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邀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邀战众人们看着之前那般强大的鬼一,现在只有被楚牧揍的份,忍不住齐齐的打了个寒颤,然后看着那石台上粗暴不已的楚牧,眼神变得不再与之前那般一样了。而是充满了恐惧。因为他们在之前已在认为楚牧不可能获胜,不可能打败剑尘,但是剑尘败了,不可能打败鬼一,可是鬼一此时却变成了人肉沙包,所以众人们在也不敢小觑楚牧了,因为在楚牧身上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会在其身上发生。

至于下面几女与何风看着此是如此的狂暴的楚牧后,终于将自己心中提起的那颗心安放了下来,并且何风看着楚牧的样子,夸张的说道:“我靠,楚牧你还是不是人啊?被重伤成这样还能这么厉害,而且看那造型,简直就是吓死人啊?有木有,都变成龙了,还有谁是楚牧的对手,本来还想以后找个机会与他打一场呢。现在看来,估计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随着何风说完后,在何风旁边的蓝姬忍不住“噗嗤”一笑,然后看着何风说道:“就你我看还是算了吧!还和人家打一场,人家不欺负你算不错了。”随着蓝姬说完,何风看着蓝姬,不满的说道:“喂!喂!喂!老婆,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我可是你最爱的好老公呢,你应该要支持我啊?”

蓝姬听着何风的话后,小脸忍不住微微一红,然后对着何风瞪了一眼,接着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啊。”说完后,蓝姬摊了摊小手。

而何风听着蓝姬的话后,忍不住摇摇头,让周边的众人看着,都是忍不住诧然一笑,而那刚刚那种担心的情绪,渐渐消失不见。而大家在笑过后,心情愉快了许多,然后转头看向了此时的楚牧。

只见楚牧在将鬼一连续轮动了几次后,只见楚牧将鬼一扔到了一边,只见鬼一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与之刚刚楚牧砸在地面上一眼,在石台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洞。随着鬼一砸在地面上后,那邪恶的眼睛注视着楚牧,眼睛中充满了怨恨与恶毒,虽然看上去此时的鬼一没有了攻击的力量了,但是楚牧知道被邪魔附体后,可不是这般就可以将其击败的,虽然刚刚将鬼一摧残不成样子,但是以邪魔的力量,伤势要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可是楚牧现在却不在乎了,因为现在在楚牧眼中,鬼一已经不是刚刚那种难以战胜的对手了,所以在楚牧将鬼一扔到一边后,并没有管他。而是来到石台边缘,看着在下面冰冷注视着自己的墨蛟与虚天两人,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然后听见楚牧看着两人一声怒喝道:“虚天,墨蛟你们两人还在等什么,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以联手,怎么样。”随着楚牧那狂傲的话语结束后,在下面的众人们,顿时间变得哗然起来,因为此时的楚牧可以说太过于狂傲了,虽然大家在此时都认为楚牧现在对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将他们击败,但是现在的楚牧却想要独战虚天,墨蛟还有鬼一的联手,让众人不得不觉得楚牧太过于狂傲了,甚至觉得楚牧因为将鬼一打成这个样子后,就可以击败三人联手了。所以就算在楚牧身上可以发生任何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次众人们却是怎么都不相信。所以众人都是摇了摇头。

而何风看着此时楚牧这个样子后,眼睛发亮,接着说道:“哇!楚牧兄弟果然不愧是连我何风都要崇拜的人啊,竟然要独战三人联手,简直酷毙了。”随着何风双眼放光的说着,但是在其身边的几女却是担心的看着楚牧,不明白楚牧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墨蛟,虚天,鬼一三人联手的威力可不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的那么简单,而是三人联手后的力量将会成倍的提升了,同时危险也同时提升啊。

而此时在虚空中的三个少年中的一人看着楚牧狂傲的样子,其中那个最小的少年看着男子说道:“师傅,怎么楚牧突然间变得如此狂傲啊!虽然我们并不熟识,但是以他的为人,应该不会如此啊?”

男子听着自己身边的少年的话后,微微一笑,随后还是解释道:“呵呵!你们不明白,要是在平时,这个小子并不需要冒这样的危险,但是现在不同,你们要知道在这之前,这个小子不仅连续战斗了两场了,而且身体上可是受到了眼中的伤势,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但那都是楚牧靠着魂兽附体后的力量硬撑着,此时要是这个小子一口气送下来,那么最后只能任人宰割了,倒不如现在赌一把,估计还有着机会,所以这个小子心大着呢。不然你们以为他会这般冒风险,独战三人联手。”随着男子说完后,脸上的笑容则是变得更加的旺盛,因为能力强悍的人多的去,但是还有着一颗如此会算计的脑袋,却是很少见了。所以男子打心里非常的欣赏楚牧。

而此时在台下的虚天与墨蛟在听了楚牧那狂傲的话后,不屑的看了楚牧一眼,但是心中却是暗自高兴,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楚牧因为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却变得这般狂傲了,因为他们自知自己独自战斗不会是楚牧的对手,但是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所以墨蛟看着楚牧,然后说道:“哼!楚牧我墨蛟可不会怕你,你也为通过魂兽获得的力量我墨蛟会害怕吗?本来都不屑与你一战,但是你想要提前找死,我墨蛟不介意提前送你一程。”说完后,便看见墨蛟拔地而起,然后踏着虚空,向着楚牧走去,然后落在了石台上。而楚牧看着墨蛟走上石台后,暗自松了以后气,然后转向下面的虚天,说道:“你呢?”

而此时一直在台下冰冷的注视着楚牧的虚天,看着楚牧,冰冷的说道:“既然你找死,我也愿意提前送你一程。”说完,虚天从下面缓缓抬起脚,接着同样踏着虚空走向了楚牧,落到了楚牧的另一侧。随着虚天最后上了石台后,楚牧终于暗自松了一口气,接着看向了风凌天,笑着说道:“怎么样,你要不要上来试试。”

风凌天在听着楚牧的话后,高傲的脸上充满了鄙夷,接着看着楚牧说道:“我风凌天才不屑于别人联手对付你,并且我对什么冠军并不感兴趣,你要是喜欢,你自己去争夺吧!”说完后,风凌天转过身,离开了广场,好像对楚牧的战斗一丝兴趣都没有,但是却没有看到在风凌天转身后,眼中青色光芒一闪,接着离开了场地。而楚牧看着风凌天的背影后,心中暗自苦笑,因为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会歉下风凌天的一个人情,因为楚牧知道风凌天看出了自己身体内部的状况,要是风凌天愿意的话,那么等到最后一刻,那么冠军将会是他了,但是楚牧没有想到风凌天放弃了这最后的机会,将胜利给了楚牧。然而此时楚牧看着渐渐消失的风凌天的背影后。转过头来看着以经将自己包围在其中是三人,笑了笑说道:“看来依旧有人不愿意与你们联手对付我呢?不知道各位怎么想啊?”

虚天与墨蛟听着楚牧那看似普通的询问,其实是带着嘲讽的话语后,脸上微微阴沉下来,但是墨蛟看着楚牧说道:“你是自己想要找死,我们成全你罢了,没有什么多说的,所以你还是不要在这里挑拨了。”

而楚牧听着墨蛟的话后,无所谓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好了,你们出手吧!让我看看你们三人联手到底有多么厉害。”随着楚牧说完后。只见墨蛟眼神冰冷,想要施展元技,其实墨蛟这般急切的想要斩杀楚牧,那是因为在楚牧魂兽出现的那一刻,墨蛟感受到了莫大的威压,那是高等级对于低等级的威压,那股威压的存在,甚至让墨蛟连动都动不了,但是墨蛟却用着强大的修为,生生打破了这股威压,因为这股威压下墨蛟战力会减少,但是除了威压之外,墨蛟还感受到了一股吸引,一股来自血脉的吸引,墨蛟觉得知道将楚牧斩杀,到时候吞了楚牧的身体,炼化后,自己将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所以在楚牧说让他们出手时,墨蛟第一个忍不住了。

只见此时墨蛟双手探出,变成了一个黑色的蛟龙爪子,强烈的撕裂的力量在虚空展现,然后对着楚牧的胸膛撕下,虚天则是看见墨蛟出手后,沉吟了一会儿,因为虚天还是有点不确定,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楚牧可不是这种狂傲的人啊,所以虚天迟疑了,但是在看见墨蛟果断出手后,还是忍不住了,因为这可是斩杀楚牧的一次好机会,因为联手的另外两人可是不逊色自己的,甚至鬼一还要比他强上一筹呢。所以最终虚天还是出手了,只见虚天手掌一翻,顿时出现了一把银色的长枪,枪尖对准了楚牧,元力涌动在其上面,然后一声轻喝:“追星”随即在虚空中元力凝聚成一颗颗星星,最后向着楚牧袭击而去,至于鬼一则是非常的简单粗暴,手掌抬起,顿时一张遮蔽天地的手掌在空中形成,然后拍下。

至于楚牧则是看着三人连续攻击而来的攻击,一声龙吼传出,接着只见楚牧变成了龙爪的双手抬起,最后一声怒吼道:“三神击”接着便看见楚牧身上的各种元力绽放开来,最后在被三人淹没的攻击中,传出一道光亮,刚刚开始一点光亮,到最后光芒越来越盛,最后那一丝光亮冲破三人的攻击,然后冲天而起,顿时间中人们便看见冲天而起的是一个光轮般的形状的东西,在其上阵阵毁灭的力量发出强烈的波动,看着人们心惊胆跳的,只见在那冲天而起的光轮瞬间变的比整个石台还要庞大数倍,接着一路横扫了三人的攻击后,才慢慢的消失开来。随着四人的攻击相互抵消后,楚牧与虚天,墨蛟,鬼一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只见此时的楚牧嘴角带着鲜血,而另外三人却也好不到那里去,他们同样受到了不同的伤势,其中墨蛟为最重。所以墨蛟在看见这个情况后,一声怒吼,接着便看见墨蛟身体渐渐膨胀起来,最后撑破了衣物,黑色的鳞片覆盖在全身,双手双脚变成了蛟爪,最后墨蛟整个人彻底变成一头妖兽,盘旋在空中,其中身躯巨大无比,有着百丈大的身体。其中两颗灯笼般大小的眼睛瞪着楚牧。

随着三人再次向着楚牧冲去,强烈的元力不停的翻动着,而楚牧却是一步踏空,凌空飞起,一把抓住了墨蛟的尾巴,然后在墨蛟的嘶吼中,墨蛟那百丈身躯变成了楚牧的武器,随着下面鬼一与虚天砸下,只听两声“砰砰”后,冲上来的虚天与鬼一直接被砸到了地下,而墨蛟身躯上却多出了两个血洞,啵啵的流着鲜血。于是墨蛟不停嘶吼着,挣扎着,想要从楚牧手中挣扎出去,可是楚牧那双手就像是金铁焊在其上一样,不管墨蛟怎么挣扎,都是摆脱不了。

而虚天与鬼一在被砸在地面上后,便再次冲上来,可是结果只是再次被砸下去和墨蛟身躯上多了两个血洞罢了。

但是两人却不愿意就此放弃,不断的冲上来,然后再次被再下去,到最后墨蛟那庞大的身躯变得软了下来,灯笼一样的眼睛也逐渐暗淡了下来,而楚牧看着那暗淡的墨蛟后,双手抱着尾巴,在虚空中猛地向着外界抡了出去,于是墨蛟那百丈身躯化成一道流线向着远处飞了出去。接着砸在了地面上,没有动静,不知是死是活,而妖神府的人则是连忙来到了墨蛟身边,抬着墨蛟快速离去。

然后楚牧看着还剩下的虚天与鬼一,脸上露出笑容,而虚天看着楚牧的笑容后,知道不好,所以早就生出退意的虚天,向着台外一步跨出,果断认输了。至于鬼一早就在不断的攻击下清醒了过来,看着虚天逃跑了,自己连忙紧紧跟着虚天的身后,向外跑去,直至最后唯独留下楚牧一人在石台上。也就意味着楚牧将是这场比斗的最后冠军,并且是当之无愧的冠军。而楚牧看见两人在逃跑后,知道自己赢了,于是楚牧松下了那一口气,接着“砰”的一声楚牧砸倒在地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