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酒馆祸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星城,在一条不知名的巷子中,此时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守城卫,而在这批守城卫最首段,一名男子手握长枪,站在原地,看着倒在地上,早已死亡多时的三名守城卫,眼中阴晴不定,只见那名男子蹲了下来,打量着三名尸体,然后缓缓的说道:“一击必杀,死前竟然没有造成任何动静,并且是被毁灭了魂魄,导致了死亡,看来此人是一名魂师啊。”说完后,男子站了起来,然后目光眺望想魂师工会,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在这群人中,有着一名男子眼睛中透露着阴历,并且脸色铁青,要是楚牧再次的话,一定会认出此人,因为此人就是在楚牧进城时候,那个嚣张跋扈的守城卫。虽然此人眼中阴沉,但是心中却是后怕,因为他看着倒在地面上的三具尸体,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了。因为在一瞬间击杀三人,还不弄出意思动静,说明了那个青年的修为比他高上许多。所以心中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但是想到自己派遣的三人已死,就说明那个青年并不知道是他做的,所以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快步来到了那名手握长枪的男子前,开口说道:“大人,根据小子老看,杀死我这三名守城卫的,应该是来自外界中的人,虽然您说是魂师,但是并不代表着是魂师工会所为,因为他们一向自视清高,不屑于外界所来往,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小子想应该是一些来自外界的凶恶之徒所谓,他们应该不知道天星城的规矩,所以出手杀人,根据小子所猜想,应该暂时封笔全城,只准进,不准出,然后我们在将那些外来的魂师一个个抓起来,然后慢慢审问,到时候说不听会有什么线索。”

随着此人说完后,那个手握长枪的男子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右手抬起轻轻一挥,那人便明白了此人的用意,于是便缓缓退了下去。留下了他一人与三具尸体。而他看着三具尸体,轻声喃喃说道:“如果是外来人的话,估计这次会有不小的麻烦了。”就在守城卫在研究是何人斩杀了三名守城卫的时候,此时的楚牧早已经离开了那处,来到一处酒馆,然后楚牧打量了几眼后,便慢慢的走了进去。

随着楚牧一进入酒馆,顿时一道道嘈杂的声音传进了楚牧的耳中,随即楚牧放眼望去,只见许许多多的散修们,聚集在一起,然后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接着谈论着自己最近遇到什么危险,又得到了什么宝贝。而楚牧则是找着一个位置慢慢的坐了下来,然后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来到了楚牧身边,看着楚牧说道:“喝点什么,客官。”

楚牧看着小厮打扮的青年,发现修为竟然达到了元师之境,然后微微一笑说道:“拿你们最烈的酒来。”小厮听了楚牧的话后,慢慢的退了下去。

而在楚牧周边的一些佣兵们看着楚牧那瘦弱的身材,却要最烈的酒,于是哈哈嘲笑道:“小子,就你这个小身板,还和最烈的酒,不怕喝死你啊?”楚牧听了此人的话后,微微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楚牧清楚这些佣兵们都是那种粗糙的汉子,说话不会拐弯抹角的,有什么说什么,也不是故意嘲笑他。所以楚牧笑着说道:“你不要小瞧我,别看我瘦弱,我可是很能喝的。就你们这烈酒,还不是喝白开水一样。”

那个佣兵听了楚牧的话后,大笑的说道:“我说,小子你就吹牛吧!就你这个小身板,估计一杯倒,还喝白开水一样,牛皮都被你吹上天了,要是你能接连喝下三杯,你的酒钱就算我的了,怎么样,小子?”

楚牧听着这个佣兵的话后,大笑的说道:“哈!既然你愿意付酒钱,我就却之不恭了,小二我刚刚点的烈酒在来两杯,一定要满上啊。”

“好嘞,这位客官再加凉别最烈的烈日红。马上就到。”随着那个小厮的话音落下后,便赶紧端着三杯叫做烈日红的烈酒来到了楚牧面前。然后轻轻的放下了酒水。而那个佣兵则是看着楚牧笑着说道:“小子,不行就认输,没有什么丢脸的,要是喝死了酒亏了。”

“怎么可能,我可是千杯不醉的。”随着楚牧说完,聚集在酒馆中所有佣兵们,都是转过头来,看着楚牧,脸上带着笑意,想要看看这个少年与那个佣兵打赌后,到底谁输谁赢。而楚牧则是在话说完后,便端起桌上的酒杯,然后一仰头,一杯酒便入肚中。而楚牧则是闭着眼体会着烈日红的味道,随着楚牧仔细品尝后,发现着叫做烈日红的烈酒果然名不虚传,不就力道刚猛,并且味道辛辣,但是在楚牧咽入肚中后,才发现这烈日红并不是普通烈酒而已,里面含有着非常强大的木属元力,经常使用,竟然可以达到取出暗疾的效用。于是楚牧睁开眼睛,连续两杯烈日红倒入嘴中。接着楚牧一抹嘴巴。隔了个酒饱,带着酒气的看着面前的佣兵说道:“怎么样,我不是吹牛吧!这次酒钱就有你破费了。”

“靠,竟然看漏了,你小子竟然是个酒鬼,算了,输了就是输了,你这酒钱我付了。”说完后,大手搂着楚牧的肩膀说道:“来!来!来!小子,既然你酒量这么好,我们继续喝。”说完后给楚牧倒上了一杯酒。而楚牧则是苦笑的跟着这个佣兵一杯接一杯的碰起来。然后两人互相吹着牛皮,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而楚牧与男子相互碰杯后,也相互了解起来,发现这个佣兵只是一个小的佣兵团的成员,并不是多么重视,其实也对小佣兵团中本来就如这样,也不知道那天就会死了,或者被大型的佣兵团给毁灭了,所以这些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而楚牧也了解到了这个大汉的名字,叫做熊莽,外号大熊。

而就在楚牧与大熊喝的兴起的时候,一对五人组合走进了小酒馆,只见他们进来后,嚣张的大喝一声“妈的狼魂佣兵团的人来了,还不让开一点,看看你们这个样子,难怪只是一些小佣兵团的人,就是个废物。”只见此人嚣张的说完后,刚刚酒馆中的愉快的气氛顿时冷清了下来,有些人甚至偷偷溜走了,而剩下的人,则是后退了许多,让开一大片位置为进来的五人,因为他们都是一些小佣兵团的人员,要是惹得狼魂佣兵团的不快,估计自己所在的佣兵团就糟了,所以能忍就忍了,而那无人看着众人齐齐后退了,嘴角露出了个不屑的笑容,然后做了下来。接着那个小厮则是慢慢的走到了他旁边,而五人中一个贼眉鼠脸的家伙,顿时一脚踢在了小厮的肚子上,然后大骂道:“妈的,小杂种,知道我们来了,竟然这么慢吞吞的,找死啊,惹火了我们狼魂佣兵团,把你们这个小酒馆给灭了。”而小厮在贼眉鼠脸的男子骂完后,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这是一个掌柜打扮的中老年人走了过来,对着五人赔笑的说道:“各位达人,不好意思,这个孩子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您大人有大量,今天你们随便吃,不收钱,就当我们小酒馆给各位大人赔礼道歉。”掌柜说完后,还不停的弯着腰,不停的陪着笑脸。

而周边人都是咬牙切齿的看着五人,可是因为他们背后势力强大,只能敢怒不敢言了,而在楚牧身边的大熊因为有点醉意的关系,看着中央五人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后,气的脸色通红,接着只见大熊一把将自己胸前佩戴的佣兵团团徽拽下,接着仍在了地上,接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中间的五人,然后大声骂道:“嘛~了~个~比~的,不就是狼魂的几只狗吗?竟然这么嚣张,老子今天不要这条命了,也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你们着五条狗。”说完后,直接从人群中冲了出去,对着五人一声大喝:“破元斩”接着一道元力凝聚的大刀向着五人斩下,而着无人则是没有想到有人敢对他们出手,然后愣在了原地,顿时一道人影便被劈飞了出去,然后砸在了墙上,之后便了无生息,彻底死亡了。而在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子被大熊一下子就砸死了后,剩下的四人顿时便清醒了过来,接着看着死亡的同伴后,四人顿时大怒,接着只见四人全部在运转起元力,然后对着大熊攻去,由于大熊只有着大元师四重天的境界,而剩下的狼魂四人也同样拥有着大元师的修为,于是乎,在经过交手后,顿时间大熊便被打的吐血倒飞了出去,然后倒在地上,一时间爬不起来,然后只见四人站在前面,看着大熊,阴沉的说道:“妈的,竟然敢杀我们狼魂的人,真的找死,说着就想要斩杀大熊。”

然而也许是四人那嚣张的气焰惹火了众人,于是在酒馆中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接着全部拽下胸前的徽章,然后热血的看着剩下的四人骂道:“妈的,老子今天就疯一把!就算死也要杀了这四个混蛋。”于是所有人都冲向了四人,顿时间四人便被众人的元力掩盖住了,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就直接死亡了。

而楚牧则是来到大熊身边看着嘴角还残留鲜血的大熊说道:“就你厉害,现在被人打得吐血了吧!”大熊在听了楚牧的话后,笑着说道:“妈的,我就是看不过眼,不过小子,你是无辜的,现在赶紧逃走吧!这里我们撑着,就算死,老子也要拉上一个。”楚牧听着这个大块头的话后,心中微微感动,因为这个大块头既然让自己逃跑,所以楚牧说道:“这怎么行,我楚牧都和你喝酒了,你要是死了,谁再陪我喝酒呢?”说完后,便不理会大熊,而是取出一颗丹药给大熊说道:“给你,吃了它。”而大熊看着楚牧手中的丹药,笑着说道:“呵呵!竟然是玄阶丹药,还是高品质的,看来你小子挺富有的啊。竟然还要我付酒钱。”说完后抓起楚牧手中的丹药一口吞了进去。

而楚牧这是看着众人,发现他们都是站在原地,拿着武器,于是楚牧好奇的看着他们然后问身边的大熊道:“你们怎么不跑啊。”

“跑,我们也想要跑啊。可是我们都是孤家寡人,能跑到那里去,要是回到团中,只会给团中惹到死亡的麻烦。”

楚牧听了大熊的话后,说道:“那你们跑到城外去不就行了。”

“跑到城外,你说的容易,先不说我们在城外,没到夜晚,都是妖兽出来的时候,就算我们能活下来,但是今后却要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我们情愿去死,再说狼魂与守城卫可是关系匪浅,估计在我们动手的时候,就有人知道了,跑去狼魂告状了,至于现在他们早已经与守城卫打过招呼了,要是我们向着城外跑,就是自投罗网,还不如在这里等,也许我们还能杀伤一两个混蛋,到时候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随着大熊说完后,楚牧忍不住心中感叹,为这些活在底层的佣兵们感叹,但是突然间,楚牧在心中闪过一道想法,可是就在这时,一声巨响,顿时间整间酒馆瞬间破碎开来,接着阳光照射了进来,我这些佣兵们则是握紧了武器,看着站在外面的人,而楚牧放眼看去,只见一队人站在酒馆之前,其中一人手中泛着元力的波动,让楚牧知道酒肆此人一掌拍碎了整间酒馆的。

然后楚牧打量着此人,发现这个人竟然拥有着元灵巅峰的修为,虽然看上去此人温和不已,但是眼中的阴历却是出卖了此人是给残忍的人物。而站在楚牧身边的大熊看着这个人后,眼睛顿时一缩,然后轻声说道:“竟然是狼魂的笑面虎。”

楚牧听了大熊的话后,疑惑的看着大熊轻声说道:“笑面虎,什么意思啊?”

大熊在听到楚牧疑问后,苦笑的说道:“因为此人看上去温和不已,而且脸上经常带着笑意,但是此人才是真正残忍的人,不仅双手沾满了鲜血,并且心里也是非常的变态,喜欢抓住那些强硬的人,折磨他,最后在那些硬气的人求饶后,变斩杀了,接着寻找下一个,你说变态不。”楚牧听着大熊说完后,转过头,看着周边的其他的佣兵们,发现他们在看见这个笑面虎的人后,全部都是脸色大变,显然此人凶名在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