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阻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c_t;阻路楚牧在几‘女’离开了这‘混’元天境之后,边展开了修罗之翼,向着‘混’元天境的中央地处不停的飞去。[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因为在楚牧识海中的灵虚曾告诉过楚牧,真正的好东西全部都在着‘混’元天境的中心地带。所以楚牧才这般迫不及待的向着‘混’元天境的中心地带疾驰而去,因为楚牧不仅为了得到哪些宝物,还有就是楚牧想要和那些所谓的天才们比试一番,看看自己与那些所谓的天才差了多少,还有就是楚牧知道想要快速的提升现在的实力,那么只有不断的战斗一途才能快速的提示修为。

在楚牧不停的飞驰当中,楚牧离前往‘混’元天境的中心位置已经越来越近了。然而就在楚牧这般疾驰的飞行之中,突然楚牧感受到背后的寒‘毛’倒竖起来,一丝致命的危险相让楚牧席卷而来,虽然楚牧人在空中但是楚牧的反应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只见楚牧那本来疾驰的身形,瞬间就停止了下来,接着只看到楚牧背后的修罗之翼猛地一扇,然后楚牧的身形顿时在空中瞬间拔高,随着楚牧道身体离开刚刚的位置后,一道寒光从楚牧刚刚所漂浮的位置****而过,楚牧定睛一看,顿时楚牧发现那道寒光是从自己身后飞‘射’而来的,而且是一把寒光凛凛的三寸飞刀。

在楚牧发现了飞刀后,猛地回过头来,看向飞来飞刀的地方,随着楚牧凌厉的眼神扫‘射’过去后,顿时法相两个男子双手抱在‘胸’前,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

“是你!”楚牧从空中飞了下来,微微惊讶的说道。因为楚牧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看见他。但是接着楚牧微微一笑,然后看着面前的两人,淡然的开口说道:“原来是你啊!虚人,真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你,不知道你身边的是虚天还是虚地啊!”

“哼!楚牧少给我摆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当初在宫殿中竟然不给我面子,今天你要是跪下来向我道歉的话,我虚人可以饶你不死。”虚人一脸傲气的说道,因为他认为此事的楚牧已经是他瓮中之鳖了,所以才会如此傲气,卸下了平日淡然的样子。

“就凭你,也有资格让我楚牧向你下跪,简直就是个笑话!”

在楚牧说完后,虚人那本是傲气无比的脸上瞬间变得铁青‘色’了。因为楚牧的话触及到他虚人的自尊心了,虽然楚牧说的是事实,但是被楚牧这样直接说出来,等于在他虚人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接着见着虚人脸‘色’铁青的说道:“楚牧,虽然我虚人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但是我的师兄可是拥有着元灵九重天的境界的,可不是那小小的玄虎,不要以为自己杀死玄虎,就自以为是了,我师兄要取你‘性’命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楚牧在听完了虚人的话后,顿时止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然而就在楚牧大笑的时候,一道冷淡的声音响起。[棉花糖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这个世界很大,可以杀死你的人比比皆是,所以不要这般的嚣张狂妄!”

楚牧本来在仰天狂笑,但是在这道声音响起后,顿时止住了笑容,接着楚牧转过头,眼神凌厉的看着虚地,但是在楚牧嘴角却是掀起了一抹邪笑说道:“的确,我楚牧承认在这个世界可以杀死我楚牧的人很多,但是我想这些人中不会包括内虚地。!”

“放肆!竟然敢如此小瞧我们,本来我虚人打算你楚牧要是想我下跪求饶的话,就饶你不死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就算你楚牧跪下来求我,你都没有任何机会了。”虚人在听完楚牧的话后,一脸冷笑的说道。

“呵呵!是吗?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让我楚牧好好的见识见识,天下尊称的三虚公子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吧!”随着楚牧话说完后,就看见楚牧战意冲天而起,因为楚牧本来就是希望与不同的所谓的天才们战斗,那样才会让他快速的提升实力,接着楚牧一脸凝重的看着虚人、虚地两人,虽然楚牧嘴上说看不起两人,但是楚牧可不敢小觑两人的修为,毕竟修者的世界中,都是宣传三虚公子有多么多么的厉害,要是楚牧真滴小看他们的话,估计真的要‘阴’沟里翻船了。

就在楚牧严阵以待的时候,对面的虚人和虚地看了楚牧那无比的战意,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互相点点头,接着只见虚人开始说道:“楚牧,你刚刚说我,虚人不如你,那么居然我虚人看看你楚牧的力量到底有多么的厉害,接招吧!”只见虚人说完后,手中光芒一闪,赫然,一柄青铜‘色’的宝剑瞬间出现在虚人的手中,接着虚人其实徒然间大变,一股浓郁的惊人的元力在他身上盘旋着,咆哮着。

而楚牧看到虚人身体上的元力涌动,顿时战意冲天而起,接着化成了一道金龙盘旋在楚牧四周,虽然金龙是虚幻的,但是金龙盘旋在楚牧身体上,那战意,如排上倒海办得朝着四周扩散而去,所过之去,空气都仿佛要彻底凝结一般。

“呼啦啦!”

随着楚牧战意冲天而起后,楚牧的头发与衣服在哪战意下,疯狂的摆动起来,随即将看见楚牧一声大喝道:“战!战!战!“随着楚牧三声大喝完毕。就看见虚人猛地向楚牧****而来,手中的青铜‘色’的长剑,对着楚牧脖子就斩了下来。楚牧看到这个情况后,并没有丝毫迟疑,反手间,噬天剑出现在手中,接着手掌握住噬天剑的剑柄,手腕中一股劲力喷吐,接着一件毫不客气,闪电般向着虚人的肩膀斩去,这一剑,简直比闪电还要快速。

这是楚牧在不断的战斗中,不断积累出的速度,而这样的快速的连‘肉’眼都捕捉不到的轨迹的剑。却是挡住了。

“当”

就在楚牧一剑要劈在虚人的肩膀中时,虚人可不想与楚牧这样同归于尽,随意虚人连忙回防,只见虚人猛地后退了一步,赫然,虚人那青铜‘色’的长剑不知道何时,只见出现在楚牧噬天剑剑锋之下,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在哪碰撞的位置,当场迸发出‘激’烈的活‘性’,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碰撞中两人同时后退了三四步。

后退的步伐,在这松软地的地面踏出一道道足足数尺深的清晰的脚印。在脚印四周,一道道密集的裂痕不断的向四周快速的蔓延着。

虚人看着自己这一击与楚牧打了个平手,冷冷的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楚牧你也不过如此,还以为你有多么厉害呢?”

而楚牧听完了虚人的话后,微微一笑,因为楚牧才不会与他多做解释,因为楚牧只是想在此刻好好的战斗一场;。

只虚人检出没有回他的话,说道:“既然如此,那这次我要动用全力了。”只见虚人说完后,一剑向着楚牧破空斩去,随着虚人这一剑斩来,顿时一种浓烈的气势扑面而来,连空气也变得凝固起来,冷冽的剑光在空中发出一道道‘激’烈的响声。而在哪剑破空是时,拉出一道道实质的残影,竟然在瞬间,凭空化成数千道剑影,同时向楚牧袭斩而来,而起,这些剑影****而来的轨迹,都是紧紧的随着头一道剑影****而出。甚至可以看到在楚牧面前,形成了一道剑网。

原来这是虚人的看家剑法元技,千钧剑法。

“来的好!!接我一剑!!”

楚牧在这凛冽的剑影下,并没有因此畏惧,不退反进,口中发出一道咆哮,右手握剑,一剑斩出,喝道:“金火聚?天寂灭。”随着楚牧这样的一剑斩出,顿时那金红两‘色’的元力,汇聚在剑上,顿时两道金‘色’,红‘色’的两条龙形从剑中冲去,原来在楚牧将这道元技修炼成功后,剑影,竟然形成了剑龙,只见两条龙对着虚人那千道剑影冲了过去,一声高昂的龙‘吟’响起,两条龙躯一转间,两条金红龙竟然在空中合二为一,身躯翻转间,对着虚人的千道剑影抓去。

“轰隆隆”

金火聚?天寂灭这是楚牧在得到的两种元技后,自己琢磨出将两种元技合二为一的产物,只见在哪龙爪与千道剑影撞击在一起后,当场发出一道道可怕的轰鸣,龙爪破碎,剑影消散,地面都被撕开一道道的裂缝。

但是楚牧的身体何等强悍,在这种劲风中,楚牧纹丝不动,而虚人就没有楚牧这样的厉害了,只见虚人在这道劲风中,口吐鲜血,向后面倒‘射’而去,眼看就是受伤了,而且还是不轻的伤势。

然而就在虚人倒‘射’出去的时候,只见虚地的人影一闪而过,瞬间来到了虚人的后面,一把拖住了虚人倒‘射’的身体,使得虚人听了下来,然后虚地将口吐鲜血的虚人放在地上,只见虚人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师兄,你…你要替我报仇!“只见虚人在说完后,竟然晕死的过去。而虚地看到这个情况后,顿时大怒,要知道他们两人和虚天从小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弟啊!现在最小的弟弟竟然被楚牧伤到如此的地步,怎能将他不生气,接着只见虚地慢慢的站了起来,手掌一转,顿时一把长枪出现在手中,脸‘色’‘阴’沉的看着楚牧,一步步向着楚牧走了过来,而楚牧则是凝重的看着虚地,就在虚地离楚牧还有十几步的距离的时候,就看见虚地猛地抬起手中的长枪,对着楚牧刺了过来,顿时手中的长枪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条元力形成的长河对着楚牧席卷而来,所过之处,能将一切毁灭,化为乌有!!

这正是虚地的招牌元技“天河倒挂!”

然后就看见虚地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不见,因为他的身影化为天河,向着楚牧冲来,而那天河席卷的气势,简直让人有种彻底绝望的感觉。哪怕是楚牧,也有种窒息的错觉,不过这些错觉在楚牧的战意下,瞬间化为乌有,只见楚牧眉头一挑,大声喝道:“来的好,就算真正的天河,我也要将这个天河轰碎,打破。”

顿时楚牧心中战意如火,脑后黑发肆无忌惮的飞舞,手中的噬天剑收回储物戒中,接着就看见楚牧双掌一挥间,顿时楚牧元力,魂力,战力,对着楚牧的手掌中汇聚而去,接着双掌握拳,振臂间,以一种玄妙的轨迹朝着倾斜而下的天河轰击而去。而随着楚牧双拳轰击而出后,顿时在他的双拳中飞出九天神龙,分别为金‘色’、绿‘色’、蓝‘色’、红‘色’、褐‘色’、青‘色’、紫‘色’、黑‘色’和‘乳’白‘色’,但是在这九天神龙飞出后,并没有马上与天河撞去,而是围绕着楚牧不断的旋转着,接着九条神龙首尾相连,化成了一个龙形法轮,接着对着那天河撞去,而楚牧喝道:“三神击”只见那九‘色’法轮飞入那天河中后,那狂暴的河水想要将整个法轮击碎,但是楚牧所得到的三神击可是一位大能所创的元技,只见随着法轮的转动间,天河慢慢的干涸消失,随着一声“噗嗤”顿时楚牧发现在这天河中一丝丝血红‘色’的血迹出现在其中,然后天河彻底消散开来,虚地脸‘色’苍白的落在地上,嘴角带着鲜血,明显是受伤了。

只见虚地出现在原地后,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然后底下头看着手掌手刺眼的血红‘色’,脸‘色’‘阴’沉无比,因为刚刚自己还放出话来,自己可以击杀楚牧,但是现在楚牧没有事情,但是自己确实受伤了,但是这些并不是令虚地脸‘色’‘阴’沉的原因,真正让他变‘色’的是,楚牧一个大元师九重天巅峰的人,竟然可以将它击伤,可见楚牧的天资有多么的高,简直可以说变态了,现在只能是让自己的大哥虚天出手了,也只有虚天出手才可以击杀楚牧,因为大哥在他心中是无所不能的,虽然楚牧厉害,但是大哥可是更加的厉害。只见虚地想到这里,心中出现了一丝丝退意,因为他知道现在楚牧要击杀他们简直易如反掌,现在这能占避锋芒了。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