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吊索上的比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咦?不对呀,那个周翔既然能准确的通过虫洞效应,分别把这些变异野兽传送到事先布置好的陷阱里,可是为什么还把咱们随机传送出去?就算因为事先布置不足,也完全可以通过虫洞效应把咱们指定传送到一些危险地带,例如犀牛湿地中致命的沼泽里,曼妙雨林中的蛛网上等等。”

徐莽皱着眉头想到了这一关键,总有种被算计在内的感觉。

对于徐莽的这番话,邢烈似乎早就想到了答案,直接回应道:“这一估计是你想多了,周翔那通过虫洞效应将人或生物突破空间壁障,进行传送的手段,的确很高明,但再怎么,他也只是名声不显的初级班学员,在空间能力的使用上,一定存在着很大的限制,几乎可以断定,周翔最多也只能在短距离内做到精准的控制虫洞落,甚至在这个距离上,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所以当时的周翔,也只能使用将咱们随机传送离开方式进行自救。”

被邢烈这似乎蕴含着魔力的话一,徐莽那被算计在内的感觉反倒消散了,这让他有些懊恼的抓了抓本就杂乱不堪的头发。

看他懊恼的样子,邢烈微微一笑道:“好了,是时候去会会周翔这个咱们的老相识了。”

接下来的一段行程,算是出奇的平静,邢烈和徐莽几乎完全是在赶路中度过,并没遇见什么有价值的变异生物。

之所以这么,倒不是没遇到变异生物,毕竟辐射的覆盖范围毫无死角,很多蚂蚁蝇虫之类的东西,也在辐射的影响下发生了变异,但一只的蚂蚁,或是一只苍蝇,就算通过基因的改变,让身体变得足有两个巴掌大,这或许可以对普通人造成一定的威胁,但对邢烈和徐莽而言,却是可以随便一脚,或是一巴掌下去就能解决的问题。

经过雄狮平原后,二人成功抵达了鳄鱼池,这片水池此时也变得一片狼藉,池水被鲜血染红,很多体型夸张的巨鳄仰面朝天的漂浮在水面上,露出白花花的肚皮,而且几乎所有的巨鳄尸体上,都有先前在变异雄狮身上见到的血窟窿,由此不难推断,一定也是周翔通过相同的手段,将这里洗礼了一番。

邢烈四下打量一番,最终目光落在这片池水正中部位的高台上,高台是为游客提供的蹦极设施,想想也的确够刺激,在这里蹦极,下方就是圈养鳄鱼的池水,当游客跳下来时,眼看着鳄鱼在下方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嘴急切的等待,那种激发肾上腺素带来的刺激,甚至可以让人终身难忘。

而且在极度的刺激之下,眼看着即将落入下方鳄鱼口中,再由捆绑在腿部的绳索将身体弹拉起来,那种死里逃生过后带来的喜悦和心有余悸,更是能为这一惊险刺激的游戏设施加分。

不过此时这套蹦极设施,看上去带给人的视觉冲击却很强烈,水池已经变成了血池,蹦极绳索上捆绑着两条人腿,就像钟摆,兀自的在那晃动。

这倒悬着的游客胸腔以上已经消失不见,变得血肉模糊,显然是鳄鱼口下的杰作,一截肠子散落下来,随着身体不住的摆动,时而碰触水面,荡起一丝丝涟漪。

见到这一幕的任何人,都会不自禁的在脑海中生出那样一种画面,就是这名游客正一脸紧张中还带有几分兴奋的跳下蹦极台后,恰逢池水中的鳄鱼经过辐射改变身体基因,发生变异,体型和身体综合能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如此十分轻易的一个弹跳,却已经脱离水面,一口咬了下去。

原本一片喝彩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惊慌失措的哭喊和逃窜,或许当时还有很多游客被这慌乱的场面祸及,不慎跌入池水中,成为变异巨鳄的果脯美味。

邢烈冷眼观望这一切,目光又落在已经停止运行的缆车上,很显然,想要抵达池水中央位置的蹦极台,这停止运行的缆车就是唯一的通道。

“按照先前的地图来看,通往地下实验室的入口,就在这蹦极台上,可是通过缆车吊索的高度来看,估计鳄鱼的变异体再怎么得到增强,也不见得能跃起湖面达到和吊索一样的高度,所以,不觉得周翔杀掉这些变异巨鳄,显得有些多此一举吗?”

邢烈的话像是在问徐莽,同样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徐莽摇头表示不明所以,邢烈也并没继续在这一问题上多,只是心里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

或许周翔要杀掉这些变异巨鳄的目的,并不是不想让这些生物影响到他顺利的前往蹦极台,其真正目的,也许是猛兽套装!

没错,这一从先前在雄狮平原见到的花豹尸体上,其实就不难猜测。

猛兽套装总共有五个部件,其中就有花豹皮靴和巨鳄腰带,顾名思义,想要得到这两个套装部件,击杀对应的花豹和巨鳄,将会极大的提升指定物品的出现概率,也许正是因为先前在雄狮平原,让周翔得到了花豹皮靴,才让他知道‘猛兽套装’的存在,接着在这里见到变异巨鳄,自然会联想到其中的巨鳄腰带,所以才会对这里的变异巨鳄进行清剿。

但这些邢烈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并没和徐莽多,不是要刻意隐瞒,徐莽为人外表看起来粗扩,可却有着相当细腻的内心,不论他是真没想到这一,还是故意装傻,这些对邢烈完全没意义。

缆车吊索总共有两条,倾斜向上延伸到蹦极台,长度大概有二百米,邢烈飞身跃起,踩踏检票台借力,一个二重跳稳稳的落在三指粗的吊索上。

“恐慌积分,看谁能率先抵达蹦极台,怎么样?”

徐莽眼睛一亮,大声笑道:“要打架可能不如你,可既然咱们邢大医生这么有兴致,我徐莽岂有不陪的道理?”

话音落下的同时,徐莽腾身而起,同样稳稳的落在吊索上。

看徐莽一脸得意的样子,像是吃定了邢烈这一百恐慌积分。

邢烈也不在意,输赢都无所谓,只是由于一时追忆过往,临时生出寻找乐子的念头而已,输赢并没关系。

当初邢烈为了探寻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恐惧感,可以任何能够激发内心负面情绪的疯狂事情都尝试过,如翼装飞行,徒手攀岩,以及在不使用平衡杆的情况下走钢丝等。

记得当时站在钢索上,一近乎东摇西摆的走过三十米长的钢索,那种身体重心只要一乱,就可能被摔得粉身碎骨的感觉,的确有些刺激,现在看到长达数百米的吊索,邢烈再次生出跃跃欲试的感觉。

和徐莽相视一笑,不需要任何信号,二人不约而同的冲了出去。

徐莽的姿势有些怪异,他一手将收入鞘中的唐刀提到腰间,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刀柄,身体正面和吊索的正前方保持在四十五度角,可以,是在倾斜着身体朝着如同螃蟹似得横着跑。

可是尽管徐莽的姿势看起来无比的怪异,但速度却丝毫都不含糊,奔跑起来竟然拿如履平地,几乎是在奔跑起来的同时,就已经将邢烈给甩在了身后。

而且徐莽不仅速度足够快,步伐也非常稳,那由于长度的关系,略带一些弧度的吊索,几乎是纹丝不动。

原本这吊索就算是被一阵风拂过,都要摇晃一番,更别提是被一个大活人在上面疾行了,可怪异的就是此时的徐莽,身体仿佛失去了重量。

对于徐莽的速度,邢烈也感到有些惊讶,不过他可不愿意将一百恐慌积分如此便宜的拱手让人,也同样在吊索上跑动起来。

如今站在吊索上,已经没有了曾经那种新奇和些许刺激的感觉,随着身体各项属性的提升,邢烈这才知道自身的平衡力早已经今非昔比,就算闭上眼睛信步在吊索上走上几个来回,也绝不可能由于重心的部位而摔落下去。

邢烈虽然同样在吊索上奔跑,可是和徐莽的速度相比,却还是慢了不少,徐莽不时的回身去看邢烈,见彼此之间的距离被越拉越远,面上得意的表情也变得更加夸张。

对此邢烈倒是没有丝毫负面情绪表现出来,也并没动用风暴之魂的特效御空,不然胜得也不会光彩。

眼看和徐莽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开超过了二十米,邢烈立即控制寄生水母,以及八臂魔猿,也紧随其后爬上吊索,接着八臂魔猿用它那八条粗壮的手臂,寄生水母用那粗长的口器,同时拉动这条由于长度的关系以至于弧度较大的吊索,一条巨大的绳浪在吊索上形成,瞬间就已经来到邢烈的脚下。

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从脚下传来,邢烈微微一笑,借助脚下的这股力量飞身一跃就是十几米远,落下时再次踏着吊索上的绳浪急速前冲,仅仅几个起落间,就已经超过了徐莽。

如此一幕,看的徐莽目瞪口呆,想不到邢烈还有这么一手,看来这次又被坑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