的高校学员,本来就只有四个,除了你我,以及蒋书豪以外,那第四个人,却并不是那个短发女人,她只不过是一具傀儡而已。”

“傀儡?”徐莽瞪大了眼睛,走到短发女人的尸体前看了几眼,只不过此时的这具尸体实在太过于凄惨,全身近乎大半的血肉与骨骼都已经分离,对心理承受能力不强者,绝对能造成极大的冲击。

“没错,就是傀儡,不然你以为我还能有什么特殊癖好不成?制造出一具傀儡,尤其是一具出色的傀儡并不容易,想必幕后的操控者也不想见到自己辛苦创造的杰作变得无法修复。”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式来逼出幕后的操控者?”

徐莽追问,不过邢烈却摇头道:“也对,但是并不完全对,正因为她只是一具傀儡,就算在她身上留下致命伤,只要背后的操控者略施手段,也能让她在顷刻间恢复如初,不过现在这具傀儡的身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手段的话,怕是没那么容易恢复了。”

邢烈对从庖丁解牛精要里面领悟出的行刀手段有着足够的信心,他本就是外科医生,知道这种行刀手段留下的伤口,根本无法修复。

“邢烈,既然栽到你手里,就算死,至少也让我死个明白,我自信隐藏的并没出现什么纰漏,可你又是怎么发现这一切的?”

瞎眼青年终于问出了最大的疑惑,这同样也让徐莽颇为感兴趣。

既然隐藏在游客中的真正学员身份已经浮出水面,可这一切还是让徐莽感到不可思议,尤其在将前后见到的一切都重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后,还是没能想出这个瞎眼青年,或是先前的短发女人身上出现过什么纰漏。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