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疾病原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脚踏吊索上的绳浪,身体再经过几次起落,就已经把徐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这也让徐莽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显然是已经选择放弃了。

“下回我要是再跟你打赌,我徐莽这个名字就倒过来写!”

当徐莽顺利抵达蹦极台后,看着一脸笑盈盈的邢烈,简直恨得牙痒痒,欲哭无泪的保证着,并且也十分痛快的拿出一张面值一百的积分纸币。

邢烈自然不会客气,夹起纸币任由其在手中化作灰烬。

徐莽也找好了安慰自己的理由,这恐慌积分,就当是让邢烈给自己上了一堂课,教习内容就是仅仅是通过看起来只能用于作战的傀儡,也可以在不同的场合下,利用不同的环境道具,能起到让人意想不到的作用。

这份课程显得有些奢侈,但细想的话,又总觉得有道理,如果把邢烈的傀儡换成自己的唐刀,是不是也可以通过斩开前方空气阻力的方式,来增加突破时的速度呢?

念及于此,徐莽隐约看见一条充满了光亮和希望的大门,似乎正在对自己嵌开一道缝隙。

突然间,徐莽觉得这恐慌积分花得很值,正是邢烈的这个打赌,让徐莽认清了一个十分浅显的道理,就是在处理战斗细节上,要保持一颗玲珑心,往往一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东西,或许会在关键时刻发挥重大作用!

徐莽只是失神了一瞬间,紧接着就恢复正常,对邢烈了下头,但也并没进行所谓的道谢,谢意在先前交出恐慌积分时,就已经表达过了。

吊索上的比拼,也只是个插曲,对此二人都没再多提,完全把心收回到当前的任务世界中。

在登上蹦极台最高的阶梯下方,有一道涂抹着蓝色油漆的铁门,铁门有些袖珍,只能容纳一人勉强通行,此时正虚掩着,透过门缝可见里面光源并不充足,显得有些昏黄。

“这应该就是通往地下实验室的入口了。”

邢烈上前摸着已经被破坏的门锁,这显然就是周翔的杰作。

打开铁门,邢烈让全身都血肉模糊的八臂魔猿率先挤了进去,走在最前方,遇到危险以八臂魔猿的反应力,也足以应对。

果不其然,当八臂魔猿那庞大的体型勉强挤入铁门后,顿时一道黑影迅疾如电的扑了上来,猝不及防之下,八臂魔猿的身体被撞得向后退出两步,被撞出铁门外。

这下邢烈和徐莽都看清了,此时趴在八臂魔猿身上,并死死咬住它喉咙的生物,正是先前在工作区的档案室内就见过的变异老鼠。

无比丑陋恶心的变异老鼠,体型就如同一头即将成年的家猪,全身溃烂过后结成的脓痂几乎遍布整个身体,一双灰白浑浊的鼠眼中透着近乎死寂般的冰冷,就那么挂在八臂魔猿的身上,在它喉咙处咯吱咯吱的撕咬。

见到这只凶悍的老鼠,邢烈和徐莽几乎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邢烈控制傀儡的八条手臂猛地一把将变异老鼠牢牢抱住,因为先前就和这种变异生物接触过,了解它最难缠的能力就是速度,只要在方面能够加以遏制,这一麻烦也并不难解决。

八臂魔猿这一抱,为徐莽创造出机会,手起刀落,准确的斩下变异老鼠的头颅。

变异老鼠的尸体软到在八臂魔猿身上,飞溅出的鲜血喷洒而出,被邢烈一闪身躲了过去。

铁门发出吱呀一声,变得和先前一样虚掩起来,铁门的变化,也只是把邢烈和徐莽的目光吸引过去一瞬,接着二人的目光重新投向正在从变异老鼠尸体上缓缓飘飞起来的钥匙上。

这把白银钥匙被徐莽给拾了起来,对邢烈嘿嘿一笑:“最近手气还不错,看看能开出什么东西,到时候咱俩平分。”

徐莽完,也并没去征求邢烈的同意,看起来像是和邢烈的关系有多好似得,直接召唤出白银宝箱,一脸期待的用钥匙将它开启。

邢烈也发现了,这个徐莽相当热衷于开宝箱,而且最近更是上了瘾,也许是自从进入这次任务世界以来,开出过不少有价值的好东西的缘故。

先前给他的那两把黄金钥匙,徐莽并没开启,而是被他收入到储物空间,照以他这种开宝箱的瘾头,断然承受不住黄金钥匙的诱惑力,不过之所以还能强行忍住,对此邢烈也并不感觉意外,这里面绝对是因为自己的因素。

徐莽那些花花肠子,估计以为如果通过黄金钥匙来开启宝箱,如果出现了什么有价值的好东西,邢烈八成又要东拼西凑的搞出来一些东西来‘强行’换取了。

用这只变异老鼠掉落的白银钥匙召唤并开启白银宝箱后,得到的是一瓶浑浊粘稠的液体,液体呈脓黄色,其中偶尔还闪过一丝绿意,原本看起来没什么,可当联想到变异老鼠身上的脓疮,以及此物正是由这变异老鼠产出,这瓶子里的粘稠液体也就让人愈发觉得恶心。

徐莽凝视瓶,估计是作用已经以信息的方式回馈到了他的脑海中,这让他面部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这东西的作用看起来不是很大,可是战力评估却很高,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用得到?”

邢烈接过瓶,看过后,也露出几分惊讶。

:通过服用或静脉注射的方式,作用于生命,改变基因链,破坏抗体组织,使其变成疾病携带体。

特效:在一定时间内,使目标化身成为疾病携带体,半径五米范围内,每秒损耗包括自身在内所有单位的体力值,并让所有作用目标身体陷入持续虚弱状态。

物品评价:e

战力评估:(临时)

这疾病原液,简直就是个双刃剑,难怪拥有如此高的临时战力评估,如果在合适的机会下使用出来,就比如先前经历过的副本世界,那么一定能收获奇效,可如果盲目的胡乱使用,很有可能连自己都被牵连进去。

“怎么样?有价值吗?”

徐莽一脸关切的问道,看他的样子,似乎询问病毒原液的价值,并不是在意它能卖出多少恐慌积分,也许只是想用来印证自己的手气是不是消失了。

“怎么呢……”邢烈想了下,组织好语言,这才道:“如果放在合适的人手中,的确有些价值,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丢在高校黑市里,根本不会有人问津,毕竟这就像是把双刃剑,一旦用不好,很有可能会割伤了自己。”

邢烈话音落下后,徐莽考虑一番,摆了摆手道:“算了吧,出售给高校商城才值恐慌积分,这东西你看着处理吧。”

邢烈笑了下,一翻手,两指间已经夹着一张面值的积分纸币。

“好,那我就收下了。”

徐莽并没虚伪的和邢烈相互推辞,在利益面前,虽然也有人情可讲,但一些细节上还是要分配明确才好。

这疾病原液,暂时是没机会使用,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但就算是让它烂在储物空间,那也没什么,只是付出了恐慌积分而已,如果这次将它留下来,或许以后会有用到的可能。

经历这一番的波折,邢烈简单为寄生水母喉咙处的咬痕进行缝合,然后再次控制它走入铁门中。

有了这么个皮糙肉厚,并且战力不容觑的肉盾挡在前面,倒也不用去担心遭到偷袭,只要心一些,就算遇到麻烦,也能及时作出反应。

这次并没遇到任何变数,邢烈和徐莽也相继跟着走进铁门之内,到了里面,第一时间自然是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里空间十分有限,照明设施就只有一个6瓦的电灯泡,将周围渲染出一片,一条阶梯贴着墙面向下延伸,一眼看不到尽头。

阶梯只占据这里少半空间,另外大部分空间用来放置吊篮,从那条垂下去的钢索就可以断定。

“看来吊篮应该是在内部进行操作的,没办法,还得靠两条腿。”

吊篮一定是被周翔乘坐的下去了,邢烈在周围看了一眼,并没找到操作吊篮的装置。

在阶梯上行走一段时间,邢烈回身看了一眼,见徐莽动作显得很怪异,走路时岔开两条腿,胯下都能钻条狗了。

邢烈愣了下,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露出了然之色。

在这条阶梯上也走了一段时间,一定是起初在不断向下迈步时,徐莽那遭受辐射后第一发生反应的裆部经过摩擦,让身体被辐射恶化的速度加快的缘故,所以现在才改为岔开双腿走路,免于发生摩擦加快恶化的速度。

邢烈的表情完全被徐莽给捕捉了去,他呲牙咧嘴的道:“看啥看,我这也是没办法,就算没尝试过去瘙挠,也能想象越挠越完蛋。”

徐莽的话虽然粗俗,可的确是这个道理。

“也不知道你这家伙的身体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没事人一样,对了,你不会是有什么遏制辐射的特殊手段吧?”

“特殊手段?得了吧。”

邢烈挑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也没多,只是撩起衣袖,让徐莽看到那已经近乎布满臂的红疹。

见到这一幕,徐莽彻底的呆住了,甚至刚刚迈出去的步子都忘了要落下去。

“不可能,身体都被辐射恶化到这种程度了,可为什么不见你有任何反应?”

徐莽攥着拳头,一脸的难以置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