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杀!杀!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c_t;内院生死台上,楚牧与高历相互而立,两人眼中都是寒光闪烁。[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接着只见高历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把剑,楚牧看着高历那把剑上寒光闪烁,剑气凌人,一看就知道不是非凡之物,果然只见高历取出剑后,看着楚牧得以的说道:“怎么样,不认的握着武器是什么等阶吧!一看你就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还敢挑衅我们惊门,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楚牧看着高历那嘚瑟的样子忍不住打击道:“我是土包子,但是杀你如屠狗,再说我杀了你后,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了,不是吗?”

高历听着楚牧的嘲讽,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嘶吼的对着楚牧怒骂着,一点都看不见刚刚那优雅的样子,看着下面的学员全部张大着嘴巴,想不通刚刚如此优雅的人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么真难得样子。

“该死,小畜生,看来你真的活腻了,就凭你小小的元师,就像和我大元师五重天的人斗,看我高历今天不好好的杀死你这个小畜生。”

楚牧听着高历左一句小畜生有一句小畜生,顿时大怒,眼睛死死的盯着高历,杀气弥漫,不再与高历做无谓的争吵,冰冷的从嘴中说着:“好了,不必多说了,现在就来看看谁生谁死吧。[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

高历听着楚牧冰冷的话音后。阴沉的看了楚牧一眼,接着就看见高历手中拿起他那把宝器级别的剑,向着楚牧一剑斩来,楚牧看着高历的一剑斩来,轻轻的说道:“太慢了,难道你没有吃饭饭吗?”

说完楚牧轻松的一闪,就躲过了高历斩来的剑。

而高历听到楚牧嘲笑他的剑太慢,咬着牙齿说道:“王八蛋,你有中不要躲啊,就知道躲算什么男人。”

楚牧听着高历气愤中说出的话,无语的摇摇头,不再理会高历,因为对于楚牧来说高历的攻击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一个小孩子拿着小刀去捅大人一样,而高历看着楚牧根本不理会他,愤怒的对着楚牧一阵嘶吼,接着就看见高历喝道:“剑莲。[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接着就看见在高历的剑上,布满火红色的元力,然后就缓缓的形成了一朵火红色的莲花,在高历的元技凝聚完毕后,对着楚牧一剑刺来,而那朵剑莲从高历的剑上向着楚牧飞射而来,那朵剑莲在高历的剑上飞出后,在空中旋转着,在接近楚牧的时候,那莲花的九瓣花瓣,瞬间就脱离了莲花,全部飞射而出,向着楚牧射去。楚牧看着高历的攻击,点点头,满意的说道:“恩,这样的攻击还差不多,但是就是威力太小了。”

而站在楚牧对面的高历听了楚牧的话,胸口一阵起伏,接着只见高历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因为这是他最为强大的攻击的了,但是到了楚牧嘴中竟然说成威力小了,所以顿时就被楚牧气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而楚牧看着高历吐出一口鲜血,不满的说道:“哎呀,怎么心里承受力这么小啊,我就随便说说,就吐血啦,看来还是不要多说了。不然你被我气死了就糟糕了。”

说完楚牧轻轻一部踏出,接着就像是鬼魅一样,从高历的攻击中轻松的躲闪了开来,而那行攻击全部攻击到了地面,顿时生死台上被炸成了一个坑洞。高历看着楚牧真的就轻松的闪开了他的攻击,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楚牧看着高历的样子不住的摇头,一边还说道:“哎!高历你身体不好就不要来这里吗,你看我还没出手你就掉了半条命了,你说怎么搞好,如果我在对你出手的话,会被别人说我欺负病人,但是呢,不打你我有难解我心头只恨,你说我怎么办才好呢。”

随着楚牧的话说完,下面看热闹的人全部大笑了起来,甚至有的人还符合着说道:“楚牧,你怎么欺负病人呢。”

等等的话语。

而站在生死台上的高历,听着下面的嘲笑的话语,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所以只见高历看着楚牧说道:“哼,楚牧少在哪里得意,有本事你杀了我啊!但是你有这个胆子吗?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表哥和惊门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在高历的话说完,楚牧无所谓的摇摇头,怜悯的看了高历一眼,说道:“我楚牧还没有听过这么变态的要求呢,既然你要我杀你,那我不杀了你就是对不起你了。”

说完,楚牧双脚猛地一跺地面,没有使用任何元力,下面的人看着楚牧的这番作为,全部莫名其妙,因为楚牧竟然不使用任何一点元力,但是楚牧在冲到高历的面前后,喉咙中轻轻的吼了一声,接着就看见楚牧双手上出现了一抹漆黑色的力量,下面的学院全部吃惊的看着楚牧。

因为此时楚牧手中的力量他们从来没有听过,原来楚牧打算使用因为炼体突破后,所得到的新的力量战力,接着只见楚牧双手猛地抓住了高历的肩膀,一声轻喝,双手一提,接着一个过肩摔,将那不知所措的高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但是楚牧明显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接着就看见像个人形爆龙一样,抓住了高历的双腿不停的左右的摔在地面上。

而高历此时已经被楚牧摔的不省人事了,但是楚牧像是没有知觉一样,依旧不停的摔着,知道十分钟过去了,而高历只是剩下一口气了,楚牧将高历仍在地上,然后缓步的走到了高历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高历,嘴角搞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在高历惊恐的眼神中,缓缓的抬起了脚,打算就此击杀高历,可就是在楚牧的叫刚刚想要落下的时候,在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住手,住手。”

楚牧抬起头转向传来声音的地方,只见在远处一道人影飞速的奔来,嘴中还喊着叫楚牧住手的话语,但是楚牧只是微微笑了笑,接着就看见楚牧猛地一脚跺下,接着就看见了高历的脑袋瞬间就四分五裂,那鲜红的鲜血与雪白的奶浆溅射着满地都是,但是出奇的是,楚牧的脚上并没有一点点鲜血和脑浆。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